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最强反派系统TXT下载->最强反派系统
上一页 | 返回列表 | 下一页 | (全文阅读) | 返回书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一千二百六十三章 萨满秘术


    【92zw】    一人屠一城,这种事情说起来虽然夸张,但事实上却也并不算太夸张。

    对于真武境的存在来说,这一切都是有可能的,当然前提下你能下得去手。

    以苏信在江湖上的名声,鄂尔多相信,苏信是绝对能干出这种事情来的。

    看着苏信,鄂尔多的眼中闪过了一丝冷漠道:“苏信,再说一次,我并不是陈玄宗,你想杀我没有那么简单,你现在退走,我会给你一个交代的。”

    虽然鄂尔多已经做好了准备,但能不跟苏信动手,他还是不想去跟苏信动手的。

    萨满教的秘术虽然强,但却要消耗一千名先天武者和一名化神境武者的性命,这么多的消耗才能够出手一招,这种买卖怎么算都是要赔本的。

    最重要的是就算是如此,鄂尔多也没有把握能够击退苏信。

    没有在白帝城内看到过苏信出手威势的人是绝对无法想象苏信的实力强大与疯狂的。

    苏信挑了挑眉毛道:“交代?还真是可笑啊,你跟陈玄宗都是一个态度,想要杀我,结果没杀成之后便说要给我一个交代,那杀成了呢?我苏信是不是就成了该死之人了?

    人都要为自己的选择负责,当初你们选择来杀我,今日我便来杀你们。

    至于交代,我并不需要,你们的命,便是给我苏信最好的交代!”

    话音落下,苏信手中的唯我道剑之上已经爆发出了一股惊世的剑芒来,天上地下唯有这一剑腾空而起,撕裂时间与空间向着鄂尔多斩来!

    苏信的成名剑技之一天外飞仙鄂尔多怎么可能不知道?

    这一剑甚至被无数江湖人称颂为剑技的极致,其威能自然也有着飞仙之威。

    当初苏信便是用一式飞仙之剑和一式夺命之剑逼退了白莲圣母,那一幕可是他亲眼所见的,甚至当初他们还有些嘲讽白莲圣母的意思,但直到他们自己面对这一剑时,他们才能够感知到这一剑的恐怖!

    面对这一剑,鄂尔多连想都没想,直接便选择了防御。

    虽然鄂尔多的武道乃是以刚猛暴烈铸成的,但在苏信这一剑的面前,他却是连反击的想法都没有。

    在这一瞬间,鄂尔多身后法相浮现,朦朦胧胧的虚影将鄂尔多直接笼罩,使得鄂尔多的身形竟然都凭空暴涨了数尺,好似一个小巨人一般。

    他双手紧握,但仔细看却好似一个瓶口一般,随着鄂尔多的双手张开,无尽的天地元气瞬间被吸入其中,那其中好似蕴含着无限大的空间,竟然要连苏信的剑气都吸入其中。

    这是鄂尔多从昔日金帐汗国的典籍当中找到的一式残招,名为吞日宝瓶印,被他自行演化发挥后更是比原本更强,吞纳日月天地,最后还能将吞噬而来的力量再反击回去。

    只可惜这吞日宝瓶印能够吞噬日月,但却吞不了苏信这一剑!

    飞仙一剑穿管日月长空,那股强大的力量鄂尔多根本就吞噬不了,只听轰然一声,无尽的真气爆裂,鄂尔多手中的宝瓶印决直接炸裂,甚至他的双手此时都被那剑气所撕裂,露出了鲜血和森然的白骨!

    跟鄂尔多狼狈相比,苏信此时却是显得异常的轻松淡然,唯我道剑挥洒之间,强大的剑气瞬间便将鄂尔多的护体真气绞杀干净,逼得鄂尔多只能四处躲闪,最后被苏信一剑轰入了地下,瞬间砸出一个巨大的坑洞来。

    鄂尔多一口鲜血喷出,眼中露出惊骇之色。

    这苏信的实力可是要比之前在白帝城当中更强了,甚至强上不止一倍!

    自己在这苏信的手中根本就抵挡不了几招,甚至他现在连抵挡都费力,看苏信的模样,这简直就是碾压一般。

    此时鄂尔多也是在心中大骂,那吉辛陀到底准备没准备好?再拖下去,他恐怕都要被苏信给斩杀当场了!

    此时吉辛陀也是焦急的很,他也没想到这苏信竟然强到了这种程度,鄂尔多堂堂真武在他面前竟然连几招都坚持不了。

    他此时已经指挥着一批身穿金甲的金帐汗国侍卫将一千名先天境界的武者都给带到一面祭坛面前。

    那些金甲侍卫都是金帐汗国八部皇族出身的武者,可以保证绝对的忠诚。

    在吉辛陀的一声令下之后,那些侍卫掏出兵器,将自己面前的那些武者斩杀,不管他们的挣扎哀嚎,直接让鲜血流满了整个祭坛,随着吉辛陀口诵咒语,他手中的骷髅手杖也是在舞动着,幽绿色的光芒瞬间充斥着整个祭坛,在场的众人谁都能感觉到一股森冷的气息弥漫。

    一名化神境的武者被拉到祭坛前,他挣扎着大吼道:“大萨满!我没有犯错,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吉辛陀冷笑了一声道:“你是我金帐汗国的人,现在我金帐汗国有难,你难道不应该奉献出自己的力量吗?”

