乐读窝->恐怖女主播TXT下载->恐怖女主播
上一页 | 返回列表 | 下一页 | (全文阅读) | 返回书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264章 最后仍是我赢了


    “孽障!”我脸色一沉,咬破食指,在流星剑上一抹,桃木剑泛起一层金色的光,横扫而出,将那痨病鬼给砍成了两半。

    他的魂体化为一缕烟雾,消散在空中,四周的幻象消失,我收回剑,回过头,却顿时惊住了。

    那个护工不见了,窦小少爷也不见了。

    我心中一片冰凉,连忙拿出手机看弹幕。

    【主播,那个护工有问题,就在你打痨病鬼的时候,他把小正太给带走了!】

    【他的武功非常高,至少是丹劲中期!】

    【看来这真是一场局,一场专门针对小正太的局,目的就是绑架他!】

    【对方有丹劲高手,还有相当于厉鬼的鬼物,主播,你能跑还是赶快跑吧。】

    【恐怕主播是跑不了了。】

    话音未落,就看见鬼物安安快速爬行了过来,它不知道吃了多少人,身形已经膨胀了三四倍,身上的荆棘密密麻麻如同刺猬一样,看起来非常瘆人。

    那张安安的脸,冷冰冰地瞪着我,仿佛要将我千刀万剐。

    我觉得后脊背一阵阵发凉。

    “不好。”阴长生说,“它快要进化了!”

    正阳真君也说:“丫头,这只鬼物非比寻常,它的天分很高,那女孩生前的命格就是鬼命,一旦化为鬼物,任由它发展下去,甚至能进阶为鬼王都未可知。”

    九灵子也跳出来道:“不能让它进阶!丫头,它要是进阶了,你今天就再无生路。”

    我咬紧了牙关,看来今天得拼命了。

    我再次拖出了电线,断裂处电流涌动,而鬼物安安朝我发出一声野兽般的怒吼,身上的黑色荆棘如同潮水一般涌来。

    我再次召唤出了异火,拿着流星剑,纵身冲了上去。

    《侠客剑谱》第五招:闲过信陵饮,脱剑膝前横。

    异火仿佛有灵性,随着我的剑招飞舞,如同碎木机一样疯狂地切割着荆棘。

    【主播战斗的样子帅呆了,我觉得我都要弯了。】

    【我之所以喜欢看主播的直播,就是因为主播身上有一股一往无前,从来不退缩的气概。作为一个修道者,有这样的勇气和决心,将来必然会登上巅峰。】

    【可恶,主播,我都流泪了,要不要这么热血!】

    【我要这皇冠有何用!主播,全打赏给你了!】

    鬼物果然比刚才强大了很多,黑色荆棘一砍掉,立刻就会长出来,无论我怎么砍,都不见少。

    渐渐地,荆棘将我团团包裹起来,倒刺刺进了我的身体,我浑身浴血,却还在不停地拼杀,直到将完全被黑色所淹没。

    此时,我已经离它很近了。

    【可恶啊!只差这最后一点距离了!】

    【主播,你一定要撑住了!】

    【真没想到,我老头子一把年级了,居然还会为一个小丫头流泪。】

    整个直播间,已经被一片泪水淹没。

    【完了,彻底完了,主播死了,鬼物也会变得更加强大,不知道多少人会遭殃!】

    【主播,你放心,我们会为你报仇的!】

    【管他是什么妖魔鬼怪,杀了我们的主播,我就算拼了这条命,也要找它报仇!】

    【等等,你们看!】

    就在这个时候,我血肉模糊的手从荆棘之中伸了出去,将电线按在了鬼物的额头上。

    “滋滋滋。”强大的电流涌进了鬼物的额头之中。

    它顿了几秒,然后发出一声凄厉的吼声,双眼霎时变成了一片雪白,五官之中全都涌出了黑色的浓烟,整张脸剧烈地抖动,然后碰地一声爆炸,化为了一滩腐臭的血肉。

    之后,整只鬼物都开始崩溃,黑色荆棘断成一截一截,虫子一样的肉身分崩离析,一时间,整个走廊上都弥漫着腥臭的味道,令人作呕。

    我双腿一软,单腿跪在地上,用木剑支撑着自己的身体。

    此时的我浑身浴血,往嘴里倒了一整瓶的疗伤丹药,然后缓缓站起,将闪动着电流的电线踢到一边,抬起下巴,望着那不成形状的血肉,说:“最后,仍然是我赢了。”

