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俗人重生记TXT下载->俗人重生记
上一页 | 返回列表 | 下一页 | (全文阅读) | 返回书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505章 一锅粥


    西沙湿地的江鲜馆,虽然从外面看起来规模不大,但进去之后却有着别样的雅致,并且在这里吃饭就胜在一个食材新鲜上。

    硕大的鱼缸里所养着的江鱼,可是有不少是在市场上难得一见的,尤其是那条通体鲜红的胭脂鱼,简直就是惊艳!

    既然被席萌萌带到了这里,付正义自然也不会小气,将点菜的权力交给两个女孩,便拽着游咏先进了包厢。

    前两天去雨瑶置业拿支票的时候,席萌萌终于确定这个公司跟付正义有着莫大的牵连,回去之后央求家里人帮着查了资料,这才知道雨瑶置业的出资人竟真的是付正义,这可是让她惊诧莫名,越加对这个学弟有了兴趣。

    因此这一次春游,席萌萌是打定了主意要好好探探他的底,所以也就不惜提前安排好了这顿饭,还特意让人送了条极少见的胭脂鱼过来。

    胡亚彤不清楚席萌萌做了准备,见她不但点了那条最贵的胭脂鱼,还要了条最大的鲥鱼,可就凑到她耳边劝道。“别点这么多呀,吃不掉的呀……”

    “怎么?心疼了呀?甭怕!你家付正义是大款,这次不好好敲诈他一下,我的气可消不掉!”

    脸红了,胡亚彤急忙分辨。“怎么叫‘我家’的啊,他就是我高中同学而已……”

    席萌萌扭过脸来一看,惊讶道。“咦?你脸红了哎,这样还敢说不是?”

    “真的不是啊!”

    “真不是?”

    “真不是!”

    见胡亚彤给逗急了,席萌萌将她肩膀一揽便笑道。“成!那你帮帮我呗!我觉得他人还不错呢……”

    身子一僵,胡亚彤无比的愕然。“啊?帮你什么?”

    察觉到胡亚彤身体的变化,席萌萌越加笑得灿烂。“人不是都说‘男追女隔座山、女追男隔层纱’的嘛,我记得他在学校里是没女朋友的,你是他的同学兼朋友,帮帮忙如何?成了的话我请你吃饭!除非是你也喜欢他,要不然干嘛不帮我?”

    胡亚彤懵了,心说就算我对那小子没感觉,可也没道理要帮你吧?

    只可惜胡亚彤拙于言语,哪里会是席萌萌的对手?

    被她又是恭维又是调侃的,几句话一说竟是稀里糊涂的点了头,等席萌萌大摇大摆的进了包厢,胡亚彤这才惊觉自己上了当!

    又气又恨,胡亚彤打定主意不能让这个狐媚子讨了好,于是进了包厢便脸上堆满了笑容,将坐在付正义身边的游咏给赶走,跟席萌萌一左一右挨着付正义坐了下来。

    见此心知胡亚彤是起了嫉妒之心,但席萌萌权当是看不到,等菜端上来可就摆出了一副‘正牌女友’的温柔模样,又是给付正义夹菜、又是给他介绍这里的江鲜,忙了个不亦乐乎。

    帮付正义夹个菜没问题,可胡亚彤自己吃鱼都经常被卡着,又哪里敢学席萌萌那样将挑干净鱼刺的鱼肉送到付正义碗里,于是只好不停的给付正义碗里夹菜,等发现那碗里堆得都冒了尖、所有人都满脸古怪的瞅着自己,胡亚彤这才很不甘心的败下阵来!

    气鼓鼓的将目标对准了那些江鲜,结果饭量本就不大的胡亚彤不等菜上齐,就已经被撑着了。

    付正义虽说搞不明白是出了什么事,可桌上的气氛如此诡异他怎么会看不出来,正奇怪着呢,放下筷子的席萌萌徒然问道。“正义啊,慈善会那边可能在五一有个特别活动,你有没有时间一起参加?”

    “啊?慈善会的活动?去哪?干嘛?”

    “听说有个叫卢克的德国人在西南山区支教,慈善会准备派个摄制组过去给这人拍了个专辑,米希尔教授说这样的事迹一旦有了真凭实据,国际性组织一定会愿意拿出部分经费给予支持的……”

    “这是好事啊,如果能抽出时间我一定要过去!”

    “呐!先说好啊,可不能叫苦的!卢克所在山区是既不通火车也不通汽车,只有徒步走进去的……”

    “哎呦喂,你还真以为我是个没吃过苦的啊?”

    喝了一小杯的白酒,席萌萌的脸早就红了,她翻了个白眼说。“哼哼!人都说家大业大的人可惜命着呢,我真没看出来你是个能吃苦的……”

    这是准备叫板?

