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最次元TXT下载->最次元
上一页 | 返回列表 | 下一页 | (全文阅读) | 返回书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正文 第三百四十五章 苏醒


    灼痛,干渴。

    在极度饥饿中醒来的夏悠,感觉自己嘴唇干得快要撕裂,脑袋也依然带着一阵晕滞。

    晕滞到连眼皮都不能完全睁开,夏悠伸手遮着自己的双眼。

    “…嗬......”

    喉咙发出的声音如同抽风机般的沙哑低沉,身体也如同脆弱的机械般无力,他甚至感觉盖在自己身上的棉被,都有种难以撑起的沉重。

    夏悠放弃了起身,另一只手也僵硬的从被窝里抽出。

    【生命之光】

    莹莹的幽绿仿佛让整个房间的光线都柔和了不少,能力被轻易就凝聚出来了。夏悠没有任何停顿,下意识的将光团直接就拍向了自己还混乱的脑袋。

    “啪。”

    轻响,朦胧的世界也似乎在一瞬间清晰。

    夏悠挪开了放在头上的双手。

    晕滞消失了,被束缚般的身体渐渐的恢复了过来,连喉咙的干烧也仿佛消失。

    取而代之的,是更加清晰的极度饥饿,以及,剧痛。

    断腿上传来的剧痛。

    潮水般的记忆随着腿上的刺痛涌来,白光,袭击,武装,逃离,出租车,晕眩……

    一切都不是梦。

    夏悠泛着青筋,一言不发的从床上坐了起来,死死的抓着棉被,强忍着没有伸手去掀开棉被。

    不愿,也不敢。

    小腿处那一片平整下去的棉被,带来的不仅是身体上的刺痛,还有胸口中那股让人窒息的撕裂感。

    夏悠用力的闭上了眼睛。

    既成事实的东西,即使不能马上接受,也不能让自己沉溺下去而崩溃。

    再想下去,他感觉自己会控制不了那股戾气。

    深呼吸了几下,再次睁开眼睛,夏悠强迫自己将注意力转移出去。

    这是一个淡粉色的房间。

    床明显被收拾过,但一旁还是堆放了几个微笑着的动物布偶,干干净净的。

    床边还有这一些凌乱而来不及收拾的纱布,斑斑血痂,空气没有消毒水的味道,反而有股淡淡的馨香。

    只是现在这种馨香,更多是被血腥味所掩盖。

    夏悠真正注意到的是,对这个明显是少女的房间,他有些熟悉。

    “吱呀…”

    门被从外打开,夏悠坐在床上,马上转头看了过去。

    金色而摇晃的双马尾,碧海湛蓝的双眼,白里透红的娇俏容颜,宜嗔宜喜的丰润粉唇,娇小的身体,以及...

    高耸的胸部。

    她一开门就对上了夏悠的目光,夏悠也看着她。

    似曾相识的一幕,似曾相识的对视,夏悠一阵恍惚。

    “咦?你终于醒了!”

    双马尾少女惊奇的睁大了双眼,关上门马上靠近了夏悠。

    夏悠也是这时才注意到,她那胸部下的手上,捧着一个搭着毛巾的小水盆。只是她捧得有点往上托,甚至有点往上陷入了柔软处。

    “看什么看!你……”

    双马尾少女敏感的微微后退了一步,黛眉一竖就要大斥出声,只是看到夏悠小腿处的地方又硬生生止住了,将水盆放在了夏悠床边的地方:

    “醒了就自己擦啊!”

    夏悠目光从晃荡的水纹上收回了目光,看向了双马尾少女的碧眸,没有拿毛巾,只是指了指自己的喉咙:

    “水。”

    “……”双马尾少女脸上明显露出了一丝不忿,但最终还是动身了,只是嘴上还是低声嘟喃了起来:

    “…为什么爱莉就要在这里照顾你啊!”

    是啊,为什么。

    夏风叶看着爱莉转身去装水的背影,也一阵恍惚。

    记忆中最后昏迷的碎片接上了,他是让出租车停在了爱莉她们家的附近,意识模糊的找到了她们家门口,现在看来,自己是被她们救了。

    这里是爱莉的姐姐,真理奈的房间。

    他已经不是第一次来这里了。

    无独有偶,上一次同样是受伤,他枪伤昏迷的时候,也是被她们姐妹所救,也是在这张床上醒来。

    “喂,你到底是为什么……”爱莉将水拿回来之后,马上就迫不及待要发问。

    只是夏悠阻止的竖起了手指,对她微微一笑,然后指了指她手中的水杯。

    “……”

    无法否认,被体质和精神多次优化过的夏悠,无论内秀还是外秀,都有着远超常人的底蕴,哪怕是重病初醒的憔悴中。

    爱莉对夏悠的微笑稍稍的发怔了一下,然后马上错开了目光,嘴上依然不满的嘟喃了一句:“都这个样子了,还神气什么!”

    嘴上不饶人,但爱莉还是将水递过去,等着夏风叶喝完。

    水有点冷,他就知道爱莉不是一个细心体贴的个性,但他反而喜欢这种让人冷静下来的冷水。

    他现在很需要冷静。

    小腿处空荡荡的感觉,即使他刻意不去想,但还是无时无刻的萦绕在他的心头。

    冰凉的水顺着喉咙浇灌,水杯慢慢变得空荡。

    他不是无法面对失去小腿这种事实,而是无法面对,失去小腿后的未来的生活。

    痛苦,迷茫,甚至绝望,都如同一张网紧紧的缚紧着他心脏。小腿上那不时传来的针刺般灼痛,他能够无视,但他无法无视那片空荡。

    而且,很快的,夏悠忽然发现了一个新的问题。

    他缓缓放下了水杯,迎着爱莉的目光,脸色一下变得很僵。

    或许是因为久卧床上,或许是因为刚才那杯水。

    他尿急了。

    很急。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