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俗人重生记TXT下载->俗人重生记
上一页 | 返回列表 | 下一页 | (全文阅读) | 返回书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436章 中医世家


    名义上是法语系全体参加的春游,但实际上也只是除了大四之外的三个年级。

    大四准备考研的学生们只恨时间少,哪里会有闲情逸致去跟低年级的厮混?

    剩下的那一大部分,则因为从这一届开始不再包分配了,所以一个个都在忙活着找工作,又怎么会愿意浪费周末人才交流会的机会,来参加什么春游踏青?

    所以席萌萌定的大巴车临时又退掉了两辆,这才拉着一帮学生们前往崇明。

    因为法语系的女生多、男生少,所以也不知道是学生会谁出的馊主意,男生除了在班级里担任职务的之外,全都被集中在了前三辆大巴上,这也让本就不多的男性班委们,沦为了万花丛中的那一点‘绿’。

    付正义平日里是上完课就走,因此上车一眼望过去,全是眼熟但叫不出名字正在瞅着他乐的女生们,于是他的脸也有些红,正寻摸着该往哪里坐的时候,坐在车厢中部通道两侧的夏琦和胡亚彤,竟是同时站起来冲着他招手。

    “呦!大部长竟然还会脸红的呀,真难得!”

    不知道谁调侃了一句,于是嘻嘻哈哈的笑声便充满了整个车厢。

    一想到四年后发生在胡亚彤身上的那场悲剧,付正义便沿着通道走了过去,虽说夏琦跟胡亚彤都挪出了空位,但付正义谢过了夏琦之后就一屁股坐在胡亚彤的身边。

    惯来性子清冷的夏琦撇了撇嘴。“到底是青梅竹马,难怪一点面子都不给!”

    胡亚彤被这句话闹了个大红脸,正准备跟夏琦掰扯,可付正义坐下来就发现她脸色有些不对,一把就捏住了她的手腕。“别说话,我给你把个脉!”

    脸越加红了,想要挣脱但见付正义一本正经在计时,胡亚彤的好奇心一起也就不再吭声,只是得意的撇了夏琦一眼,就将脸转向了窗外。

    付正义曾经学过把脉,但就跟他所会的看手相、面相一样,最初的原因都只是为了忽悠酒吧、夜店的女孩子,所以连他自己都是不相信的。

    只是健康人的脉搏跟心脏病人的脉搏,自然是存在着很大差异,因此等时间一到付正义可就大惊失色道。“胡亚彤!回去之后赶紧去医院检查,你心脏百分百的有问题!”

    胡亚彤转过脸来,很是郁闷。“付正义!你可别危言耸听,我心脏可好着呢!”

    “不可能!你心脏肯定有大问题!”

    隔着个通道,但可以清楚看到付正义在干什么的夏琦惊讶了。“付正义,你真的会把脉啊?”

    “当然啊!我们家可是中医世家,虽说悬丝诊脉的祖传绝技真的没学会,可普通的把脉也绝对能说出个所以然来!”

    说到这里转回脸来,付正义冲着胡亚彤严肃道。“我说的可是真的!你要是去医院检查不出毛病来,认打认罚,我绝无二话!”

    自小就有先天性心脏病,胡亚彤哪里会不知道自己身体的情况,可她怎么都不记得将这事儿告诉过付正义,见他说的如此之严肃,一时间不禁也有些心惊肉跳。“付正义,你可别咒我!我会当真的!”

    “得!等春游结束咱们一起去医院,要是我错了你说怎么罚就怎么罚!”

    见胡亚彤被吓的白了脸,夏琦瞪圆了双眼。“不是吧?还真能把下脉就知道她心脏不好?”

    胡亚彤心虚归心虚,可还是撇了撇嘴故作不屑。“别听他瞎说,他家里连个医生都没有的,怎么可能是什么中医世家……”

    教室里跟夏琦就隔了一排,她跟游咏之间的那点纠葛付正义是几乎只要来上课都能看到,因此为了胡亚彤能够相信,付正义便嘟囔了句‘死鸭子嘴硬’,一伸手就将夏琦的手拽了过来,掐着脉搏开始了计时。

    夏琦的手腕刚被捏住可就是一惊,本能的想要抽回来,可见付正义低着头开始了计时,脸颊上可就升起了一团晕红。

    装模作样了三分钟,付正义松了手便就示意夏琦凑近些过来。

    隔着个通道,没觉得他真像是个会把脉的人,夏琦老大的不情愿。“大声说!我得了什么病!”

    大巴车已经开了,不少女生都凑了过来,付正义一本正经的说。“夏琦,我说出来要是不准你可以砸我招牌,可说出来要是准的话你可不能急!”

