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五行天TXT下载->五行天
上一页 | 返回列表 | 下一页 | (全文阅读) | 返回书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正文 第六百五十二章 新的消息


    一  群山茂林深处,两个人在树梢下快速掠进,就像两只大鸟。他们神情透着焦急,动作却极为小心,行进间也是悄无声息。

    王二蛋背着昏迷不醒的万神畏,另一位同伴邓荣背着叶白衣。两人脸庞、脖子都有一道道白痕,那是汗水蒸发后残留的一层细密的盐晶。两人的嘴唇干涸欲裂,喉咙亦是烟熏火燎,体力透支殆尽,但还是一声不吭咬牙全力前行。

    这是他们唯一的念头。

    每一分一秒都是如此珍贵,浸透了同伴的鲜血。

    其他的同伴,为了能够帮助他们逃脱,全都自发充当诱饵,只剩下王二蛋和邓荣。面对天叶部那些可怕的杀戮机器,他们活下来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没什么热泪盈眶,战斗打到这份上,大家对生死早就置之度外。

    死的人已然安眠,活的人铭记仇恨。

    忽然,背上响起一声微弱的呻吟,王二蛋身体一个激灵,因为体力透支而木然的眼睛陡然亮起一抹神采。

    “大人!”

    他连忙顿住身形,但是身体不听使唤,落地时一个踉跄,险些跌倒。好在他眼疾手快,左手撑住地面,稳住身形。

    邓荣的反应慢了半拍,飞出数丈之外才回过神来,还险些撞上一棵大树。好在危急关头,他用手中的叶白衣挡在面前。砰,叶白衣就像一个金刚不坏的肉垫,拍打在树干上,木屑横飞。邓荣借助缓冲,才稳住身形,连忙拎着叶白衣跑过来,满脸惊喜急声问:“大人醒了吗?”

    王二蛋小心翼翼地把万神畏平放在草地上。

    万神畏脸色苍白如纸,没有半分血色,眼皮颤动一下,缓缓睁开。

    不知道为何,王二蛋哇地一声哭出来:“大人,你醒了,你终于醒了!”

    邓荣的眼眶泛红。

    万神畏看清楚眼前的脸庞,空洞的眼睛里亮起一抹光芒,他扯动嘴唇想笑。就是这个微小的动作,扯动胸腔内的伤口。一阵剧痛袭来,万神畏只觉得自己眼前一黑,险些昏迷过去。

    好一会他才缓过来,他知道留给自己的时间不多了。

    “我死了之后……”

    王二蛋嘴皮控制不住的哆嗦,他死死咬住牙齿没有发出声音,他知道大人一定有很重要的事情叮嘱,眼泪却像溃堤的洪水怎么都止不住。

    邓荣跪在地上,泣不成声。

    寥寥几个字,似乎让万神畏精疲力竭,他顿住好一会,才恢复一丝力气开口:“把叶白衣送到艾辉那里。”

    王二蛋拼命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任凭泪水在脸上横流。他不敢开口,他怕自己一开口,便会控制不住嚎啕大哭。

    尽管此时浑身伤势严重,但是万神畏神志异常清明。自从看到天叶部,明白大师之光计划成功,他就明白局势已经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从这一刻起,天外天将真正掌握在叶夫人之手。

    侧卧之榻岂容他人酣睡,松间派的命运在这一刻就已经注定,要么投靠叶夫人,要么消耗在对血修的战斗之中,要么成为叛军被讨伐。

    万神畏其实一点都不介意叶夫人能够一统的天外天。他同样深信,一个统一的天外天才有可能对抗神之血。

    但是……

    他眼前浮现天叶部元修没有感情淡漠的瞳孔,如出一辙的气质,一模一样的元力。抛开外表躯体,他们就像经过复制的沙偶。

    莫名的恐惧升上心头,他想起一些不好的东西。

    真的有点像啊……

    神畏是中央三部之首,五行天最核心的战部,万神畏担任部首数十年,接触过无数罕为人知的秘辛。越来越多的恐惧像潮水般从四面八方围过来,无处可逃。从来不知道害怕为何物的万神畏第一次感到害怕了,比磐石还稳定的手掌不受控制地颤抖。

    无论如何,也不能让天外天落入叶氏之手!

    万神畏的目光暴涨,苍白的脸颊升起一丝红润,他猛地探身坐起,抓住王二蛋的衣衫,瞪大眼睛:“记得我带你去过的那个地方吗?去!带艾辉他们去!”

    王二蛋满脸都是泪水,大人的话让他有些茫然,带他去过的地方?

    “快去!”

    万神畏再度暴喝,怒目圆睁。话音刚落,脸庞凝固如同雕塑,直挺挺倒下,重重砸在泥土里。王二蛋两人大惊失色,无论他们如何呼喊拍打,没有任何回应。

    万神畏气息断绝,生机灭绝。

    一代英豪,死不瞑目。

    两人痛哭流涕,泪水在他们脸上肆意横流。忽然邓荣抹了一把眼泪,眼睛红肿泛着泪光,神态却恢复平静。他抄起万神畏的遗体,绑在背上,道:“大人说的话,都记住了吗?”

