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懒散初唐TXT下载->懒散初唐
上一页 | 返回列表 | 下一页 | (全文阅读) | 返回书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八百七十一章 征南楼


    【92zw】    东西两市是长安的两大商业坊,以前整个长安城的大部分商业都集中在这两个坊内,不过后来随着大唐鼓励工商,使得商业也开始向其它的坊扩散,不过东西两市的地位依然无法替代,特别是西市,更是号称天下第一坊,论起繁华程度绝对称得上天下第一。

    相比之下,东市在繁华方面虽然不如西市,但也是天下间人气最旺的地方之一,特别是东市周围的坊居住的都是长安城的权贵,这也使得东市成为整个长安奢侈品的集中地,同时这里也是身份地位的象征,无论是有钱的还是有权的,都喜欢在东市周围买房置地,而各地的商行也大都集中在这里,方便各地来的商人交流通商。

    东市最大最热闹的酒楼名叫征南楼,据说是当初杨广登基之前,身为皇子却领兵南下征伐南朝,曾经在这里驻马饮酒,后来杨广登基为帝,于是就有人在这里建了一座征南楼,以此来拍杨广的马屁,不过现在时过境迁,杨广早已经死在江都,但这座征南楼却在几易其主后保留了下来。

    征南楼不但高大,而且也十分的豪华,菜肴也做的十分精美,当然这里的消费也同样不低,能够来这里的人也都是非富即贵,比如今天一大早,虽然早上不是酒楼的营业高峰,但今天来的客人却是出奇的多,甚至昨天就已经有人预订位子了。

    不过这些人来之后,却很少有人把心思放在吃喝上,反而一个个的向酒楼对面的方向探头张望,本来酒楼对面是一座大宅子,据说是一个贵族的产业,但是却从来没有人在这里住过,估计是为了囤积房子准备日后卖出去,毕竟长安的房价一天贵似一天,所以很多人都有这方面的打算。

    就在前段时间,征南楼对面的那座大宅子却忽然来了许多人,然后开始对宅子进行休整改造,刚开始征南楼的掌柜还十分担心,怕有人在对面也建一座酒楼,到时又多了一个竞争对手,不过后来才打听到,原来对方是朝廷派来的人,据说要在这里建一个什么拍卖行,也不知道要卖什么东西?

    “裴掌柜来了!”随着一声高呼,只见一个身材高大的中年商人从外面走来,身后还跟着几个同样是商人打扮的人,这些人有老有少,但一个个都是衣着富贵。

    有不少人都认出这些人就是长安城最大的茶商,特别是为首的那个裴掌柜,更是茶商之首,手下的商队可以将茶叶运到草原和西域去,每一趟都能带来数十倍的利润,十分的惹人眼红,不过眼红归眼红,却没人敢动他,因为据说这个裴掌柜与燕国公府有很深的联系,毕竟炒茶就是燕国公发明的,而裴掌柜又是第一批做炒茶的商人,国公府名下的炒茶作坊也是优先保证裴掌柜的供货,若说这两者没有联系,恐怕别人也不相信。

    裴掌柜是长安城最大的茶商,在长安自然认识不少人,而且他为人豪爽,十分喜欢交朋友,所以酒楼里有不少他的熟人,进来后他也连连打招呼,其中有人这时高喊道:“裴掌柜,听说你也接到令牌了,不知可否让我们开开眼?”

    上面的话一出口,也立刻引得不少人纷纷附和,其中有不少都是裴掌柜的熟人,毕竟这段时间最吸引商人的就是那面小小的令牌,因为这面令牌不但发放给贵族官员,同时也发放给商人,要知道商人可是一向受人鄙夷,但现在却有资格与贵族平起平坐,这自然让不少商人都感到提气,可惜理财监发放的令牌很少,能够接到令牌的商人,无一不是某个行业的翘楚,别看今天征南楼这么多人,但能接到令牌的却也没几个。

    裴掌柜看到这么多人都想看看自己的令牌,这让他也实在不好拒绝,最后只得勉为其难的笑了笑,然后伸手从怀中掏出一个华丽的锦囊,打开后从里面倒出一面造型精美,但材质却很普通的黑铁牌,不过这面铁牌虽然看起来普通,但整个酒楼中却无人敢小瞧,甚至连二楼包间的人都被吸引出来,一个个手扶着栏杆向下张望。

    “这个就是拍卖行发放的令牌,其实也没什么好看的,只不过是面普通的铁牌罢了!”裴掌柜这时颇为谦虚的一笑道。不过看到周围人震惊的表情,他也不由得心生满足。

    到了裴掌柜这种地步,钱早已经不是问题了,不过商人位卑,哪怕他出身于河东裴氏,但毕竟只是个偏房,幸好他家中与裴矩有些亲戚,而燕国公的二夫人更是出自裴家,看在这点亲戚关系上,那位裴夫人才对自己照顾一二,这也使得他一举成为长安城最大的茶叶商人,这次燕国公发放拍卖的令牌,他也借光得到了一面。

    “裴掌柜您真是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能得到这面令牌的人,无一不是商界中的翘楚,您要是打算卖的话,我愿意出千贯赎买!”正在这时,只见人群中一个身宽体胖的大商人酸溜溜的开口道,这个商人姓仇,是南方来的一个大绸缎商,本来他的身家可不比裴掌柜低,但他毕竟是南方人,在长安没什么根基,结果自然也没得到令牌。

    “哈哈~,仇掌柜说笑了,这个令牌是理财监发放的,我可不敢卖给你,而且据我所知,这只是拍卖行的第一次拍卖,所以请的人比较少,以后肯定还会邀请更多的人,到时说不定在坐的众位都能得到令牌!”裴掌柜这时再次笑道,说完他告罪一声,然后与身后的几个同行朋友上了二楼进到包间,毕竟再呆下去的话,说不定会引来别人的妒忌。

    裴掌柜只是其中的一个,接下来又有几个得到令牌的商人来到征南楼,因为拍卖要到下午才开始,所以他们就来酒楼休息一下,顺便吃点东西养好精神,当然也借着这个机会向别人炫耀一下。

    等到过了正午后,对面的拍卖行也终于开始,而裴掌柜等得到令牌的商人也纷纷下楼,然后在别人羡慕的眼神中走向拍卖行。【就爱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