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俗人重生记TXT下载->俗人重生记
上一页 | 返回列表 | 下一页 | (全文阅读) | 返回书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566章 经典对白


    跟一位具有着参加96年亚特兰大奥运会选拔的柔道黑带交手?

    想必只要脑子没进水、眼睛不瞎、耳朵不聋、心理正常的,都是肯定不会答应的。

    可傻愣愣的游咏不但干了,还干的很不错,干的很有气势!

    带着史湘下了楼的游咏,在男生宿舍楼下的黑暗中硬是坚持了一刻钟,才被丧失了兴趣、也打出了火气的史湘一个过肩摔,抛飞出去摔在了草丛里。

    连业余选手都不算的游咏,只不过是仗着自己身大力不亏,于是在被史湘讥讽一通之后硬是凭着那一腔子的愤怒和身为男生的骄傲,也许还要加上点他本人的不服气,竟是硬生生的直到被摔晕都没吭过一声,让拽着箱子站在旁边旁观到最后的夏琦,竟是捂着嘴眼眶有些红了!

    看似机灵的舍友王健,在看到第十分钟的时候便转过了脸不忍再看,凑到付正义的耳边问是否该叫他姐过来?

    瞅着那咬着牙、双眼泛红、攥紧拳头一次次扑上去、又一次次被摔出去的游咏,虽说游咏这完全是单方面的在被虐打,但一直在盯着的付正义还是摇了摇头。“等着吧,那女孩不会杀了他的,顶多就是让他几天下不了地……”

    付正义的结论,让站在一旁的夏琦很是意外的将目光投注了过来,神情间有着明显的惊讶以及不太容易被察觉的疑惑和不解。

    借着宿舍楼所映照下来的微光,付正义这才发现这个名为‘夏琦’的女生竟是相当的秀气,气质不错但显得有些清冷,仔细看的话应该能算得上是个美女。

    嘭的一声!

    仰面朝天被摔进草丛里的游咏,终于不再像之前那样挣扎着爬起来、再冲上去了。

    拍了拍手似乎连汗都没出多少的史湘,很是潇洒的转身走了过来,斜着眼瞅了瞅付正义和王健,神情间竟是有着浓重的不屑和鄙夷。“你们两个有谁还不服气吗?我筋骨都还没活动开呢!”

    被一个女孩给嘲笑和轻视了,瞪起眼来的王健气息瞬间就变得粗重起来,踏前一步便想要开口。

    伸手先将王健拽回来的付正义,瞅着那一副挑衅架势的史湘便鼓起了掌来大声夸赞道。“厉害啊,真的是好厉害啊!一个有资格参加奥运会女子柔道选拔的专业运动员,将一个从未接受过正规训练的普通人给放倒了,是不是很有成就感吗?是不是特别的满足?是不是特别的骄傲?是不是特别的开心?是不是觉得自己特别的厉害?”

    付正义这般带有着浓重奚落和嘲讽的语气,让史湘的表情凝固了,跟着便火冒三丈,来到他面前伸手便揪住了他的脖领,一副要动手的模样。

    毫无惧色反倒是冷笑了两声的付正义,却直视其双眼哂笑道。“不用这样瞪着我,我相信你的教练一定不会因为你将他打倒而为你骄傲的,他要是知道了这件事那一定只会将你视为柔道队的耻辱!今天的事情是游咏自愿接受你的虐打的,所以你现在可以走了!”

    说完这番话的付正义将史湘的手拨开,看也不看暴跳如雷的史湘,拽着惊得双眼发直的王健走向了那草丛,将被打晕的游咏抬起,搬回宿舍。

    气的呼哧呼哧直喘的史湘,几次忍不住想要冲过去,可拖着那箱子的夏琦却拦着她,等游咏被抬进了宿舍大楼便拽着史湘往校外走,出了校门这才埋怨道。“史湘!喊你过来帮我可不是让你将人给打晕的呀,来之前你答应过只是吓唬下滑他的……”

    被付正义那一番话气的是七窍冒烟的史湘,一听这话可真急眼了。“夏琦!连你也认为是我的错?是那混小子要跟我练练的!你没见他疯了一样一声不吭的冲上来啊!你以为他的力气小啊!你以为让他一个大男生近了身我能好果子吃?你以为我就愿意一次次的将他摔出去啊……”

    史湘的这一番抢白,让根本就不明白其中原因的夏琦越加恼了,一赌气就骑上车子扬长而去。

    坐她自行车过来的史湘,见自己给晾在了外国语学院的大门口,是气的目瞪口呆、连连跺脚,发誓以后再也不帮这丫头出面解决问题了!

    宿舍已经熄了灯,等将游咏放上了床,跟付正义合力将其搬上来的王健可就回过了神来,惊呼道。“付正义,刚才该直接将他抬去医务室啊,伤的这么重怎么可以将他搬上楼呢?”

    “顶多就是被摔晕了,不会出大问题的,你也不想想史湘是干什么的,她既然敢称自己有资格参加明年的奥运会,那么她出手自然就会有分寸,不然的话她哪有资格当什么运动员啊……”

    “但游咏这小子又不是弱不禁风的,这都已经晕过去了啊!”