    王二蛋知道邓荣接下来要做什么,他看着邓荣。邓荣脸上还残留泪谁和烂泥,眼睛红肿已经看不到泪光,只有赴死的决心。

    王二蛋眼泪忍不住又流下来。

    在神畏他是最小的一个,平日里所有人对他都十分照顾。在他心目中,部首大人就像他的父亲一样,其他的战友就像他的兄长。

    怎么……怎么只剩下他一个人……

    邓荣看着王二蛋哭得稀里哗啦青涩稚嫩的脸,孤立无援,心中叹息,还是个孩子啊。

    他硬起心肠:“别让我们白死啊,蛋蛋。”

    说完他就背着万神畏的遗体,腾空而起,朝另一个方向飞去。不管是佘妤,还是天叶部,自己连一招都挡不住吧。他希望自己能够拖延对方一小会,嗯,一小会就好。

    在战部的时候,王二蛋最讨厌别人喊他蛋蛋。每当这个时候,他都会恼羞成怒,冲上去和对方打一场。但是这次,为什么一点不生气,为什么眼泪流得更厉害?

    也不管脸上的眼泪,也不知从哪升起一股力气,他抓起地上的叶白衣,拼命朝另外一个方向飞奔。

    大邓说得对,不能让大家白死。

    “是神血,一定是神血!”

    麻士吉的声音因为过于激动而变得有些尖亢,他睁大眼睛,看着幻影,嘴里喃喃自语:“太壮观了,简直太壮观了,看看插在地上那些剑,它们在吸收血修的血肉!这就是证据啊!在极端情况下,少数高阶血修能够吸食低阶血修来补充自己,虽然例子不多,但足以说明问题。”

    叶夫人很平静,没有半点吃惊和意外,而是问:“他从哪来的神血?”

    麻士吉也回过神来,摇头:“这个很难猜,途径可能很多。”

    叶夫人接着问:“他为何没有成为血修吗?”

    麻士吉听到这个问题,两眼顿时放光,显然是被撩到痒处,兴奋道:“虽然很多细节还好不是太清楚,属下大致能推测出来。真是一个聪明绝伦的办法!”

    他没有卖关子,一口气道:“牧首会对血修之血研究的历史很长,有很多成果。血修的力量源泉就是他们的血,越是高阶血修的鲜血,蕴含的力量越是强大。不过血修的血对于元修来说,却是一种毒,越高阶的血修之血,毒性越强。神血蕴含的力量对一般血修来说,都过于强大,足以撑爆其身体,对元修来说,毒性之强超过任何剧毒。艾辉似乎对神血非常了解,知道神血的毒性,他用的方法非常巧妙。神血之中,他无法吸收的力量,被他导入到剑中。普通的剑无法容纳如此强大的力量,他就用数量来弥补,所以我们看到数不清的光剑。更可怕的是,这些光剑如今吸收了血修的血肉,它们已经不是普通的兵器了。”

    叶夫人脸色不是太好:“什么意思?”

    麻士吉解释道:“古代对此有不同的称呼,有的叫灵性,也有的叫魔性。天啊,简直是个奇迹!打造一把蕴含灵性的天兵多么艰难,他拥有的数量竟然如此之多!”

    叶夫人问:“你刚才说艾辉对神血很了解?”

    “不了解的话,绝对想不出如此天才的办法。”

    叶夫人眼中闪过一丝疑惑,她闭上眼睛,像是在思索什么。

    良久,她才睁开眼睛,问:“倘若小宝和艾辉交手,谁胜?”

    麻士吉犹豫了一下:“很难说,也许要他们交手之后才知道。我有一点不是太明白,剑的数量这么多,艾辉怎么驾驭呢?”

    叶夫人冷笑:“修真时代以前曾经有一个剑修流派,他们以精气神而化胎御剑,谓之剑胎。艾辉想必就曾经修炼剑胎,没想到这世上竟然还有人修炼剑胎。”

    麻士吉恍然大悟,他对叶夫人的判断深信不疑。叶夫人祖上就曾是最后一位剑修,藏有的剑术典籍极多,家学渊源。

    他沉吟:“如果这样的话,小宝的胜算不大。整个天叶部,应该能与之抗衡。”

    叶夫人的脸色不是太好看,她已经尝过无上权力的美味,突然出现一个可能威胁她的人,她感到非常不安。

    她问:“多不如强,可有办法?”

    麻士吉犹豫了一下:“也许可以让小宝重入大师之光二期。”

    “小宝可有危险?”

    “危险倒是没有,只是成品率会降低。”

    “那就这样办。”

    “是。”

    次日,一则新出的消息轰动天外天。

    “前线各部上下同心,奋勇杀敌,取得空前大捷,我辈楷模。长老会经过讨论,特颁布以下决议。将士无论级别,擢升一级,奖赏如下……剑修艾辉,诛杀赫连天晓,战功卓绝,傲视群雄,特此晋升长老会长老之职,统率前线各部,并入大长老候选之列。长老会将择期讨论推选新任大长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