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俗人重生记TXT下载->俗人重生记
上一页 | 返回列表 | 下一页 | (全文阅读) | 返回书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059章 妙人一个


    虽说张文武很不想从被窝里爬起来,可付正义既然说有正事要谈,而且还说他初六就要前往魔都,雨瑶公司至今可是只见着钱出去、不见钱着进来的,所以张文武再不情愿给也只好穿起衣服,直奔CC舞厅。

    负责送那三个领舞女孩去三楼包厢的领班,在向刘明达汇报了情况之后,可就被打发到了CC舞厅的大门外恭候张文武的大驾,虽说她找保安讨要了件军大衣裹上了,还躲在了避风口,可等张文武出现时任然是被冻得脸发青、抖得跟筛糠一般,而军大衣裹不到的那双小腿,更是已经冻得发紫了。

    可这领班女孩的心里却想着,老板刘明达可真厉害,竟然能猜到城南武哥真的会很快赶过来,只不过这人长得可真凶,那三角眼初看像是眯缝着没睡醒似得,可一旦棱起来可真能吓死个人的。

    凌晨三点才离开这里,见扒了军大衣就冲过来的领班女孩那激动样儿,张文武一时间可有些恍惚了,他真不记得昨天自己跟这穿领班制服的女孩有过什么交集,难道说自己是酒喝太多给忘了?

    不能啊……

    被引领着的张文武直接上了三楼。

    而在那包厢里,加上远东女孩叶莲娜在内的三个领舞女孩,之前凭借娴熟的技巧用骰子将曹运江和李穆洋给灌翻了,可等付正义回来之后,局面却是立刻就被逆转了。

    夜店里玩的骰子而已啊,泡夜店、混夜场好几年的付正义怎么会不熟悉、不精通?

    95年的邗州城这玩意虽说是才出现,可付正义的经验那可是以年为时间单位计算的。

    再加上他心中本来就有着猜忌,所以见那两个机灵的领舞女孩过于殷勤,更是心中敲起了小鼓,于是玩的时候哪里还会有任何的保留,更不会有丁点的怜香惜玉,半个小时下来虽说两个领舞女孩的酒量非常惊人,但还是被付正义给灌的倒在了沙发上,四仰八叉的丧失了战斗力。

    那来自于远东的女孩叶莲娜,虽说是听不懂国语,可人家是从万公里之遥的地方过来求学的,因此见机不对可就躲到了一旁观战,等付正义灌趴下另外两个,肌肤本就白里透红的叶莲娜那脸上可就彻底没了血色,见转过脸来的付正义一手骰子一手骰盅冲着她在笑,于是那脑袋跟手摇的很是一个坚决。

    来到三楼包厢的张文武进来的第一眼,看到的可就是极其香艳的一幕。

    最先被灌翻的曹运江跟李穆洋,被丢在了包厢最里面的沙发上,抱在了一起正呼呼大睡。

    两个身穿露脐装、领舞服的娇小女孩,四仰八叉的蜷缩着身子就躺在付正义的身边沙发上,而坐在个矮凳上的远东女孩叶莲娜则是面色煞白、眼带求恳、双手直摇面对着一手骰子、一手骰盅的付正义在求饶!

    于是站在门口的张文武,可就笑了。“呦呵,这都是被你给干翻的?”

    远东女孩叶莲娜是无法沟通的,只不过她那求饶、畏惧的表情还是蛮能让男人获得征服感的,但张文武的这话一说味道可就变了,于是转过脸来的付正义可就郁闷了。“扯什么呢,要不是我久经沙场早就给这帮小妮子们给灌翻了,没见我那两同学的惨状啊……”

    昨天晚上这包厢里就挤进来不少的领舞女孩,见付正义黑了脸却没有丁点的尴尬,张文武可就非常的稀罕了!

    自己混社会这么些年才算是修炼有成,可昨天凌晨被一群领舞女孩包围的时候那也是脸上发烧、手足无措的,付正义这才上了高三的一大男孩,怎么就能如此淡定的应付着三个曲意奉承、身材火爆、笑靥如花的女孩,而且还能够辣手摧花的当场就灌翻了两个?

    在这小子身上已经见识过不少神奇的张文武百思不得其解,但想到自己宿醉未消,想不明白也很正常,于是哈哈大笑着走进了包厢,一屁股坐了下来。

    引领着张文武上来的领班女孩,这时候才看清楚里面的情况,一看桌上摆着无数个空扎啤杯,而两个又机灵又能喝的领舞女孩也都躺在了沙发上,这一惊可非同小可,本能的想要喊,可职业素养还是让她赶紧捂住了自己的嘴,陪着笑赶紧过去查看,这才发现两女孩身上的衣衫还算是完整,拍着胸脯松了口气赶紧冲着棱起眼来的张文武道歉。

    张文武既然来了,付正义的心也就定了,冲着同样松了口气的叶莲娜竖起了大拇指开口道。“拉德吧兹那国米嚓斯瓦米!”

