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逆天之丑颜狂女召唤师TXT下载->逆天之丑颜狂女召唤师
上一页 | 返回列表 | 下一页 | (全文阅读) | 返回书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正文 173.谁的冥王之力?


    魔界的天空一如既往的暗沉,永远都没有天亮的时候。

    在这里,却有一间与魔界格格不入的房间,房间里的布置清新雅致,都是魔君特意为一个人准备的。

    景致一人立在窗边,看着来来往往忙活的人群。她从三天前的早上一直站到现在,丝毫没有动过,奴仆送来的饭菜也没有动过。

    罗兰静静地走了过来,与他并排站立。

    两人一句话也不说,从罗兰回了魔界,这几个月积压的事情他才开始解决,很少有闲下来的时候。

    但每天下午,都会抽出一点点时间,过来陪她站一会儿,然后回去再处理自己的事情。

    “你吃点东西吧。”罗兰蹙眉,看着桌边的饭菜,一日三餐,这三天的食物,她一点都没动过,好好的放在桌上。

    景致依旧没有动静。

    罗兰微怒,“人死了不能复生这个道理你都不懂吗?现在外界都翻天了,天上的人找你,大陆上的人也在找你,你还要躲在这里什么时候?”

    “我的事情不用你管!”景致略带沙哑的开口,这是三天以来,她第一次说话。

    罗兰冷笑,“不管你?从你答应来魔界的那一刻,你的事情我全管了,由不得你!”

    景致低眉,似乎不想再听罗兰絮叨,转身便走。

    罗兰狠狠抓住她的手,“你这是干什么?又想逃?你逃过一时,能逃的过一世吗?你再不去,天上那些伪人终究判定你为叛变,到时候你想洗清都不可能了!”

    “放开。”景致平静地看着她,眸光没有丝毫起伏。

    罗兰狠狠一拽,将她拽近了一步,阴鸷的紫眸透着杀气,“我说过,你踏入我的地方,那就是我的人,谁都不容许忤逆我!哪怕是你!”

    景致一个踉跄,差点没站稳,她平静的眸也是微微有些恼怒,声调也高了一分,“放开!”

    罗兰将她整个人都圈在了怀里,一只手死死地扣住她的下颌,使劲一抬,逼迫她看向自己,他整个人都散发着丝丝邪气,“到手的猎物凭什么要放?我记得好像给你说过这句话!我的猎物!”

    景致被迫抬头,想要挣脱开,但怎奈罗兰扣的太紧,她三天没有吃饭,现在她根本使不上半点力气。

    “现在的你是不是又想杀了我?那你来啊!”景致突然冷静了下来,情绪没有丝毫起伏。

    罗兰皱紧了眉头,妖冶的发不短生长,紧紧地攀附着景致,将两人包裹住。

    “你喜欢他?”他紧紧盯住景致的眼睛,希望能从她的眼神中读出一些情感。

    可是景致平静的不能再平静,“不喜欢。”

    罗兰松了松手,“那你还这么伤心。”

    “我的样子像是伤心吗?”景致冷笑一声,“不过我也不会喜欢你,永远不会。”

    罗兰眉眸一闪,眉心狠狠地跳了起来,刚松开的手再次牵制住景致的下颌,语气间也有了丝丝危险,“你说什么?”

    “难道我还说的不够明白?”景致的下颌已经被罗兰揉的通红,但她丝毫没有慌乱的迹象,“我喜欢谁也可能喜欢你这种人,永远都不会。”

    罗兰看了她半响,突然松手,发丝也归回原位,他转过身去,冷着声,“真没见过你这么不怕死的人。”

    “但是我提醒你一句,人已经死了。你没必要这样,就算我不适合你,但他同样也不适合你。世界上除了感情,还有亲情,友情,你这样做根本没必要,你的家人会伤心,你的朋友会难过。”罗兰说完,甩袖离开了房间。

    景致盯着窗户前迅速走过的罗兰,半响,她坐在了桌上,“来人,给我换饭菜。”

    很快一堆女仆匆匆赶了上来,撤下这几天留在饭桌上的饭菜,随后换上了色香味俱全的好菜好饭,随后安静地退了下去。

    景致盯着这饭桌上的美味佳肴,终于拿起餐具,吃下了到今天为止的第一口饭菜。

    罗兰在大殿内又忙着处理着一些堆积的事务。

    墨元匆匆赶来,单膝跪地,双手抱拳回禀道,“禀告魔尊,她吃了。”

    罗兰正要下笔的手顿了顿,半响,他的唇角微微一勾,挥手下下刚劲有力的大字,“下去吧,我知道了。”

    墨元看着罗兰一时看呆了,他看错了吧?自打他服侍魔君以来,就没有看到他一丝笑容,甚至听老一辈的人说,魔君就是个没有七情六欲的。

    如今他只是听到景致吃饭了,魔君便笑了?