    “切!我急什么!我怕你根本就不会把脉,糊弄人呢!”

    “那我就真说了?”

    “说吧!都听着呢!”

    “成!那我可告诉你说,这月\经\不调可是种病,不是说你平时多喝点温开水、少吃几根冰棍就能解决的,去医院开点中成药养一养,不然可就只能等生了孩子看运气了……”

    夏琦的脸,刷的一下红了个通透!

    聚在周围的女生们愣住了,见夏琦是如此之表情,一个个可就哈哈大笑了起来。

    又羞又恼,夏琦急眼了。“付正义!你流氓!”

    付正义伸手将想要打人的夏琦手腕给攥住,正色道。“医者父母心!这种问题车厢里数一数最起码三四成的女生都有,我原准备跟你悄悄说的,是你自己非要逼着我公开的啊!”

    旁边的女生们嬉笑着将夏琦按回了座位,一个个好奇的都伸手过来让付正义给把脉。

    都是些刚二十出头的女生,面色红润的付正义就说没问题、脸色略有些苍白的就说要需要调养,胖的就说少吃肉、多锻炼,瘦的就说要多吃点、别总想着减肥。

    大巴车都还没到地方呢,车上的女生们可就被付正义的这一手给惊着了,尤其是当一个性子泼辣且明显容光焕发的女生被付正义要求‘注意点、别搞出人命’时,整个车厢里可就笑疯了!

    那女生骂了句‘流氓’就羞的捂着脸跑了,胡亚彤满脸惊奇的凑到付正义耳边问道。“付正义,这种事情你都看得出来?”

    “当然是……看不出来的!游咏不是习惯晨跑嘛,他回来时告诉我说看到她从校外进来的,穿的好像还是昨儿上课的那身衣服……”

    愣了片刻,胡亚彤哭笑不得的低声道。“你简直太坏了!怎么能这么说呀!羞都要羞死了……”

    “千万可别说出去!不然以后我可就要成全班女生的敌人了,要引起公愤的!”

    白了他一眼,胡亚彤嗔道。“知道你还胡说八道……”

    “跟她是胡说八道的,可你的心脏问题可绝对不是胡说八道,明儿是你自己去医院检查,还是我带你去?”

    “不去!你就是瞎蒙的,我根本就没问题!”

    “别介啊,心脏的问题可都不是小问题,开不得玩笑的!”

    见付正义十分认真,胡亚彤抿着嘴思索片刻,这才叹了口气道。“我不用去医院检查都知道是个什么情况……我本身就有先天性心脏病,只不过医生说最好是等大学毕业了再去做手术,平日里就算是病发我顶多只需要吃点药就成了,没你说的这么严重……”

    原来如此!

    付正义恍然大悟!

    前世胡亚彤想必就是因为病发时身边没有急救的药,而且她是一个人在单位加班的,所以连得救的机会都没有,结果便在临近春节的那个夜晚倒在了电脑桌上!

    见付正义脸色骤变,以为他是在担心自己,胡亚彤的心中一暖,伸手在他的眼前晃了晃笑着说。“哎?吓坏了呀?我真没事的,这毛病又不是一天两天的了,难道我还不清楚自己身体的状况吗?”

    “那你这毛病叫什么?如果进行治疗的话需要怎么办?”

    “好像是叫动脉导管未闭,需要做手术进行封闭,目前国内的治疗条件有限,我爸想让我去国外动手术,只不过钱是一方面的问题,安全性也是需要考虑的,我家这两年情况还不错,但我哥才结完婚这马上就要有孩子了,所以我爸说等我毕业再说……”

    掏出纸笔将那病的名称写了下来,见胡亚彤说的很是轻松,付正义不由得摇头道。“你家里也是的,这种病要是一个不注意可是会出人命的,怎么可以一直拖到现在啊!”

    “没事的啦,好多年我都没发过病了,春节前要不是我爸揪着我去医院检查,我都以为自己已经好了呢……”

    胡亚彤刚说到了这里,见付正义将手伸到了自己的面前,不由得愣住了。

    抖了抖手,付正义说。“药!你随身携带的药!拿出来给我检查!”

    虽说对方的口气很是不耐烦、甚至是有些臭,可胡亚彤却觉得相当暖心,抿嘴笑着将一个小瓶子从衣服里取出来,小心翼翼的放在了付正义的手心。“看吧,我都是随身携带的,忘了带钱都不会忘了带这个的……”

    付正义心说前世的两年后,你可不就是忘了带?

    将那小瓶子举到眼前一看,很快付正义就黑了脸。“胡亚彤!你简直是糊涂透顶!这药过期了!”

    胡亚彤瞬间就懵了。“不可能吧?这种药也会过期?”(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