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最次元TXT下载->最次元
上一页 | 返回列表 | 下一页 | (全文阅读) | 返回书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正文 第三百三十五章 天台


    晚霞很干净,醺红得很纯粹,依稀能够看到初露的圆月轮廓。

    夏悠站在楼顶边缘,静静的俯视着这个被映得有点红的默示录世界。

    和言叶分开后,他就直接来到了这个世界。

    经验已经停滞太久没有提升,他需要在这个充斥满死体的世界,‘刷’一下经验。

    空气中那股淡淡腥臭很微渺,但夏悠能闻得到。

    这是属于默示录世界的味道。

    一个破败世界的味道。

    他对着脚下这个城市,呼了一口气。

    喷出在空气中的雾气缓缓消散,夏悠微微转头,看向通往楼顶的楼梯方向。

    “吱呀...”

    推开门的声音很轻,门缝中露出的白皙手臂上,那一缕紫发悄然扫过。

    夏悠有些诧异的看着她,不明白她怎么会上来。

    毒岛冴子推开门就看到夏悠正在看着自己,也同样讶然。

    但旋即微微一笑:

    “大家都在找你,敲了你的门没有人应,想着你可能会在楼顶,所以上来了。”

    稍微沾血的校服衬托着她窈窕出众的身体,她径直走到了夏风叶身边,和他一起看着下面的风景。

    风吹乱了她满头的紫发,她捋了捋耳际的垂发,对夏悠眨眼浅笑:

    “忽然就消失,吓了大家一大跳呢。”

    夏悠只是笑笑,不置可否。

    或许对当时很多人来说,也许不止是吓一大跳而已,而是惊骇恐慌吧?

    毕竟他消失得太过突然,众目睽睽之下表现得太过惊人。

    不过这样也好。

    夏悠默默的想着:

    只要接受了一次,以后会适应的。

    一想到适应,夏悠忽然想起了冴子和沙子的事情,转头看着她问道:

    “冴子,力量适应得怎样?”

    毒岛冴子微微诧异的看了夏悠一眼,点了点头:

    “很好用。”

    说着顿了一下。微微侧头垂落着紫发,端庄的脸上有着说不清的妩媚:“你,不生气了?”

    生气?

    夏悠微微怔了怔,但旋即想起自己之前好像是因为毒岛冴子人狼强化。而怒斥过她和桐敷沙子。

    一念及此,他摇了摇头:

    “当时会生气,只是因为生气你们太胡闹,怕你们随便乱来会出什么问题。”

    “但现在你并没有出什么问题,反而获得了自保的力量。这很好不是吗?”

    毒岛冴子捋发的动作顿了一下。她定定看着他,蕴水的秋眸中有着说不出的晶莹光华:

    “夏悠,你果然是个温柔的人呢。”

    夏悠没有回应,只是继续看着下面的城市。

    温柔吗?

    一想到自己一路走来的杀戮,他对这个赞美也只能听听而已。

    “对了冴子,我要离开一下,以你和沙子那群手下的能力,能够保这里平安了。”

    一想到杀戮,他就想起了自己进入末世录世界的真正目的,不由转头和毒岛冴子说道。

    “离开?”

    毒岛冴子有些讶然。但并没有太过疑惑,毕竟夏悠的行迹飘忽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不和其沙耶他们说一声吗?他们之前都在不断找你。”

    “不了。”夏悠摇摇头:“我还有事情,冴子你帮我和其他人说一声吧。”

    毒岛冴子没有强留,很是利索的点了点头,同时将手上紧握的刀一并递到了夏悠面前:“那这个,现在物归原主了。”

    夏悠手按在了刀鞘上,而是看着她那在夕光下显得尤为水润的浅紫色双眸,轻轻的推了回去。

    当初从高城夫妇手中接过这把刀的时候,他就已经将它的归属,定在了毒岛冴子身上:

    “这是沙耶的父亲送的。我想,他真正想送的人是你,所以由你来使用更好。”

    夏悠说完,见她还坚持要递过来的样子。于是挥了挥手,迎风拂过一阵晶亮的冰纱:“而且我也不需要用其他武器。”

    仿佛响应着他般,倘大的楼顶边缘上,在护墙悄然漫成一片的晶莹薄冰,正妖艳的折射着夕光,发出咔喀的细响。

    毒岛冴子的双眼很亮。

    如同晚霞下的星辰一样隐匿而闪亮。

    她发现。强者始终是那个高山仰止的强者,无论她怎么变强,他都依然神秘得很让她有种难以言喻的冲动。

    无法赶上,无法解开,像一个永恒黑洞般将她吸引,明明想着拥有了力量就能挣开那种让人沉沦的漩涡,但最终还是发现,自己只是越陷越深而已。

    “我明白了。”

    毒岛冴子深吸了一口气,将刀重新抱入怀中。

    一想到刀被他碰过,刀鞘上残留的他的热度就如同火一般撩过她身体,让她感觉浑身都仿佛在发烫,身体都忍不住一阵微颤了起来。

    她忽然回想起来了。

    除了尽致破坏的力量驾驭让她难以自抑外,还有一种同样让她无法自控的,是力量下的臣服!

    越是拥有了力量,她就越能感受到夏悠那深不见底的强大,让她有种想要祭献自己一切只求接触的强大。

    她想起了夏悠那一次次如同天神般势不可挡,想到那一幕幕如同绝世战神般冲破一切。

    甚至快要冲破她的脑海,冲击在她身上般。

    “嗯......”

    毒岛冴子无意识夹紧了一下修长的双腿,她感觉快要压抑不住了。

    夏悠听到那一道媚意十足的声音时,疑惑的看了过去,却看到了毒岛冴子满是水意的双眼:

    “夏悠,离开之前。”

    她微颤的手握紧着刀柄,似乎在极力忍耐着什么般,醺红的脸对着夏悠,吐气如兰:

    “亚啦啦一卡?”

    “?”

    夏悠微微一阵迷茫,刚要开口询问,一股陡然的寒意。

    毒岛冴子媚眼如丝,手中刀芒如虹,对他猛地一斩。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