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俗人重生记TXT下载->俗人重生记
上一页 | 返回列表 | 下一页 | (全文阅读) | 返回书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615章 生存or毁灭 (二)


    因为之前的疏忽,所以房间里就必须留人守着电话,席萌萌说自己还不饿,主动留下来,跟付正义说回来时随便给她带点吃的就可以了。

    因此当尚铁军走进袁拥军的家时,付正义已经带着索菲亚离开招待所去吃饭了。

    川金县的县城不大,街面上也很是冷清,付正义前世曾经来过西南地区,所以便想着带索菲亚尝尝当地的特色小吃。

    索菲亚在国内已经待了两年多,店铺的招牌自然是看的懂的,在路过一个街巷见里面有个招牌,写着‘正宗川金小火锅、每人两元’的字样,便拽着付正义进了那小街,说是要看看两块钱一个人的小火锅是个什么情况。

    巷子里不算干净,但小店里倒是清爽的很。

    老板娘见有外国人想要吃饭本想拒绝,但付正义见店里面有不少正在就餐的食客,便带着索菲亚直接坐了下来,指着四周的食客们笑道。“怎么,老外就不能在你这店里吃饭吗?”

    在围裙上擦了擦手,老板娘这才俯下身给二人倒水,笑着说。“瞧您说的,我这不是怕店小怠慢了国外友人嘛,既然你们看得起,做生意哪里又有将客人往外推的道理……”

    付正义给索菲亚点了个清水鸡、给自己要了个蹄花火锅,趁着上菜的功夫便用法语跟索菲亚说,这样的价格估计也只有在西南这种贫困地区才能吃的到了。

    “义!你真的相信会有人将婴儿从父母手中夺走、然后伪造手续将婴儿变成弃婴,然后让外国领养者花钱将孩子领走?”

    表面上付正义似乎很平静,但他心中的愤怒早已经按捺不住了。“我不但相信,而且我还确信!这种事情可谓是丧尽天良、泯灭人性,但事情就真的会发生在光天化日之下,如果这次不是因为遇见了汤米夫妇,想必等事情曝光之后,还会有部门打着冠冕堂皇的幌子来进行解释,让这种事情最终不了了之的!”

    “义!这种事情可不是一个人、两个人就可以搞出来的,牵涉到的人会很多,我记得你们有句俗话,说的是‘法不责众’,你还坚持认为可以将他们一网打尽、绳之以法吗?”

    “事在人为,总不能因为觉得有困难就退缩,更何况越是退缩有些人就越是得寸进尺,越是会产生‘既然这么做了也没什么大碍,那干嘛不继续做下去’的想法,直至社会公德缺失、人性扭曲、道德的彻底崩坏……”

    索菲亚正想开口,那老板娘端着小火锅过来了,麻利的点着火之后便说蔬菜不够还可以继续加,需要米饭的话自己拿碗到角落里去盛。

    低头一看,索菲亚愣住了。

    她面前小火锅里的鸡块不少,而付正义的小火锅里则是完整的一个蹄髈,配菜有豆腐、鸭血、青菜、苕粉、魔芋和豆芽,以她的食量而言根本就吃不掉!

    付正义瞅了瞅摆满桌子的配菜,也有些惊讶。“老板娘,不会说是因为我带了个外国人过来吃饭你就这样吧?”

    以为付正义在责怪东西少了,老板娘急了。“怎么会呦,别人是多少你们就是多少,我这小店开了可有好几年了,不信你问其他人,看他们的分量是不是跟你们的一样……”

    旁边一个打了杯散酒自斟自饮的老汉,探过头来竟是仔细去数付正义火锅里的排骨,数到十五便点了点头冲着付正义说。“没错的,就是这么多!这女娃儿做生意硬是要得,你要是真的不够吃还可以让她添点,不会多收钱的……”

    老汉的话索菲亚只听懂了大半,但也猜到了那老汉所想要表达的意思,当即便冲着那老板娘竖起了大拇指,等这老板娘放下心来走开之后,她压低了声音感慨道。“义,我觉得这里的民风好淳朴呦,这样的价格在学校里都是吃不到的……”

    从火锅里夹起一块排骨尝了尝,没觉得有问题付正义这才说。“这边的家禽一般都是农家散养的,收购的价格不高。当地的人均收入低、自然价廉物美的小火锅也就有生意,吃的人不会觉得太贵,那生意自然就会好!”

