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向胜利前进TXT下载->向胜利前进
上一页 | 返回列表 | 下一页 | (全文阅读) | 返回书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八百三十七章 稍纵即逝


    【92zw】    男子想将手从身前女人的度兜里抽出来,好去拿放在枕头下面的枪。^^%搜索@就爱中文+www.92zw.la@阅读本书#最新%章节^''

    可是,不知是过于着急而太用力,还是女人的身体很丰满,又或者二者兼之,他猛地抽了一下,结果,居然没有将手抽出来。

    而就是这么不到半秒钟的耽误,却决定了胜负。

    等他好不容易将右手抽出来的时候,最先进来的那个战士已经扑了过来。

    男子满眼惊骇,面色一下子苍白如纸,表情却无比狰狞,他很想放弃,可是,求生的本能还是让他做出了选择:只见他猛地将身前的女人向前一推,想用这个女人来阻挡那个战士。

    但——迟了!

    这个战士已经凌空扑来,而且,这个战士近身格斗的经验显然十分丰富——否则也不可能被赵山河特意点名跟在身边。只见这个战士双手撑在女人的后肩膀上,向前奋力一推。

    女人吃痛,张嘴就要叫,只是,这个战士怎么可能给她叫喊的机会。这不,双手向前一推的同时,双脚一蹬,用身体直接将这个女人压在身下。同时,他的左手已经向正要转身的那个男子抓去,右手上的匕首也向男子的脖子伸了过去。

    男子的右手刚摸到枪,陡然感觉到脖子一凉。

    他心里一惊,骇然转身看着那个战士,张着嘴,一时间吓的不知道该说什么,眼神恐惧至极。

    倒是那个女人,被突然大力一推,却没来得及叫出声,又被人重重地压住了上身,脑袋更是深深地埋进了被子中,发出“呜呜”地闷叫声。

    “有本事你就把枪拿出来,老子倒要看看,是你的枪快,还是老子的刀子快。”这个战士双眸寒光闪烁,表情冷峻,显得极为冷酷,却给人一种不容质疑之感,让人绝对认为他不是在开玩笑或者威胁,因为没必要:只要那个男子一动,他绝对敢用匕首抹了对方的脖子。

    只是他身下的那个女子,因为脑袋深深地埋进被子里,呼吸不畅,本能在挣扎,但战士显然是怕她喊叫,所以,她越挣扎,那个战士用暗劲压的更狠——此时此刻,一丝的妇人之仁,都会连累大家,甚至会彻底破坏这次任务。

    好在赵山河来的很快,而且配合很默契。

    赵山河看都没看那个被制住的男子,而是将盒子炮抵在那个女人的后脑勺上,然后左手绕过去,一把捂住那个女人的嘴,这才慢慢地让姑娘直起身。

    那姑娘显然胆子比较大,虽然吓的瑟瑟发抖,可是,嘴里却没有发出丝毫声音,并且一点都不反抗,任由对方捂着嘴,枪口抵在后脑勺,无比听话。

    随即,赵山河看着那个男子,沉声道:“两位,这事与你俩无关。我们也不是滥杀无辜之人,只要你俩不喊叫,不乱动,乖乖配合,事后我们自然放人……”

    说到这儿,赵山河的眼神慢慢有了凌厉之意,语气也阴冷起来,威胁道:“当然,你俩要是嫌命长,想玩花样,可以试试,看我敢不敢送你俩上路……听明白了吗?”

    事已至此,两人除了心里期盼活命,乖乖配合外,还能如何?

    不过,那个男子显然有些胆色,虽然面色已经恢复了些,依旧有些苍白,可还是看着赵山河,小声问道:“这位大哥,既然落了,我认栽,保证配合,但你们必须说话算话,否则,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们。”

    “放心,我们往日无冤,近日无仇,我犯得着弄死你们吗?当然,前提是你们要乖乖配合,不要坏了我们的事……看你也算条汉子,我想,这点规矩你还是知道的吧?”

    见男子不出声,只是紧盯着自己的眼睛,赵山河没有丝毫避让的与之对视。

    几秒后,那个男子点点头,赵山河才将那个女人提起来,此时才发现,那个女人肚兜的左肩带已经断了,露出雪白一片的肌肤,就连某处都露出大半,很是吸引人的目光。可是,赵山河仅仅是扫了眼,微微皱了下眉头外,该怎么办依旧怎么办。甚至就连老刀子也是如此……此时已经到了关键时刻,那还顾得上这些,尽快将二人捆绑审问才是最重要的。再说,能玩得起这等刀口上活命的主,又有几个心志不坚定?岂会在这个时候为了看几眼女人而耽误?

    “分开审问。”赵山河扫了眼房间内的情况,见有一个小门,估计是厕所,便带着那个女人过去。走到小门门口,回头看了眼,见老刀子配合着那个战士,已经将那男子的枪拿了出来,并且,老刀子开始用仍在椅子上的那个男子的裤腰带,准备捆绑那个男子。赵山河小声的吩咐一句后,见脚边有件大衣,捡起后,带着那个女人走进小门内。

    一看,里面有马桶,果然是个小厕所。

    让那个女人做在马桶盖上,赵山河拿着枪对准她,先让这个女人把大衣穿上,然后才小声的询问起来。

    具体的情况她也不知道,只知道这个府邸是花豹子十天前买的,而她也是被花豹子买来伺候楼上的女主人,那个女子人是个戏子,被花豹子霸占后就在五天前安置到这里……当然,这些情况并不是赵山河所关心的,哪怕这个女人对自己的身世撒谎或者隐瞒,他也不在意。此时的他最关心的是此时楼上的情况,尤其是人数。

    据这个女人交代,花豹子很霸道,没他的吩咐,绝对没人敢上二楼,就连丫鬟端茶倒水,也都要事先禀报,得到同意后才能上楼,要不然,下场凄凉。

    而此时,楼上就花豹子和那个戏子两人,但花豹子今天火气很大,不断的打电话,不断的叫骂,甚至还传出女人的哭声,所以,下面的人更不敢轻易上楼。

    想想也是,花豹子好歹是一方土豪,把保镖护卫都放在楼下,他在楼上过二人世界,难道还希望下面的人来打搅?他要怕死到和自己女人亲热,都要在门外让人站岗的地步,又如何能混出这么大的名气和成就?

    至于这周围的情况,也很简单:前后由门房把守,前院有两条大狗,房子一楼有六个保镖。除了抽大烟这位,还有五位在赌博。不过,除了这个女人是那戏子的贴身丫鬟外,还有两个丫鬟和一个园丁,一个丫鬟因为感冒,今儿一大早就被那戏子派人送到医院去了,还有一个此时应该在自己的房间内休息。而那园丁则因为有自己的家,晚上都不住在这里。

    至于管家之类的,因为那戏子刚来,还没来得及找,所以,就由眼前这位暂代着。

    至于床上抽大烟的那位,则是【就爱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