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军嫂重生记TXT下载->军嫂重生记
上一页 | 返回列表 | 下一页 | (全文阅读) | 返回书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一千二百零五章 (两章合一章啦)


    【92zw】    刚开始写,俩小时后更换过来,请见谅。

    ……

    “说真格的。”陈铭见多多和宁宁这会儿还睡得香甜,而韩苗带着湛湛韩品,一时半会儿也回不来,便索性把话说开了,“首先,我得跟你这声明啊,我对你侄女儿,真没有半点儿非分之想!甚至于,我为了维护咱俩的友谊,把她也当自己的侄女儿看呢!”

    你这是占便宜吧!←韩子禾翻他一眼。

    陈铭接收到这信号儿,当即嘿笑一声,摸摸鼻子:“当然了,也就是心里这么想,我要真叫韩苗‘大侄女儿’,估计我大哥也不可能同意。”

    “知道就好!”韩子禾有理由相信,在不很正式的时候,陈锐对陈铭这个唯一的弟弟,也不是那么一板一眼的正经。

    陈铭挠挠头:“反正,我说的就是这么一个意思,你领会精神就好。”

    韩子禾点头,让他说下去。

    陈铭舔舔嘴唇:“刚才都说过啦,就算只冲韩苗是我大哥的心上人,我就不能做出让我大哥伤心之事!更何况,我对她也没有别的感觉,就当是亲人对待呢!说真的,就算交朋友,我还要挑彼此有共鸣的人呢!可韩苗……若不是我大哥喜欢,我根本不会靠近于她……真要解释,应该可以说是对她无感,或者说是没有缘分?”

    没有缘分就没有缘分吧!看她做什么啊!

    韩子禾蹙眉:“你这人行事风格呢,我也还算了解……呐,你这人向来很通透,你认为……”

    说到这里,韩子禾觉得这么说,可能有点儿不太合适。

    她自己正犹豫应不应该问陈铭呢,陈铭这边儿已经受不住她沉默了:“我说阿禾,你向来爽快,怎么这回欲言又止的?”

    韩子禾皱着眉毛冲他摇头:“你让我想一想,我不知道这话和你说,合不合适?”

    “合不合适?”陈铭瞪圆眼睛,“我说阿禾!你话都说一半儿啦!现在才觉得可能不合适?那你想想,我让你这话给我弄的心里上不来下不去的,又合适不?”

    韩子禾抿着嘴,没理他。

    陈铭见状,也不气馁,反倒嬉笑着,追问她:“你就说吧!要真是不合适,我就当自己没有听到好了。”

    韩子禾:“……”

    这种好奇心,也真是突破脸皮啦!

    陈铭也不管韩子禾怎么在心里腹诽他,反正他也只当自己没有看出她心里想些什么,只管自己说话:“呐!你若是不说,那么,我可自己猜了?”

    “那你就自己猜吧!”韩子禾闻言,眼眸一亮!心道,这主意真不错,他陈铭自己猜出来的,和她就没什么关系了!她自己的心里也好受许多。

    “猜就猜!”一开始陈铭也没想到韩子禾会这样说,但他也不是什么喜欢纠结的人,既然韩子禾让他猜,反正他也没什么事儿,猜就是了。

    “让我想想看啊!”陈铭仰着头,手指不断在下巴上来回摩挲,能看出来,他这当真是用心分析呢!

    “按照阿禾你的秉性,能让你欲言又止的,肯定是让我或者另外一个人感到尴尬的!”陈铭挑起眉毛,说道,“先不提我,说说另外一个人的身份……这个人肯定是咱俩都认识的!”

    说到这里,陈铭忽然大笑起来。

    他这么一笑,可把韩子禾给弄懵了,根本不知道他这是演得那一出。

    莫名其妙的她,只能用莫名其妙的目光瞅着陈铭,看他能够笑道何种时候!

    陈铭倒是知道“适可而止”这几个字怎么写,所以在能保持自控时,便见好就收,正经的说起话来:“阿禾,咱俩就不玩儿猜猜猜的游戏了,那样太滑稽啦!”

    他这么说,果然收回了他刚刚装出来的“侦探”气质,正常的说话道:“联系刚刚咱俩说话话题主角,略动脑筋就能相通,那人不是旁人,就是‘韩苗’!”