    【主播,刚才我吓死了,我还以为你真的死了呢。】

    【我说过的,女主播总是能够逢凶化吉,在最后的关头扭转乾坤!】

    【尼玛啊,刚才老子哭成了狗!】

    【我今天流的眼泪比得上过去十年的了。】

    【只要女主播活了,比什么都好,不然今后的人生还有什么意义?】

    我将桃木剑背在背后,说:“各位,现在,我们去救回小少爷!”

    用神识一扫,我抬起头,看向对面的保安室,窦小少爷就在那里。

    那里还有一股很强大的气息。

    到底是谁带走了他?

    他们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我深吸了一口气,快步冲了过去。

    保安室的大门紧闭,我抬头看了看墙角所挂的摄像头,他一直在监视我?

    为了看鬼物是怎么残忍杀死我的?

    或许,他们的目的并不是窦小少爷,而是我。

    我深吸了一口气,大声道:“不管你是谁,既然你想杀我,就堂堂正正地出来,与我决一高下!”

    里面没有任何的回应。

    我冷笑一声,说:“原来你是个胆小鬼,根本不敢与我正面交锋,怪不得你会设下这样一个漏洞百出的局。”

    我顿了顿,说:“你看到了我在黑岩TV上的预告,觉得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可以利用鬼物轻而易举地杀死我。”

    我一字一顿地说:“这,才是你的最终目的。”

    里面依旧一片寂静,我高声道:“出来吧,不管你的主人是谁,我出去之后,都会找她算这笔账。她绝对逃不了,你也逃不了!”

    又沉默了一阵,忽然保安室的门开了,刚才那个护工从里面走了出来,只不过,这一次他没有收敛他的气息。

    他居然是个丹劲初期的武者!

    【我刚才就觉得不对,这个人好眼熟啊。】

    【我也觉得挺眼熟的,就是一时想不起来。】

    【我想起来了!他是周家的暗卫!我有一次跟着师父去参加周家老爷子的寿宴,宴会上周家的老仇家来寻仇,有两个暗卫出来护主,这个护工就是其中一个。】

    【对!就是他!没想到居然是周家的人,难道周家也和女主播有仇?】

    我拿出手机,看了看上面的弹幕,立刻什么都明白了。

    我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笑容,说:“原来如此,是周家大小姐周芸乐让你这么做的吧?真没想到,我不过只是在宴会上顶撞了她几句,而小少爷不过是帮我说了两句公道话,她就要将我们俩都杀死。”

    那个护工却冷冷道:“今天我所做的事情,与任何人都没有关系,我之所以要杀你们,是因为我看你们不顺眼,仅此而已。”

    我耸了耸肩:“无所谓,你承认也好,不承认也罢,事后我都要去周家讨个说法。”

    护工缓缓走过来,说:“我看你越来越不顺眼了,今天你别想走出精神病院。”

    说罢,他猛地运起内力,朝着我拍出一掌。

    但是,他脸上的表情凝固了一下,然后猛地喷出一口鲜血,指着我说:“你,你什么时候……”

    我冷漠地望着他,说:“丹药能够救人,也能够杀人,别说是丹劲初期的武者,就是丹劲后期的武者,我也能让他丢掉半条命。”

    他愤恨地指着我,说:“有本事你就跟我正大光明地打一场!”

    “我为什么要跟你打?”我嗤笑一声,说,“别忘了,我是个炼丹师,炼丹师自然有炼丹师的战斗方式。”

    他想要拼命,但每次运行体内的内力,胸口的剧痛就会剧烈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