    付正义有些诧异。

    只是他正准备开口反驳,端着个大盘子的小老板便将包厢的门给顶开,介绍说这是红烧胭脂鱼便就将大盘子先摆在一旁,过来准备腾桌子。

    可紧跟在其身后闯进来的一男青年,一把便揪住了小老板的脖领,将他拽回到那盘红烧胭脂鱼前怒道。“你丫的之前不是说这条胭脂鱼不卖的吗,怎么转个脸就给炖熟了端这屋来了?”

    “这位大哥!这条胭脂鱼确实是不卖的…”

    男青年更火了,冲着外面吆喝了一嗓子,跟着便揪着那小老板的脖领往包厢外面拽。“你丫的就是不给脸是吧?爷几个又不是掏不起钱,今天这事情你丫的不说清楚老子立刻砸了你这个店,信不信?”

    瞅了一眼愣住了的席萌萌,小老板可真慌了。“别、别介啊,这是人家送来的鱼,根本就不是我们店里进的……”

    “谁送来的?这地头上还没爷不认识的,敢有半句谎话爷,信不信现在就揍你丫的!”

    男青年举起了拳头,那小老板毫不犹豫的便用手指向了席萌萌。

    在听到之前那些话时付正义就清楚了原因,眼角余光注意到席萌萌的脸阵红阵白、很是尴尬,不由得越加觉得奇怪,不明白席萌萌如此大动干戈,她想要干嘛?

    从包厢外又进来一矮壮青年,瞅见那盘红烧胭脂鱼可就黑了脸。“还真是刚看中的那条胭脂鱼啊,老板你这可不地道了吧?怎么着今儿也是我自个掏钱吃饭的,怎么就给别人炖了?是嫌我给的钱少,还是说真看不起人呀?”

    这矮壮青年的话说到最后,语气可就森冷了起来,而揪着那小老板脖领的男青年抡起拳头就准备开揍。

    见这小老板吓得双手捂脸却不敢动弹,站起身来的付正义喝了声‘住手’,然后便冲着那转过脸注意到自己的矮壮青年竖起了大拇指。“威风!霸气!到底是交管部门的领导,这出场的方式我怎么看就怎么象是横行乡里的土匪?”

    揪着小老板脖领的青年瞪起了眼,松开那小老板指着付正义准备开骂!

    可被付正义嘲讽的矮壮青年却不怒反喜,冲着付正义嚷了起来。“哎呦喂!这可是真是大水冲过了龙王庙啦,你怎么在这儿啊?”

    “大军,这里难道是你家的后院啊?你能来我就不能来?”

    尚铁军笑嘻嘻的作揖道。“岂敢、岂敢!能在这里碰见你可是运气好,赶紧的,到我那边坐坐,咱俩可是有段时间没见了!”

    “得了,今儿是我们学校搞的春游,你该忙什么就忙什么,等下次有时间咱们再聚!”

    一听这话,尚铁军脸上的表情可就变得古怪起来。“别介!别介!今儿还真要劳动您大驾给帮个忙,真有人想要见你呢……”

    尚铁军的话音未落,一个娇媚的声音便从门外传来进来。“哎呦,不是有句话叫做‘相请不如偶遇’嘛,付大老板真的是一点面子都不给?那可就太令人伤心啦……”

    一听到这声音,尚铁军便打了个哆嗦,脸色变得越加难看了。

    原本堵在包厢门口的那男青年也赶紧让到了一边,投向尚铁军的眼神里竟饱含着同情!

    一个穿着淡青毛衫、裹着鹅黄色披肩的女人出现在包厢门口,她没走进来而是倚在门框上,瞄了一眼包厢里的情况,便冲付正义道。“我是胡艳,咱俩虽说是未曾直接照过面,可就是你让我一个人孤零零的被丢在了美国,今儿赶巧了堵着你了,你说这事儿该怎么办呢?”

    这女人长得漂亮,有着一双媚人的桃花眼,但眼神却清澈且有着聪慧,一眼看上去就属于那种特别干练的女人,付正义愣了下才想起这女人是谁了。

    被尚铁军打发到美国读MBA的那女人!

    “呦,看来付大老板还真的记起来了,小女子可是深感荣幸,不知道能否赏个脸,让我这孤苦伶仃的弱女子敬你杯酒?”

    说着胡艳便走进了包厢,卷起袖子露出白生生的藕臂,随手取了两个大勃艮第红酒杯,将放在桌上基本上没动的那白酒倒了进去。

    将近一整瓶的白酒,也只是让两个酒杯倒了个八分满。

    胡艳左手优雅的笼着那披肩,右手拨动着餐桌上的转盘,令其中一个酒杯转到了付正义的面前。

    拿起那酒杯,盯着杯中晃动着的酒液,胡艳说。“付大老板,我这么一弱女子被丢在美国可是整整二十多个月啊,人生地不熟、语言不通也就罢了,可连生活费都在过去的第二个月就被人给断了,要不是运气好还能活着回国,想必现在早不知道泡在那条臭水沟里生了虫子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