    他说出“韩苗”的名字,嘿笑道:“阿禾,我这干脆就都说出来吧!我说你听,出这间屋子,咱俩都忘了!”

    他双手往外翻:“我这就直说了,你想问我的,应该是……”

    韩子禾看陈铭也停顿下来,跟那儿抓耳挠腮的,心道:瞧!话说起来容易,可真做出来可就难了!

    陈铭在那里卡壳大约十来分钟,这才想起自己好像曾经无师自通了“厚脸皮”技能,登时,心里压力顿减。

    他心理压力一减,声音也能发出来啦,话也能说连贯了,不再那么支支吾吾的,窘迫的都不像他啦!

    韩子禾瞧着陈铭这厮又突破脸皮厚度,再次放飞自我,不禁心里油然冒出敬佩之感——这种可以调动厚脸皮的功力,也是本事哦!

    “其实,你刚刚是想问我,按照我之阅人无数的眼力和经验看,韩苗是不是对我有非分之想?”陈铭厚着脸皮,一鼓作气将话问出来了。

    他这是问出来了,可韩子禾却不喜欢听了:“你这人说话……有时候可真不受听啊!什么叫‘非分之想’?!你这词儿用的也忒没水平啦!”

    陈铭:“……”

    不就是嫌他说话直,没给韩苗留面子么!

    “好好好!我不会用词儿,行吧?换一个词儿,不就行啦!”陈铭妥协道。

    反正,他对这种女性朋友特别注重的细节问题,也不感兴趣,韩子禾怎么说,他就怎么做,良好的谈话情绪,有助于维护彼此间的谈话氛围。

    “给你换成‘不同一般的莫名情愫’……这总成了吧!”陈铭绞尽脑汁,也想不出太好词汇来替换“非分之想”。

    “凑合吧!用你的话说呢,‘意会’好了!”虽然还不是很满意,但韩子禾也不是那种不识好歹的人,友谊的正向发展,很多时候也是在于双方都懂的妥协,不然,即使是好盆友,只有一方不停妥协,那么友谊迟早会出问题——一方,会在不知不觉中不停的得寸进尺;而另一方,也会因为不停妥协退让而变得疲惫,或者不忿不甘。

    果然,韩子禾的做法,让陈铭很开心。

    他冲韩子禾“无耻”的抛了个眉眼儿,在韩子禾怒视向他之前,又很怂的举起双手:“呐!我作为你的好盆友,有必要用我的良心做保证,向你保证,你侄女儿不会对我动情的!哪怕她现在对我还有一种‘感兴趣’、‘好奇’、‘想探索’的情绪存在。

    当时,请你相信我,用不了多久,就算她自己想不清楚,我大哥的魅力也会让她再次沉醉在他们俩人共建的爱河里的!”

    韩子禾听他将话说的信誓旦旦,不自觉的就相信他了。

    陈铭见好友韩子禾没有反驳他,当时心里就松口气。

    他可真怕韩子禾把他划到黑名单里!

    “你确定她对你……”韩子禾沉默片刻,又重复确认,“陈铭,你也别怪我多想啊!毕竟,韩苗的反应呢……你也从监听器里面听到了……我也是越想越放心不下。

    说句不好听的,她现在,就算反悔和你大哥的婚约,我也不是不能接受,甚至于,她若是想清楚了,我也能说服她父母。

    但是,就怕她糊里糊涂的做出……她自己都不清楚是对还是错的决定。

    我想,以你大哥个性,恐怕被韩苗伤过之后,就算再爱她,他也不会回头接纳她了。”

    “佩服!”陈铭听到韩子禾这话,顿时冲她挑起大拇哥来,“我真没想到,你能把我大哥看得这么透!”

    韩子禾抿抿嘴,好笑道:“这有什么好夸奖啊!很正常的推理和心理模拟啊!多简单!”

    闻言,陈铭却嘿笑声,道:“是很正常,也很简单,但问题是,和我大哥恋爱、又即将嫁给我大哥的韩苗,她可没有看出来呢!”

    韩子禾一听,笑问他:“哟?怎么着?听你这意思,是对苗苗有意见啦?”

    陈铭撇着嘴,耸耸肩:“有意见倒是不至于……但是,心里不太得劲儿!”