    在墨元还在思索的间隙,罗兰抬起头,见墨元还没有走,他停下笔问道,“还有什么事吗?”

    墨元被罗兰这么一叫,突然惊醒,他立刻低头,“启禀魔君,如果没有事情的话,墨元先退下了。”

    罗兰“嗯”了一声,又低下头继续批阅。

    墨元起身,刚转头走了没几步,突然想起来一些事,他立刻转身,问道,“魔君,有件事,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罗兰顿笔,看着台下的墨元,他道,“什么事?”

    墨元看着罗兰那双紫色的瞳眸,略有些犹豫,但还是说道,“魔君,您已经进入一层魔化了,如果再找不到全系的召唤师吃下他的内丹,否则您的魔化就没有休止,将来怕您……”

    罗兰打断了他,“这件事我自有分寸,用不着你担心,下去吧。”

    墨元张了张嘴,最终没有说出他想要说的话,转身出了大殿。

    良久,罗兰停下了手中的笔。

    入魔,这是他没有想到的。这也是没代魔君上位以来,最担惊受怕的问题。

    罗兰的前一个魔君,就是因为执念,*太深,才会入魔,没能度过魔化的最后一层,最后灰飞烟灭。

    而罗兰的性子冷淡,千百年以来,根本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也正是因为如此,罗兰是历代魔君以来,待的时间最长的一代魔君。

    但是上次为了救景致,本来快要魔化。但被景致硬生生地喊了回去,但是第二次,他怎么都不可能回到原来的样子。

    紫色的瞳孔,是魔化的第一部开始。

    而现在唯一能解决魔化,而直升的,那就是全系召唤师的内丹。但这个世界上,一个全系召唤师少之又少,根本不能找上一个。

    虽说他身边就有,景致就是全系召唤师,但是如今的他,怎么可能为了自己的命,而忍心杀了她。

    如果是在之前,他会毫不犹豫的杀了她,不会眨一丝眼睛,可是他先认识了她。

    罗兰站起身来,走向一旁的一个铜镜,看着铜镜中的自己,尤其是那双带着邪气的紫瞳。

    其实罗兰刚刚在景致那儿突然发怒的原因,就是魔化在作怪,如果他没有看着景致平静的黑眸,他无法想象,刚刚会怎么撕裂面前的那个人。

    “来人!”罗兰突然向外叫道。

    很快便有人跑了进来,单膝下跪,“参见魔君。”

    “下去,整个世界给我找全系召唤师。”罗兰吩咐道。

    “是!魔君!”那人立刻出了大殿。

    罗兰动了动眉峰,必须要行动了,否则他想象不到魔化最终会是什么样的后果。

    ……

    景致吃过饭后,一人坐在书桌前,拿起笔,写了个字,司空炎。

    她忽的笑了一声,想起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

    刚开始发现她是女的时候的窘迫,到最后的无赖至极,但总是在关键的时候能出来帮她一把。

    不知不觉,一张白纸上,大大小小写了不知道多少个司空炎,有的甚至重叠到一起。

    景致一愣,才发现她竟然写了这么多。不禁想到那天清晨,司空炎消失时的最后一刻。

    她烦躁的拿起纸揉成了一团,扔到了地上。

    但是没过多久,她又急急离开她座位,勾腰拿起地上的纸,再次展开。

    突然,手指上那个黑色戒指烫的疼人,手一颤,纸又扔到了地上。

    她探进戒指,发现之前收集的那几把钥匙正发着他们本身的光。

    景致暂时放下烦躁,立刻拿出这几把钥匙出来。

    莫非这里也有钥匙?

    想想现在距离当初接那个任务有快一年的时间了,但她还差四把钥匙。

    当初说,如果凑不够十把钥匙,那么这禁忌任务的诅咒就会启动,到时候,接任务的人就会死。

    但景致突然不想再继续下去,这个破任务,不过也罢,到时候要看看,到底是真的会死还是如何。

    “啧啧,女士你真是大胆,真的不怕死吗?”突然,一个声音穿进了景致的耳朵里。

    景致连同她写名字的那一张纸和钥匙,一同扔进了戒指中。

    “谁!”她警惕望向四周。

    “这位女士,你打算真不想认识我吗?西蒙可真伤心呢。”

    西蒙?景致想了想所有她认识的人,没有一个叫西蒙的人。

    “女士您的记性真差。还记得当初你去兽人部落时,闯进了先知的帐篷,去了冥界的事吗?”

    景致微微一思索,突然想起了有这么一回事,不过她去冥界到底干了什么,见了谁,她通通想不起来了。

    “你……”

    那人叹息,“算了,当初是我耍的小把戏,现在给你解开吧。”

    一个响指,景致心神一凛,眼前突然雾蒙蒙一片。

    景致警惕地望着四周,“这是哪里?”

