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最次元TXT下载->最次元
上一页 | 返回列表 | 下一页 | (全文阅读) | 返回书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正文 第三百四十四章 绝望


    “……”

    看着地面的一点一点蔓延的霜白雪花,所有人都没有说话,只是听着耳麦中小心翼翼的呼哧声,一动不动。

    然后,缓缓的抬头,对上了彼此紧张的双眼。

    “后退!!!”

    不知是谁猛地爆喝了一声,静止的队伍,马上如同一股猛然掀起的黑浪般,疯狂后退。

    在学园都市,能力者从来就不是一个易于的群体,一个不小心,就是身死!

    所以他们反应很迅速,撤得也很快。

    但已经来不及了。

    “咔...卟卟!卟卟卟!!”

    军靴迈出的脚步还未放下,武装者的身体被地上陡然刺出的冰刺直接透体穿过,抽上了空中,闷哼了一声变成了如同肉串般挂在了上面。

    还没有发出子弹的冰冷枪支跌落,噼噼啪啪的掉落了一地,那一只只松开它们的手在空中抽搐了几下,然后彻底不动了。

    只有血在动。

    在尖锐的冰刺顶端蠕动,在冰刺的底端延汇。

    漆黑的武装,猩红的血液,晶莹的尖刺.......一切都仿佛是一副般静止画般。

    那一圈的防线,就在战火交织的眨眼之间,都变成了穿刺刑场,

    密集射击的声音短暂消失,狙击已经停了下来。不约而同的除了沉默,只有一片小心翼翼的呼吸声。

    或者谁也分不清,这种到底是叫呼吸声,还是叫抽气声。

    “报告…战损……”

    耳麦中传来了一道颤抖的中年人声音。

    没有任何的回应。电流微弱的滋滋扰音中,那似乎有液体在滴打的声响,是唯一能收到的回音。

    中年人沉默了一下,正准备继续开口,频道中忽然有人尖叫了起来:

    “他!他出来了!!”

    莫名其妙的指代让所有人都愣了一下,但旋即马上反应过来,也看到了那坑坑洼洼的冰层后面,矮身越出的夏悠身影。

    “快!快!别让他逃了!!”

    “第三至第五小队攻击,第六第七小队掩护!”

    “注意拉开距离!!”

    “科研队确认能力干扰器的正常运行!!”

    “自由射击!重复!自由射击!最大火力!!”…

    一道道命令急促的怒吼着,即使有那刺在空中的一具具尸体阻挡,枪口依然很快的锁定了夏悠。

    子弹射击溅起的一串串沙尘,如同沙蛇在乱蹿,不断的撕咬向夏悠。

    夏悠并不怕子弹。

    即使在之前天台直接被平田和巴麻美射击,只用冰刃也能直接接下。

    因为子弹追不上他。

    但现在子弹追上他了。

    从冰堡中跳出来后,他想和袭击者们拉近距离,迅速将他们全数击杀,但他马上发现自己高估自己了。

    他差点摔倒了。

    用冰凝出来的小腿根本跑不动。

    硬邦邦的,寒冷,还有着一股冻不住的刺痛。

    刺痛是那么的强烈,压都压不住,涌向了大脑,也涌入了心底。将他的理智冲散同时,也将那股一直潜藏在心底深处的,久违的戾气,彻底的刺破释放了出来!

    他,无端的...

    失去了一条腿!!

    被溅起的泥土打在脸上,夏悠双眼泛着红光,大脑中现在只有一个念头。

    杀!!!

    支架起的片刃,如同乱舞的绳手般击挡着射来的子弹,叮叮当当炸开的粉尘不断的霜降着。

    夏悠用冰做的假肢走不快,几乎是一挪一挪的向着他们靠近。他们也随着夏悠的靠近,不断的向后退着。

    几个跑得慢的,隔着两百多米的距离直接被冰矛抽起,钉在了身后的墙上,那股后退的势头也变得极为统一了起来。

    夏悠是感觉自己仅存的理智在不断的溃散。

    他知道自己现在应该是要马上离开去治疗。但那股失去小腿的恨,那股暴戾满腔的杀意,让他强迫自己要以更多的鲜血,来洗刷那股灼痛。

    已经太久没有人让他吃这么大的亏,他现在更加不知道失去的小腿究竟有没有办法恢复,那种蔓延的绝望几乎让他想要将一切都毁灭。

    尽数毁灭!

    耳膜中的声音变得少了很多,他没有发现,四周悄悄的静了一下。

    然后,一颗颗泛着微光折射的投掷物,从天而降。

    手雷?

    夏悠红光闪烁的双眼只扫了一眼,已经解放了的九方片刃就直接迎了上去,手中的雪花盾也在身前凝成了一道道厚厚的冰层。

    手雷没有爆。

    无论是空中被刺穿肢解的,还是落在冰层外的,这些映着微光的手雷状物体只是闪耀了一下。

    然后…

    “嗡......!”

    “啊啊啊!!!”

    夏悠吼了一声,强忍着那股挤压大脑挤压内脏般的极度不适,不断后退。

    手雷炸开的不是火焰,而是肉眼可见的震鸣!

    能够震裂厚厚的冰层传来,以他的抵抗能力也一阵晕眩的震鸣!

    甚至他以冰凝成的小腿也在这一震中完全溃散,被堵住的鲜血,如同决堤般涌出!

    “!!!”