    熟练的用筷子、漏勺开始品尝,片刻之后索菲亚才抬起头还是觉得想不通。“义!我还是觉得这事情不该这么黑暗,我给领事馆的人去电话问情况时了解到,想要通过福利机构领养孩子是需要很多手续的,所有被海外人士所收养的弃婴都是来路清楚的,不太可能存在卖婴儿牟利的事儿啊……”

    “等尚铁军那边的消息吧,普通农民不到迫不得已是不敢去告状的,更何况是跑去省城!对当地的家庭来说,孩子就是未来、就是希望、就是家族血脉延续的延续,不到万不得已,身为父母又怎么舍得将孩子遗弃!”

    索菲亚不是食古不化的老顽固,在魔都生活了两年多所看到的、听到的、了解到的社会现实,让她觉得好多事情都不是太能理解的,也只好以她父亲所说的‘这是一个神奇的国度’来进行解释了。

    结账的时候,付正义掏了四块钱出来,这顿小火锅两个人都吃的很舒服。

    从店里要了些泡菜,回去的路上付正义又给席萌萌买了米粉、卤蛋,便赶紧回了招待所。

    留在招待所的席萌萌坐在窗户旁,见二人回来说汤米夫妇还没回来,而尚铁军也没打来电话,她用招待所的固定电话每隔十分钟打尚铁军的手机,但一直都无法接通。

    “你先吃点东西吧,尚铁军带着慈善机构的记者和摄影师,想必现在应该还没想到要跟我们联系,再晚些时候等他想起来了,自然会想办法跟我们联络,更何况他也不会住在下面的村子里,最后还是要来川金县城的……”

    付正义虽然是这样在宽慰着席萌萌,但那对来自于加拿大的夫妇到底会什么时间回来、还会不会回招待所,他实际上也是没底的。

    既然已经确定川金县的这家阳光福利院有问题,那么对阳光福利院来说,只要是来自于国外的领养人那最好是到了地方便将孩子赶紧带走回国,永远都不要再回来为好!

    而几乎是同时,从加拿大过来的汤米夫妇也在想航班上偶遇的他这个年轻人。

    汤米是个工人,老婆谢伦也只是个收入普通的自由职业者,因此无论是从其家庭本身和个人而言,汤米喜欢穿工装,而谢伦也是喜欢穿比较宽松的居家服的。

    可就因为在航班上所偶遇的付正义,让汤米夫妇敏感的察觉到这个国家似乎对于穿着比较看重,因此夫妻俩在取了行李箱之后,就在机场换上了正装,这才坐长途车抵达了川金县长途车站。

    到了地方,汤米本以为抵达的时间比较晚、阳光福利院不会有人在车站接他们了,可实际上他们一下长途车就被阳光福利院的人给认了出来,随后就在招待所见到了阳光福利院的院长,李洋花女士。

    体贴的等汤米夫妇进房间洗漱完,李洋花这才开上车带着二人来到了全县城最好的一家大酒楼,上了三楼进了那豪华包厢,便逐一介绍在场的各位。

    县民政局的领导……

    县计生委的领导……

    镇计生办的精英……

    足以容纳十八个人的大桌,等汤米夫妇坐下来之后便开始走菜。

    天上飞的、地上爬的、水里游的……

    知晓外国人一般都喜欢吃西餐、用刀叉,所以李洋花院长不但给汤米夫妇准备了刀叉,还特意交代大家都需要使用公筷。

    民政局的领导既不会说、也听不懂英语,但作为在场级别最高的领导,还是等菜上来端着酒杯站了起来,简单的表示对汤米夫妇到来的热忱感谢及欢迎,跟着因为知道阳光福利院的李洋花自会去应付这些老外,坐下来也就开始了推杯换盏、享用美食。

    唯一会英语的李洋花,帮着汤米夫妇布菜顺便也介绍这边的情况,说要不是因为县里面的关心,按道理来说他们夫妻二人的领养手续还需要很长时间才可以得到批复。

    见汤米夫妇坐下来之后不但茫然,而且面对酒桌上的这种气氛也很是不适,李洋花拽着谢伦的手掉下了眼泪。“孩子们可怜呀,夏天被遗弃的还好些,就算没能及时发现也不至于冻着,可冬天被遗弃的婴儿们就惨了,被发现时有的都快要被冻死了,小身子都是僵的,需要我们的工作人员将孩子抱在怀里帮他们升温,要不然一条命就要没了……”

    女人都是感性的,谢伦的眼眶红了。“为什么?这些孩子为什么会被他们的父母所遗弃?”

    “哎,我们这里是国家级的贫困县,当地农民的陋习导致他们不愿意抚养女孩,所以我们福利院才会成为这些孩子们存活下去的可能!万幸有你们的捐赠,要不然我们阳光福利院想要坚持下来,都极为的困难……”

    跟丈夫汤米对视了一眼,谢伦哽咽着对李洋花说,希望能够为阳光福利院再捐些钱,以保障这些被遗弃的孩子们能够坚持到领养者的到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