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我的1979TXT下载->我的1979
上一页 | 返回列表 | 下一页 | (全文阅读) | 返回书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正文 706、落毛凤凰


    “你的意思我理解,比如那茄子苗、树苗、花苗长壮了,就得修剪打叉,不然枝枝蔓蔓都是拖累。”寿山手里的烟锅子被拔的越发光亮,烟末燃尽,在鞋底下使劲地磕几下,复装上旱烟末,又点上。在脸前的悠悠青烟里,继续道,“做公司也是这个道理,就得往上走,不相干的得给清理了,可是咱们眼前这些人公司的根底子在这放着呢,才刚刚施过肺,还没来劲呢,是个幼苗呢,剪得太早,反而不妙。”

    他的骨子里虽然很自傲,甚至有点小嘚瑟,但是真要和李和分开,他是肯定不乐意的。

    再说,能分得开吗?

    四海酒店和四海餐饮李和是大股东,万一李和要卖,至少作价2个亿以上,他寿山虽然眼前有点闲钱,可是绝对不多,能出来二三百万就算不错的,即使是贷款,也总共超不过一千万,是没能力接盘子的。

    那么,李和只能卖给别人了。

    卖给别人,他这样的小股东肯定是没有好果子吃的,哪里还敢想让闺女接班,不被赶出去就是阿弥陀佛了!

    反正肯定是没有现在逍遥自在!

    能像李和这么好说话的老板可是不多的!

    在场的大部分人基本都是他这个想法。

    要是李和撒手不管,他们这些人除了手里还能剩下一点闲钱,简直和普通人没两样了,还想做总经理?还想做董事长?

    做白日梦呢!

    至于另起炉灶,没有李和的资金支持,完全是空话。

    现在和过去也不一样了,要离职、下岗成了一个普遍的现象,脑子活络一点的,都在追求自己先富裕,竞争激烈,以前一两千,两三万本钱能撑起来的生意,现在二三百万不见得有效果,正说李和所说,野蛮时代过去了,不费点脑子就只有等死的份。

    何况他们已经习惯了大场面,气魄大了起来,再让他们做百十万的小生意,丢不起那个人!

    比如平松自己开的咖啡厅,每年也挣个几十万,但是他就是一点看不上眼,全部都交给了他弟弟平虎。

    剩下的其他人都是一个样,卢波利用自己开商场和批发市场的便利,给自己也开了两家小门面卖电子产品,可是那三瓜两枣,他更是看不上眼。

    连跟着李和时间最短的小威,都被他老子股东起来开了两家文具店,不少赚,但是他问都懒得问,与京美电器每天上千万流水,简直不值一提。

    出门去,再把京美电器总经理的名片朝外一递,要多神气有多神气!

    可能再过阶段,他的名片上可能就是董事长了。

    “哥,我觉得寿师傅说的对,咱们还是有发展潜力的,慢慢来呗。”最心慌的就是小威,一想到万一李和真卖了京美电器,他岂不是要鸡飞蛋打?

    京美电器有多少底子,他肯定最清楚,只要李和放出出售的消息,肯定一杆子人排着队要!别的不说,光是国内几大电器厂商就能给他包圆了。

    李和摇摇头道,“慢慢来?有多少时间给你们慢慢来?玉泉路的大中我去看过,有4000多平,比你任何一家店的规模都大。报纸我估计你也没看,建康的苏宁交电集团也准备到省外开分店,也就是会和你同场竞争。”

    “大中的老板我熟,他们是卖音响的,和我们不冲突。”小威的眼神中有点不屑,大中的老板看到他点头哈腰的,他根本不认为这是威胁,“苏宁交电只卖空调,没我们货品全。“

    李和冷笑道,“一个是中国专业音响器材第一店,一个是空调专营行业第一,你有什么资格看不起?你就这么笃定他们就会这么死守在音响和空调这一项?”

    “他们不会只做这一个。”在隔壁桌子吃完面条后一直站在小威身后的黄国玉眉头紧皱,忍不住插话了,“它们的售后服务做的比我们好,如果它们也做电器城,在它们所在的区域,我们没法跟它们竞争。”

    “那不就得了。”李和摊摊手,训斥小威道,“别天天以为天老大,自己就是老二,要是继续这个态度下去,那就走着瞧。”

    首都人民口头禅,要是不信邪就‘走着瞧’。

    郭冬云笑着道,“人无远虑必有近忧,李先生的眼光看的很长远,我同意李先生的看法。”

    对平松、寿山这帮人她早就看不顺眼了,自然是以他们的痛苦作为自己快乐的源泉。

    李和见大家还是不明白,就继续道,“这几年国内经济的发展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但是还是没有深刻体会,那我说个让我很深刻的事情吧。大家都知道的,我是83年大学毕业的,那会呢,实行的是统包统配,就是说毕业了不瞅没工作,只要是个人,各家单位都是抢着要,天子骄子,很骄傲,不得了。

    但是呢,大概是89年社会形势又变化了,走商品经济,教育制度也改革了,实行的是‘不包分配、双选就业’,大学生的毕业分配越来越反而成为了难题,即使是分配了,退回率也很高。你们看看,这才几年时间?”

    一向按照国家统一分配的局面被打破,所谓的“铁饭碗”保不住,虽然总的形势还是大学生供不应求,但是局部地区却是供大于求,大城市对于人才的需求已经趋于饱和,中小城市和边远地区成为接收毕业生的主要场所,可是对于毕业生的要求却是越来越高,不满意就是直接退回。

    对一些企业来说,在计划经济体制下,只管闷头生产就行,反正有国家统购统销,人才浪费、人才积压,对企业领导来说无所谓。

    但是经济体制改革,进入商品经济以后,一切向市场看起,在用人问题上不得不向经济效益看起,对于分配过来不满意的毕业生,当然是要回退,从哪里来回哪里去。

    天子骄子变成了落毛凤凰。

    “是的,这个我的印象也很深刻。”吴淑屏在一旁感慨道,“我和于先生刚来内地的时候,想招几个大学生都很难的,但是现在却很容易,许多毕业生以进外资企业为荣。”

    李和点点头,“伴随市场经济的发展,人才已开始进入市场,特别是许多优质的人才已经不满足于现状。如果我的预估没错,不需要两三年,大学生就业会很快成为一个难题。”

    往年不少大学毕业生向往机关、院校,而今观念大变,投身于经济主战场已成为多数人的由衷愿望。

    他这种搞导弹的都想着去卖茶叶蛋,何况性格未定的大学生,当然是一切向钱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