    “估计瘀伤、扭伤、挫伤都是不会少的,但他的胳膊、腿的都不会有大碍,你真以为柔道运动员出手会没数啊,也就是游咏这小子一直在硬抗,所以史湘才最后狠狠的给他个过肩摔,你没见史湘特意将他摔进了草丛里啊,要是直接砸水泥地上的话,最后那一下就能让他伤筋动骨了……”

    付正义的解释让王健皱起了眉头想了又想,这才觉得是这么个道理,可紧跟着便疑惑道。“哎我说啊,你胆子怎么那么大啊?刚才你那夹枪带棒的一通嘲讽,我见史湘是已经被你气的想要动手了啊!”

    “她不敢的,她跟夏琦什么关系咱先不说,单以史湘柔道运动员的身份而言,就因为被讽刺了两句就敢将我也摔出去?那她还想不想当运动员了啊,你真以为她这么多年的训练只是被教了些技巧啊,作为柔道运动员连点自制力都没有的话,怎么可能具备参加奥运会的资格?”

    听付正义这样一分析,满腹狐疑的王健这才略有些明白,见付正义给游荷打了电话让她过来看看游咏的状况,可就又有些懵了。“哎,你不是说游咏的问题不大嘛,怎么这时间还给他姐打电话啊?”

    “你都说了游荷是他姐了,就算游咏的伤不重那也要通知下家属的吧,不然万一游咏出了事,你跟我谁担得起?再说了,以游荷那性子而言,等她知道她弟弟出了事可我们两个都没及时通知她,你说游荷会找谁的麻烦?”

    “那还用说,自然是先找我的麻烦啊……”本能的说完之后,怔怔的望着付正义站到窗口往楼下瞅的王健,片刻之后这才懊恼的一拍脑门道。“哎呦喂,你这脑子是怎么长的啊,从一开始到最后,你做的这些说出来我才都能想明白,可为什么当时我脑子里就全是空白呢?”

    看到游荷带着个女生正跟楼下的宿管阿姨在交涉,转过脸来的付正义笑道。“活久见!明白不?”

    想了想的王健,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一样。“不明白!”

    “就是说‘活的时间长了,什么没见过’的意思,多遇点事、事后多想想、多分析一下,不就能明白了?”

    正说着话,带着个女生过来的游荷便进了门,问清楚详细情况后先是松了口气,跟着便气恼。“怎么能这样啊!我弟弟是喜欢下棋啊,他傻乎乎的可没想招谁惹谁的,你们班那女生怎么可以带着个练柔道的过来啊!”

    见游咏坐在床边还在检查她弟弟的伤,付正义便说。“你弟弟硬气的很,我估计那女孩也是见他死都不吭声、也不肯认输这才将他给摔晕的,你要是觉得该让他去医务室或者是去医院检查下的话,我现在就打电话去。”

    “不用了,我弟弟壮实的很,等他醒了再说!”

    说到这里站起身来的游荷这才赶紧致谢,但在临出门前还是恼怒道。“这事情可不能就算了!那女生是本地的又怎么样,难道还真以为我们哈市在这边就没个能打的不成了……”

    咚咚咚的脚步声消失在了楼道里,将游荷送出门的王健有些后怕。“付正义,你说会不会出事啊?”

    “出啥事?就因为自己弟弟不肯服输被摔晕了就要找夏琦算账?游荷这人看起来泼辣的很,但她应该不是个不讲道理的,何况一切都要等游咏醒过来再说,你平白的担心有什么用……”

    觉得付正义说的在理,回了房间的王健也便上了床,见付正义很快就睡熟了,觉得自己定力不够、想事情也慢了半拍的王健很是有些懊恼,迷迷糊糊的刚睡着没多久,便听到了游咏的痛呼之声。

    被吵醒的付正义一看时间,这都已经是夜里两点了,问了下游咏情况,听他说只是浑身疼的要命但应该没什么大事,便躺下来继续睡。

    但当睡醒了的付正义一睁开眼,可就被坐在他床边的游咏给吓了一跳。

    察觉到付正义醒来的游咏,头都没回的瞅着窗外低声道。“你说我该怎么办啊?”

    这问题很是莫名其妙,付正义可就奇怪了,坐起身来问道。“什么怎么办?”

    “我、我觉得那女生不错……”

    但当睡醒了的付正义一睁开眼,可就被坐在他床边的游咏给吓了一跳。

    察觉到付正义醒来的游咏,头都没回的瞅着窗外低声道。“你说我该怎么办啊?”

    这问题很是莫名其妙,付正义可就奇怪了,坐起身来问道。“什么怎么办?”

    但当睡醒了的付正义一睁开眼,可就被坐在他床边的游咏给吓了一跳。

    察觉到付正义醒来的游咏,头都没回的瞅着窗外低声道。“你说我该怎么办啊?”

    这问题很是莫名其妙,付正义可就奇怪了,坐起身来问道。“什么怎么办?”(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