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最次元TXT下载->最次元
上一页 | 返回列表 | 下一页 | (全文阅读) | 返回书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正文 第三百三十三章 宵小


    生命中有很多预料之中的预料之外。

    就如同夏悠知道伊藤诚死后,西园寺世界会找上自己,却没想到,她是为了另一个男人找上自己。

    以至于放学后,他和桂言叶交代了一声,然后循着西园寺世界给自己的纸条找到了地方后,看到站在自己的面前的男人,微微怔了一下。

    花山院恭一。

    夏悠记得他似乎是叫这个名字。

    曾经作为图书管理员,见证了自己和桂言叶邂逅,并第一个让他醒悟恐吓也能够获得经验的人。

    当初在图书馆和自己冲突后,最后不了了之让他已经遗忘了这个人,但今天看来,这个花山院恭一纯良的外表下,他并没有那么安分。

    比如他现在正一脸胜利者姿态的看着。

    比如他身边还有两个明显不像好人的黄毛流氓,在包围着自己。

    “这就是你找我来,要做的事?”

    夏悠指了指两个黄毛流氓说道。

    学生阶段能想到最厉害的手段,就是让社会上的青年帮自己收拾同是学生阶段的敌人。花山院话不多,但他脸上的表情无一不表露着他现在的得意。

    夏悠叹了一口气。

    信息不对等,有时候造成的悲哀是巨大的。

    花山院恭一还是当初那个花山院恭一,但他夏悠已经不是当初的那个夏悠了。

    而且花山院恭一也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成为了被人遗忘的宵小,正以他自己的努力在挑衅着他夏悠。

    有那么一瞬间,夏悠有种自己被小看的侮辱般感觉,但他马上又释然了。

    其实没有必要因为别人的愚蠢,而去承担那份不该自己承担的耻辱感。就像眼前花山院恭一足够愚蠢,但他却没有必要为他生气。

    他转头看向了一旁同样有些发愣的西园寺世界:

    “你是知道他要这样报复我的吗?”

    夏悠一边拨着长谷川的电话,一边向她问道。

    西园寺世界张张嘴,却没有说什么,而是抿紧了嘴唇。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没有说话。也没有走。

    夏悠对她点了点头。

    他挂了电话。

    猛然出脚,将歪着脖子甩着小刀的一个黄毛流氓踢飞,在黄毛碎血翻滚的撞飞一地废弃课桌的同时,夏风叶瞬间出现在另一个还反应不过来的黄毛身侧。抓着他的手臂,一扭,一错。

    “咔!”

    白森森的骨头在妖艳的血液中显得那么的显眼,黄毛要惨叫的声音随着夏风叶对着后颈的一刀曳然而止。

    但血还流,还在喷。血的刺鼻味道还在蔓延。

    从断臂中。从抽搐的身体上,从墙上,从课桌上,从地上。

    漫布的猩红,勾勒着让人恍如隔世般的

    “你...!!”

    “嘘。”夏悠伸手竖在唇边,示意着要惊叫的花山院,也示意着要尖叫的西园寺世界:

    “这里虽然是废弃的课室,但是引来了别人就不好。你们说呢?”

    西园寺世界流着泪,死死的捂着嘴,脚却一软跪坐在了地上。浑身颤抖的看着夏风叶。

    花山院恭一不可置信的看着四处的血,也不可置信的看着夏悠,他的脚在抖,他搀扶着课桌后退,手上沾到了课桌上还带着温热的稠滑血液,他想惨叫,但在夏悠的目光下,却死死闭着嘴。

    夏悠满意的对他们点点头,然后将废弃课室的门再次关紧,然后搬了一张椅子。拂了拂上面的薄尘,然后坐下。

    看着两人还在看着自己,夏悠微微一笑:

    “你们不坐椅子上吗?这里似乎有一段时间没打扫,地上挺脏的。”

    花山院恭一忽然跪在了地上。张着嘴拼命的想要道歉,急的眼泪鼻涕都已经出来了,但颤抖的牙齿让他连话都无法完整:

    “对…对....对不...气…”

    “不,说对不起的应该是我,我没有给你选择的机会,也没有给他们机会。”

    夏悠打断了他。一脸温和的说道。

    想了想,他还是安慰了一句:

    “放心吧,他们还没有完全死,虽然有点血腥,但为了不让味道传出去还是不要打开门,你们先忍一下,等下就有人来处理了。”

    夏悠说完,就淡淡的看着他们发怔,看着西园寺世界抱头蜷缩颤抖,看着神经质般的花山院恭一,一下被蔓延的血液吓得倒退,一下求饶着跪地磕头。

    然后拿起了手机,和桂言叶发短信约定等下在哪里等。

    红色,在无声蔓延。

    血这种液体,总是那么容易让人清醒看到现实,也总是那么容易让人世界崩溃。

    夏悠知道这些冲击对他们比较大,但他已经道歉了,而且他也陪着他们在这里接受着血的洗礼。

    等血腥味已经浓烈到一定程度的时候,扣门声响起了,夏风叶拉开了门,吸了一口外面的新鲜空气,看着面前鞠成了一片的黑西装人们。

    涌入的新鲜光线和空气,也让处于崩溃边缘的两人,抬起了头。

    “不…救…对不…你们……”

    花山院恭一看着那群黑压压的西装男,颤抖着涕泪俱流的脸,似乎想要表达什么,比西园寺世界要高大的他,蜷缩得比西园寺世界还要娇小。

    “按你们的规矩处理。”

    夏悠说了一句,然后转向了西园寺世界:

    “至于你。”

    夏悠目光落在她身上,却仿佛没有看到她般:

    “你放心,他们不会碰你。但你要知道,今天的一切,包括这两个的死,包括他的下场,都是你的一个纸团造成的。”

    西园寺世界猛地抬起头,但夏悠已经走了出去。

    有惨嚎,有尖叫,引起了附近的学生诧异的看了过去。

    察觉到有女生正在偷看自己,夏风叶转头,对她们微微一笑,在她们脸红耳赤中,向着校门走了出去。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