    “心里存疙瘩啦?”韩子禾揉揉头,又问。

    陈铭仍旧摇头:“你看我像是那种小里小气的人么?”

    韩子禾立刻摇头,道:“我只是不希望……不想你对她有意见而已,你知道的,韩苗到底还是小啊!你大哥又是她初恋;她这种恋爱中的女孩子,有时候会产生情绪波动,也很正常。”

    “你放心好啦!我都懂!”陈铭伸展双臂,拉伸出个懒腰,又快速的打个哈欠,这才哼笑道,“小女孩子们的心事,或者说潜意识的小把戏,我还是懂的。”

    韩子禾瞧不上陈铭摆出来的那副“见多识广”的样子,瞥他一眼。

    当然,作为初恋就是楚铮的韩子禾,感情经历也不丰富,所以面对韩苗表现出来的心事,她又不得不参考陈铭的经验:“那你分析分析?”

    “这还用分析?”陈铭一甩头,得瑟道,“我就直接告诉你结论吧!你侄女儿啊,就是小女生心态,将这段时间以来,我们俩的经历‘完善’啦!

    在她脑海里,‘我’的形象,可能会被她心里的假设的英雄所代替,这样,可能更满足她对那英雄的崇拜!”

    “你是说……你其实就是个‘介质’,或者说是……模版?”韩子禾理解了陈铭的话,只是,她这种解释,让陈铭听得很别扭,“也就是说,让她产生情愫让她心里摇摆不定的对象,其实不是你,而是她心里假象虚拟出来的人?”

    这话,陈铭听起来能不别扭么?

    只是,他别扭归别扭,但他本人,对好友的“容忍度”,还是很高的!

    “差不多就是这么一个意思!”陈铭点点头,“也许,她不知不觉间,将我大哥的形象套用在我身上了。”

    “你这话就有安抚之嫌了。”韩子禾撇嘴,“她要真这么做,那不是应该对你大哥的情感更深厚了,怎么会出现摇摆不定的情绪呢?”

    陈铭啧了一声:“阿禾啊!你这就教条啦!你以为,以韩苗糊里糊涂这种情商,能够轻易辨别出我大哥现有形象和他在她心里面的形象么?

    也许,韩苗心里面的我大哥,很与众不同;也许形象吻合度不太高……也许,韩苗没认出来!”

    这叫什么解释?←韩子禾晃晃头,有点儿无语。

    虽然韩子禾也知道陈铭说的可能性很大,但是,这话琢磨起来,怎么琢磨怎么感到有点儿“扯”!

    “阿禾!你可别不信啊!”陈铭看出韩子禾表情中的不以为意,赶紧声明,“我这不是为了应付你,随便说说的!”

    韩子禾挥挥手,让陈铭可以住嘴啦!

    “那你有没有什么好办法,让韩苗可以最快认清她自己呢?”韩子禾很通透,知道这种时候,肯定是陈铭能够给她、甚至于大家出主意。

    陈铭笑道:“法子,有很多啊!就看你想用哪种了?”

    “自己选?”韩子禾看向他,好奇道,“举例,说说看!”

    “你想快速让韩苗做出选择,还是不紧不慢任由她自行发挥;又抑或是,你想看见效慢的……还是想看一眼见效快的?”

    “当然是快点儿想清楚好啊!”韩子禾恨不得现在就能让韩苗快刀斩乱麻,好赶紧想想她自己的情感归宿,“最好是力度大一点儿,让苗苗能清楚看到自己的心和她自己的情感世界。”

    陈铭:“那就好办啦!”

    显然,陈铭对此,很有把握:“找机会把我大哥和韩苗搁一块儿,独处一段时间,就都ok啦!”

    “你这算什么好法子!”韩子禾听这话,有种简单粗暴却很好用的感觉,但是,身为韩苗的长辈她却不好这么痛快的赞同。

    不知道陈铭是不是揣测到韩子禾的心理状态,反正他很理直气壮的说:“这法子最好啦!不但能唤醒韩苗对我大哥的从前的感情,说不定她还能趁机看懂她自己内心深处的真情实感呢!说真的,若不是不想让我大哥受情伤,我才不会把这么好的主意说出来呢!”

    韩子禾:“……”

    这主意很好么【就爱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