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重生完美时代TXT下载->重生完美时代
上一页 | 返回列表 | 下一页 | (全文阅读) | 返回书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正文 第一千二百二十九章 控住节奏


    一  白宫的幕僚长很清楚,在哎克里已经先人一步到了洛杉矶,并且和李牧在同一家酒店的情况下,想阻止他跟李牧见面基本上不可能,而现在派人或者自己亲自赶过去,代表总统跟李牧见面也必然会落在克里后面,所以也来不及。

    在他看来,眼下唯一的办法就是想办法缩短两人的见面时间,让李牧的飞机提前起飞就是个很好的解决办法。

    按照他的分析,李牧其实并不是很想跟克里见面,或者说他对克里并不是很感兴趣,否则也不会把形成压缩的这么紧迫,而只给克里留下一个多小时的时间窗口,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只要给李牧的行程带来一点紧迫感,他必然会选择压缩掉与克里的见面时间。

    保险起见,幕僚长决定让李牧的飞机提前起飞,然后再给他释放一个要么提前起飞,要么推迟至少一天的信号,迫使他必须提前飞走。

    如果李牧提前飞,他跟克里的时间就被压缩到可能只有十几分钟甚至更短,这么短的时间,克里也很难跟李牧达成深入合作,这样的话,李牧前脚就从洛杉矶飞回华夏,自己后脚就派人秘密从华盛顿飞华夏,这样一来,自己这方就能赶在克里前面,去华夏跟李牧见面。

    如果李牧今天不飞,那他就立刻动身前往洛杉矶,哪怕克里先见到了李牧也不要紧,自己代表总统再去跟李牧谈,终归是有办法能把李牧吸引过来。

    李牧刚结束了与主创人员以及飞虎队成员的座谈,在隔壁的休息室里和蔚澜讨论克里的事情,李牧说:“克里现在就在楼上,我答应了斯皮尔伯格跟他见一面,大概聊一个小时,待会你要不要跟我一起见见他?”

    蔚澜说:“这么大的人物这么远跑来见你,我跟着掺和不合适吧?”

    李牧摆摆手:“没什么不合适的,是他有求于我,不是我有求于他,就算他要竞选总统跟我们也没什么关系,更何况他还是胜算最小的那个。”

    蔚澜笑道:“那我就当你的私人助理,在旁边端茶倒水。”

    正说着,李紫薇敲门进来,见李牧跟蔚澜在一起,便关上门道:“李总、蔚姐,刚才机长打来电话,说机场通知他今天晚上有流控,机场方面给了我们两个选择,要么今天七点钟就起飞,要么就明晚八点半再飞。”

    李牧皱着眉头,下意识的问:“美国也搞流控?”

    华夏经常有流控,李牧上辈子就已经习惯了,但是还极少听说美国的机场会流控,而且流控要一直到明天晚上,这实在是有点离谱了。

    李紫薇说:“机长也不是很能理解,不过这是机场那边的要求,可能跟咱们是公务机,航线资源上要给民航客机让道有关系,所以他让我问问您的意思,如果您要今天飞,那现在差不多就该准备准备去机场了,如果您要明天飞的话,那我就去安排一下续住。”

    李牧说:“你跟机长说一声,就说我五点半给他最终答复,让他问问看是不是还来得及。”

    “好。”李紫薇点点头,说:“李总,蔚姐你们先聊,我出去了。”

    李紫薇一走,蔚澜便对李牧说道:“忽然这个时候流控,好像有点不太正常。”

    李牧说:“是啊,好好的忽然流控,难道是有大人物要来洛杉矶?不过这也说不过去,再大的大人物过来,也不可能一直流控到明天。”

    蔚澜揣测着说:“我总觉得这个流控好像就是奔着你来的。”

    “是吗?”李牧只是感觉流控诧异,但并没有往自己身上想,毕竟他觉得,美国的机场流控,跟自己能有什么关系。

    蔚澜这个时候说道:“你看,首先是好好的忽然流控,而且一下流控这么久,这本身就极不正常,事出反常必有妖,我觉得这事情里面有点文章。”

    李牧点点头:“有道理。”

    蔚澜接着又说:“你五点钟要跟克里见面,现在眼看就只剩下十多分钟了,忽然流控让你七点起飞,那基本上就是逼着你这就赶紧准备准备去机场。”

    李牧再次点了点头,道:“你的意思是,有人不想我跟克里见面,或者不想我跟克里深聊?”

    “没错。”蔚澜分析道:“如果你决定七点起飞,那你剩下这么点时间,跟克里什么重要的事情都聊不出来,如果克里想让你支持他竞选,这么大的事情就很难在极短的时间内解决,大事儿有大事儿的基本规则,就好像大分量的饭菜一定需要更长时间才能吃的完,一旦时间不够,问题就没办法得到解决。”

    李牧皱眉想了想,问她:“难道是白宫在阻拦我跟克里见面?”

    “应该是。”蔚澜说:“只有他们有这个动机,同样也只有他们才有这个能力弄清楚克里的行踪。”

    李牧不由笑道:“这个阵仗可是有点大了,看来他们还真担心我掺和进来。”

    蔚澜点头一笑,说:“肯定是这个意思,布什政府连任的可能性比较大,所以他们未必一定要跟你合作,但一定不希望看到你跟克里合作,阻拦你跟克里见面,或者尽可能降低你们两个在今天达成合作的可能性,应该是他们最迫切想要达到的目的。”

    李牧耸耸肩,说:“既然他们想我走,那咱们今天就不走了,晚上我要跟克里促膝长谈,看看他们会做什么反应。”

    “别!”蔚澜急忙阻止道:“这种时候可不要挑衅白宫,更不要让白宫感觉到你的敌意,否则如果真的惹来针对,必然会带来麻烦。”

    李牧问蔚澜:“你觉得现在最好的办法是什么?”

    蔚澜笑道:“最好的办法就是左右逢源,白宫现在就怕你跟克里表现的过渡爱昧,既然这样,你不妨就表现出对克里的冷淡和不在意来,所以我们就按照七点准时起飞,但是你还能争取出十几二十分钟的时间跟克里见面,这段时间里就算不能跟克里达成某种合作意向,但示好是足够了,你跟克里私下聊的时候向他示好,然后可以留一个比较私密的联系方式,比如YY号,让他申请一个小号加你,让他感受到你足够的诚意,只是你事出有因所以得尽快离开,这样一来,也给克里足够的希望。”

    说着,蔚澜又道:“更关键的是,既然白宫知道克里已经把眼光瞄向了你,那么白宫就一定也会把拉拢你视为首要目标,所以你尽管放心,就算你今天晚上就回国,克里和白宫的人都会追着去华夏找你,到那个时候,你就可以拉开时间轴分开接触,然后控住节奏去细细研究到底跟哪一方合作更合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