    夏悠踉跄了一下,差点跌倒,但却搀着冰矛没有让自己跌下去。

    隐隐的,他看到了那些在建筑物后探头探脑的武装队伍,看到他们似乎在呼喝着些什么。但随着大量失血而五感迟钝,连视野都出现重影的夏悠,根本什么都听不清。

    大脑的晕眩和刺痛让他意识飞快溃散,他已经快撑不住下去了。

    也许是赶尽杀绝,他恍惚中,再次感觉到了那股来自天空的心悸感。

    夏悠咬紧了牙。

    手上的佛珠发出着淡淡的光晕,夏悠手凝聚出最大限度的生死符,朝着记忆中的位置用尽全力的一把甩了出去。

    夏悠也不知道自己射中了多少,亦或者有没有射中,意识晕滞的刹那,他向着身侧的光门,一头撞了进去...

    …

    就在光门消失没有多久。

    夏悠消失的地方,一群穿着密密实实防护服的人,忽然鱼贯而出,冲了出来。

    他们没有理会大楼那边惨叫和怒嚎的军队,也没有理会那一具具被刺在半空的尸体。

    他们就如同抢食的野狗般,扭着笨拙的防护服,拼命的在地上挖掘着,小心翼翼的收集着。

    “主任!!”

    “给我看!快给我看!!”被称为主任的人声音同样激动。

    他没有和其他人一样去疯狂,等下属回到自己面前后,再也保持不了那股镇定,直接掀开了防护头盔,以颤抖的手,无比小心的捧向了下属递过来的密封袋。

    看着密封袋里面那些模糊的糜血,他脸上泛起了一股激动的潮红,身体更是巍颤着,疯狂的大喊了起来:

    “快!快,要更多!这个一个多能力者的细胞!还是能翘曲空间的能力者!快!将所有都收集起来!!”

    “是!!!”

    …

    夏悠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回到了哪一个世界。

    阳光刺眼,仿佛要将灵魂烤焦般炽烈,大量失血的夏悠踉跄了一下,听到了有人的声音,看了一眼停靠在不远处的出租车,跌跌撞撞的,直接打开门就坐了进去。

    “你这个…!”

    出租车司机正坐在驾驶座上狼吞虎咽着饭盒,被夏悠关门声吓得噎呛了一下,刚回头要骂一句,不经意间扫到夏悠身上还新鲜的斑斑血迹,愣住了,要说的话也硬生生的和饭一起堵在了喉咙里。

    “开...车。”

    夏悠沙哑着声音说道,嘴唇干裂的摩擦让他有种整个世界都不真实的感觉。

    出租车司机犹豫了起来。

    他没有看到夏悠那恐怖的冰柱假肢,但仅仅是现在夏悠狼狈的血迹样子,就已经让他有种硬着头皮的感觉。

    他不想自己陷入什么莫名其妙的麻烦,但又怕直接赶人惹怒夏悠。

    “开车!”

    夏悠睁开了眼睛,眼中还残余的红光让出租车司机一抖,手中的饭盒差点颠倒。

    这次他什么都不敢说,也不再迟疑,饭盒往副驾驶座一扔,手都没擦就直接油腻腻的握上了驾驶盘,连夏悠要去哪里都没敢问,直接冲了出去。

    感受着车终于发动了起来,夏悠还无意识绷紧的身体彻底放松了下来,那股疲惫和晕眩也潮水般的涌来。

    “摇下车窗……”

    “啊?哦、哦!”出租车司机迅速的摇下了后车窗,然后在后视镜中偷偷瞄了下夏悠一眼,见夏悠要抬头马上正襟危坐了起来,握紧方向盘不敢再看了。

    呼啸的风从窗口灌入,迅速的吹散了浓郁的血味。

    夏悠微微清醒了一下,强打着精神,凝聚出生命之光在手上。

    莹莹的绿光很柔和。见凝聚成功,夏悠也没有半分犹豫,直接散掉冰柱按在了自己的断腿处。

    只是这么一个简单的动作,夏悠脸色再次苍白的几分,浑身的汗水不断的浸湿着衣服。

    伤口,止住血了。

    但失去的血没有补回来,失去的小腿,也不在了...

    夏悠呼吸一阵紊乱,整个车厢的温度骤然寒霜。

    “那个...那个…阁下,您是要去哪里?”

    出租车司机是抖着说完这句话啊,发现自己说话时呼出的白雾,他一副见了鬼的样子,牙齿磕碰得更厉害,也更加不敢回头去看夏悠了。

    夏悠强打着精神,辨认了一下车窗外。

    路上行人几乎没有,有树荫的那处车站处有点熟悉。

    “前面,路口,我下车。”夏悠说完一句话,感觉自己已经快要睡过去了。

    出租车司机二话不说,悄悄的加大了马力,几乎是一抵达路口的时候,马上停车,甚至下车为夏悠打开车门,弯腰鞠躬一副无比恭敬的样子。

    他没敢伸手去扶夏悠,哪怕看着夏悠艰难慢吞吞挪动的样子,他无比的煎熬,恨不得过去扯夏悠一把。

    只是当看到夏悠那连裤腿也消失了一截的小腿处,那一条淌着冰水的冰假肢,他双眼都快要瞪出来了。

    一直死死的弯腰在原地等夏悠走出,他马上飞蹿般坐回车里,完全不提任何车费的东西,一踩油门飞快的消失在道路尽头。

    夏悠没有去理会他,事实上他的意识这一刻已经完全模糊了。

    超能力的恢复无法补血,他几乎是迷迷糊糊的,挪到了一家有点印象的门口前。

    然后眼前一黑,彻底的晕眩了过去。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