    “只是一个虚幻的世界而已,你其实还是在原来的地方。”

    声音突然从后方传来。

    景致立刻转身,只见一人背对着她。

    她感觉这背影有些熟悉,刚走过去要看,那人便转身过来。

    “沐勋?”景致讶异,这人分明就是沐勋,虽然只有几次并肩战斗,但是她的记忆力不会差男那种地步的。

    可是他说他们在冥界见过面,怎么她却不记得了呢?

    沐勋缓缓向她走来,似笑非笑的勾起唇角,跟之前的气质一点儿都不相同。

    “温莎小姐,真的不认识我了吗?”

    “你不是沐勋,那你是谁?”景致眯眼眸,当初以为只是介绍了冥王的事迹而已,但没想到后面会有交集,现在他却说他们在冥界见过……

    沐勋笑着摇摇头,在空中招了招手,一个虚影由远及近地走来,但说他是走来的,还不如说他是飘了过来的。

    景致惊愕不已,“奥丁?你怎么会在这里?”

    奥丁淡着表情,屈膝跪地,“拜见主人。”

    景致向后退了一步,抬头看着沐勋,“你对他做了什么?”

    沐勋耸耸肩,“没有做什么,但看样子,景致小姐还是没有想起来我是谁。”

    他抬手打了一个漂亮的响指,景致脑子嗡地一声,一股记忆向涌去大海的流水一般,突然涌进了她的脑袋中。

    景致蹙紧了眉头,她头疼,仿佛快要山崩地裂的那种撕裂的疼痛,然后她就感觉什么东西突然塞进了她的脑袋中,想去反抗,但却没有力气抵挡。

    良久,这种感觉渐渐地消失,景致捂着头的手慢慢松开,看着面前的人,模糊一片。

    她又眨眨眼,这才看清楚眼前的人。

    那温凉的表情,似笑非笑的眸子,嘴角还挂着丝丝邪气,不正是在冥界遇到的西蒙吗?

    景致突然睁大双眸,这么重要的事,她竟然能忘了?!

    她想了又想,这才想起来,出了冥界之后,她起初还能想起在冥界之中发生的一切,但是久而久之,尤其是发生了这么多事以后,她对于冥界的事渐渐的忘了差不多了。

    只记得当初去过冥界,但具体做了什么事情,她一概不知。

    如果今天不是有沐勋,也就是西蒙提醒,想必她这辈子也不可能想起来有冥界这番事吧。

    “怎么样?景致小姐想起来了吗!还需要我再提醒提醒吗?话说景致小姐的记忆真的是让人很伤心呢,早知道我们刚吃过烛光晚餐,聊过天的,真不知道景致小姐究竟遇到了什么遭遇,竟然连我是谁都忘了,真是让人伤心呢。”西蒙自怨自艾着。

    景致平复了一下惊讶的心情,问道,“现在你找我来有什么事?而且还带着奥丁,你想干什么?”

    “我的景致小姐,你这话说的,好像我真的会对你做什么似的,你就放心吧,绝对不会做出对不起景致小姐的事,只需要小姐将生珠给西蒙就好。”西蒙道。

    景致警惕地看着他,“你要生珠作什么?”

    这生珠可是冥界冥王的东西,而他正好是冥界的,莫非想要用这生珠赶什么东西。

    西蒙挑眉,“景致小姐不要将我想的那么坏好吗?我都来不及对景致小姐好呢,怎么可能会害小姐,请小姐相信我。”

    “那你想要干什么?总要说出个理由,我才能给你,否则打死我我也不会给你半颗的。”景致可不会相信他的鬼话,如果全世界的骗子都说,放心,我不会骗你的,那么这些骗子岂不是个个都到手了?

    西蒙有些无奈的扶额,“景致小姐的警惕心可真重,我西蒙怎么可能会骗你呢?”

    他突然认真起来,伸出三只手指头,发誓,“我西蒙发誓,我所说的,都是真的,如果有半句虚言,任由十八层地狱的火将我烧个干净!”

    “可是你连原因都不告诉我,就想让我把东西给你,未免也太天真了吧!”

    西蒙似乎是无可奈何,只好将事情告诉了景致,“我这里有死珠,你知道的,只要找到这两个珠子,冥王将会出世。已经万年了,万年的冥界都没有冥王了,冥界必须要有一个冥王,冥界的秩序才会稳定。”

    景致看着他认真的眸子,话语间没有丝毫隐瞒,看样子的确是这样!她的确听说过冥界已经万年无主,冥界已经大乱。

    但是没有一个人的能力是适合当冥王的,就连能干的西蒙也不能行。

    景致考虑了半响,“我答应你,不过我有一个条件,你必须带上我出去,”

    西蒙痛快回应,“行!没问题,现在透透的走都没有问题,”

    ------题外话------

    今天先更五千,明天补剩下的五千

    求每个宝宝收一下本灼的新文,在此感激不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