    一听这话的远东女孩叶莲娜双眼可就亮了起来,叽里呱啦的冲着付正义便是一通嚷,神情间的激动和兴奋,让坐在一旁的张文武惊的是目瞪口呆,等包厢里三个女孩都被带出去之后,这才搂着他问,刚才你小子说了什么,搞的那小毛子看你的眼神就跟见了情郎一样?

    “胡扯什么呢,我就是用俄语跟她打了个招呼,说很高兴认识她而已……”

    “你就扯吧,学校里现在还教俄语不成?”

    虽说灌翻了两个领舞女孩,可付正义也喝了不少,因此向后倒在沙发上便调侃道。“嘿嘿,教你一个乖,多学几种外语,以后去了酒吧绝对是泡妞的利器……”

    “外语?还几种?你还不如杀了我算了!”

    悻悻的端起一杯扎啤漱了漱口的张文武,根本不信付正义的这套说辞,心想就凭你还有资格说什么泡妞,毛都不知道长没长齐的就跟敢来教我,等有机会一定要杀杀你小子的气焰,别以为在这上面就能压倒我城南武哥!

    包厢门被推开了一条缝,面带谄笑的CC舞厅老板刘明达,身后跟着的领班女孩手里捧着个托盘,托盘上放着之前付正义甩出来的那两千块。

    “哎呦呦,武哥大驾光临蓬荜生辉啊,小弟我未曾远迎恕罪恕罪啊……”

    进了包厢就一叠声的道歉,完了就转头训那领班女孩,说武哥的包厢里再敢跟人收钱老子立马开了你,还不赶紧过去给人道歉赔礼?

    还没搞明白什么事的张文武,见那领班女孩站到付正义面前便鞠躬道歉,双手端着那托盘便送到了付正义的面前,瞅付正义脸上的表情有些玩味,久经江湖的张文武哪里会不明白发生了什么,虽说心里有些气刘明达这是在挤兑他呢,可有火也不好发,于是故作大方的手一挥,说刘明达你这可是看不起我武哥啊,我这小弟兄的钱都甩出来了,哪里还会有收回去的道理?

    就坡下驴的刘明达就势甩了自己两嘴巴,这才冲着那领班女孩吆喝着说,还是武哥有气势,这才是大哥的风范,以后记得武哥这包厢一定要招呼好,赶紧去办公室将我那瓶正宗的法国红酒拿过来开喽!

    捧也捧了,该骂的也骂了,连自己都抽了两嘴巴的刘明达可算是将姿态给做足了,就算有火也发不得的张文武等那红酒送来一尝,嘴一咧可就骂上了,说这什么狗屁玩意儿啊,甜不甜酸不酸的,你刘明达好歹也是CC舞厅的大老板,就拿这破玩意糊弄你武哥?

    “武哥哎,您可是我亲大哥哎!我哪里敢拿您开心啊,这酒可真是82年的拉菲啊,您这么喝是牛嚼牡丹不识货啊……”见张文武一口就喝光了,真心疼的刘明达直嚷嚷。

    前世也没喝过这种酒的付正义,一见那瓶标眼睛就亮了,小心的端着酒杯轻晃着,转过脸就对刘明达摇头道。“刘总啊,您这也是大哥别说二哥的,您这也是在糟践呢,都不醒酒就这么直接开喝,您是跟哪个外行学的啊?”

    “咦?这位小兄弟还懂得怎么喝红酒?”

    酒喝多了的人话也多,觉得刘明达很是糟践了这酒的付正义是一脸的鄙夷。“懂不懂的不好说,反正您这样喝酒还是关起门来别给人瞧见,否则被人笑话了可甭说我没提醒过……”

    被鄙夷了也不恼的刘明达嘿嘿笑着,凑到张文武跟前便问。“武哥哎,您这朋友是混哪行的?出手大方、骰子玩的也是溜得很,竟然还懂怎么喝红酒,这可不就是个天才?”

    “混混混!你小子就知道个混!你武哥现在可是做正行、开正经公司的生意人了,别在我面前提什么混不混的,人家可是有大本事的,教你两手包你发大财!”

    心里不以为然,但神情间却不显的刘明达立刻就转向了付正义,尝了一口杯中拉菲的付正义也有些喝高了,没尝出什么味来脸上也有些挂不住,咂巴了下嘴便问,笼中舞蹈你明白是什么?钢管舞你晓得不?门票抽奖算小门道,可店里要是能搞点季节性的迪斯高比赛,保证这里可以变成全邗州城经久不衰的舞厅!

    真心没觉得付正义有何本事,刘明达也不过就像是‘顺杆上’的想奉承下张文武的朋友而已,可是听付正义这么一说,那笼中舞蹈他还真不知道,而另外几个仔细一琢磨倒是真还有操作性,心中骇然的刘明达彻底收捻起了轻视的心态,赶紧放低了姿态向付正义诚心请教……作者君的话:紧赶慢赶终于搞定了~呼呼~求三江票啊~新书期一个月,发布了20万字,应该不算少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