    话音落下,吉辛陀直接挥动着自己手中的骷髅手杖,一瞬间天地间阴风阵阵,日月失色无光,一阵鬼哭神嚎之声落下,那些怨气凝聚在一起,被天地之间的邪异之力吞噬,化成了一个异常恐怖的巨大骷髅,猛然间扑向那名化神境的武者。

    只见一瞬间这名化神境的武者便发生了邪异无比的变化。

    他的皮肤变得漆黑一片,血肉开裂,流淌出浓稠漆黑的鲜血来,周身的气势虽然变得强大无比,但却带着一股极强的怨气,好似千年恶鬼一般。

    吉辛陀不敢耽搁,他直接一挥手,骷髅手杖当中爆发出了一股幽绿色的光芒,那名化神境的武者瞬息之间便已经消失不见,下一刻他便已经出现在苏信的身前,一拳落下,狂暴的怨气带着无边的鬼哭神嚎之声降临,好似他自身连接着地狱一般。

    苏信挑了挑眉毛,这便是金帐汗国的底牌吗?这东西倒是邪异的很,此时在苏信的感知当中,这东西可不像是一个人,简直好似一个炸弹一般。

    一个脆弱的身躯包裹着一团浓郁至极的怨气和阴邪之气,一旦爆发而出,其威能倒也足够惊人。

    苏信的身形后退了一步,一剑斩出,无边的死气爆发而出,同样是阴邪至极的一剑,只不过这一剑当中爆发出来的却是堪称极致的死亡之力,二者相撞,那名武者的身躯轰然爆裂,苏信也是被那股力量轰退,这还是鄂尔多跟苏信交手时,第一次见到苏信后退过。

    苏信淡然道:“这便是你的手段?恐怕不是什么好路数吧?这种邪异的秘术到底消耗了多少条人命?”

    鄂尔多冷笑道:“别管多少条人命,苏信,你现在退走大家自然都好说,但你若是不退,那就算是拼上我金帐汗国所有武者的性命,我也要将你留在这里!”

    苏信的嘴角露出了一丝怪异的笑意道:“是吗?可惜金帐汗国并不是你鄂尔多一个人的金帐汗国啊。”

    这话一出口,鄂尔多顿时感觉到了一丝不对来,这时候一个强大而又熟悉的气息轰然降临,但却不是出现在鄂尔多的身旁,而是出现在上京城内!

    此时盛京城内吉辛陀正准备将下一批的武者也给活祭,但赤烈格却是忽然从天而降,看着他眼中露出了怪异的神色来。

    吉辛陀的面色骤然一变,他们萨满教跟了昆伽派可是死仇,特别是在自己实力不如赤烈格的情况下,他最不愿意见到的便是眼前这个人。

    “赤烈格,你来这里干什么?大汗正在外面抵抗苏信,你还不快去帮他?”吉辛陀低声厉喝到。

    赤烈格看着祭坛上那一千具尸体叹息道:“萨满教一个已经快要淘汰的教派为什么还要保存?

    鄂尔多死了不会对金帐汗国有太大的影响,反而是有你们这帮蛀虫在,金帐汗国才会越来越衰弱。

    所以现在,你们也都可以去死了!”

    话音落下,吉辛陀顿时感觉到一股危机感传来,他手杖上那三眼骷髅轰然爆碎,一团奇异的鬼火爆发而出。

    但还没等他继续有动作,他便看到那赤烈格的右眼当中有着无尽的轮回在转动着,使得他不由自主的陷入其中,手中的动作直接停顿。

    赤烈格伸出手来,轻松的便捏断了吉辛陀的脖子,语气不屑道:“若是没有鄂尔多的庇护,你以为你能活到今天吗?”

    萨满教的秘术需要很长的时间施展,巅峰时期或许能够抗衡真武,但在近身之后,他们却是脆弱的连融神境的武者都不如,根本就毫无抵抗之力。

    而此时城外,鄂尔多感受到吉辛陀的生机消失,他此时就算是再白痴也知道是什么回事,他不敢置信的怒吼道:“赤烈格!你竟然敢背叛我,背叛金帐汗国!”

    赤烈格从上京城当中飞出,冷笑了一声道:“背叛你?我昆伽派从来都不是你鄂尔多的附庸,而且我这也不是背叛金帐汗国,而是想要更好的延续金帐汗国!”

    话音落下,赤烈格便已经一掌落下,巨大的手掌带着血色的纹路,有着裂天之威。

    而在鄂尔多的身前,一个金色的拳头也是带着无边的冲霄威势袭来,瞬息之间,鄂尔多便已经陷入了绝境当中!【就爱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