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最次元TXT下载->最次元
上一页 | 返回列表 | 下一页 | (全文阅读) | 返回书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正文 第三百一十六章 换舍(新)


    “呃,夏悠?你在这里做什么?”

    夏悠现在正身处偏僻的角落里。

    突然被人叫到名字,人们往往反应是一瞬微惊,然后集中精神的寻找声音源头。

    尤其是当全神贯注躲避别人的时候。

    夏悠没有被吓到,他不动声色的回头看过了过去。

    年轻男人的声音,在这个学院,除了他之外,就只有一个人。

    织斑一夏。

    夏悠看着快速走过来的织斑一夏,除了在来着脸上看到了好奇,还有一丝欣喜和亲近。

    这让夏悠有种蓦然无语的感觉。

    通常他进入的世界,都是惹得男人嫌,女人怜。但现在这个满是女生的IS学园,他一点好感经验都没有获得,还一路得罪了各个女主。

    反倒这个原著中的主角,却对自己喜形于色。

    “你在这里做什么?”织斑一夏一路小跑到夏悠身边,颇有一种他乡遇故知般的兴奋问道。

    “那你呢?”

    夏悠余光还在搜寻着那个神经病女生的身影,对织斑一夏只是随意的反问了一句。

    如果按照原剧情看,夏悠记得这个原著的男主大概还因为和青梅竹马闹着一出状况百出的闹剧。

    话说自己现在也属于另一种程度的闹剧吗...

    夏悠心下叹了一口气。

    织斑一夏被夏悠反问了一句,嘴唇诺诺了几下,最终还是一脸尴尬的说了起来:

    “我...被箒赶出来了,你知道的,她是女生,我是男生,而且她现在也变得比以前凶多了,连解释都不听,直接用木刀砍我,宿舍那边又有很多女生。都那样看着我,所以…”

    织斑一夏说了个开头,就仿佛开了闸的水龙头,开始对夏悠大吐苦水了起来。愁眉苦脸的诉说着这种对普通人造成成吨伤害的幸福烦恼。

    夏悠只是有些疑惑剧情并没有按照原来的进行,反而是织斑一夏落跑出来了。

    是...自己的原因吗?

    夏悠也没有感觉特别意外,毕竟连超脱剧情程度的强大神经病女生都出现了。

    而且他同样也不知道该怎样回宿舍了。

    “这个学校的水,比我想象中深啊。”夏悠忽然有感而发。

    “夏悠你在说什么?”

    织斑一夏一头雾水的看着夏悠,但他还是学着夏悠的样子。微微躲入墙壁那侧。

    夏悠也只是由着他,对于他的靠近并没有说什么。

    “对了夏悠,你现在住哪个宿舍?我可以找你玩吗?”

    “我现在…”

    “一夏!你在这里干什么!”

    厉声喝斥骤然响起,让夏悠和织斑一夏的交谈曳然而止。

    人未到声先至。

    大步流星的织斑千冬依然那一身利索职装,窈窕的身姿硬是让她走出一种风风火火的感觉。

    而且就如同她声音里喝斥一夏的那种火气,她的目光带着一丝明显的愤怒。

    但夏悠分明能感受得到,这份愤怒更多的是冲着自己来的。

    “千冬姐...”

    织斑千冬几步走了过来,将织斑一夏一扯,拉到了身后,而她本人挡在织斑一夏身前。对夏悠冷眉竖眼了起来。

    很直接明显的戒备信号,而且一开口就带着种一点就燃般的激怒:

    “你对一夏要做什么!”

    夏悠看着她这一副护犊母鸡的样子,有些无语。

    反倒是织斑一夏连忙站了出来,急声解释:

    “千冬姐,不是的,我只是和夏悠说一些烦恼而已。”

    “有什么烦恼就和我说!”

    织斑千冬再次强硬的将织斑一夏拉到身后,双眼始终死死的盯着夏悠,大有一言不合就动手的势头。

    “一夏同学被女室友赶出来了。”

    夏悠指了指她身后的织斑一夏说道。

    织斑千冬紧皱的眉头再次深了一些,盯了夏悠一会,才微微舒开一些看向织斑一夏。

    织斑一夏连忙点头:

    “是的。夏悠说的没错,我被安排和箒同一个宿舍了,我…”

    “你宿舍安排的事我会帮你办!”织斑千冬大手一挥就定性了下来。

    然后再次将戒备乃至敌视的目光看向夏悠。

    夏悠并没有在意这种已经对他没有威胁的威胁,只是听到了她的话。忽然心下一动,马上开口:

    “织斑老师,我的宿舍安排也有问题。”

    织斑千冬没有说话,闻言只是将织斑一夏拉着后退。

    夏悠眼皮抽了一下,也快速阐述了起来:

    “我也被安排和一个女生住在一起了,嗯。和异性一个宿舍始终不是好事,不是吗?”

    “哼,就这么简单?”

    “不然呢,织斑老师?”夏悠一脸微笑的看着她道。

    站在她身后的织斑一夏却忽然双眼亮了一下,马上兴奋的叫了起来:

    “千冬姐,要不你让我和夏悠…”“你闭嘴!!”

    织斑千冬死死的盯着夏悠,似乎想要从夏悠的脸上看出什么。

    但除了被那愈发清晰的俊逸和特别气质影响,没有任何的收获。

    夏悠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等着她的答复。

    那个神经病女生给夏悠留下的阴影并不小,虽然他不会输,但在有充足的时间了解清楚一切之前,他不想制造不必要的麻烦。

    织斑千冬看了夏悠良久,才收回目光,捏了捏耳垂的通讯器。

    “是我。有什么单独的宿舍吗?对,最好是**一点的。”

    没有多余的赘言,织斑千冬的行动力很高。夏悠虽然和她对立,但也不得不承认她办事效率很高。

    虽然她也表明了对他的不待见和戒备。

    “我、我找找!这个不符合...这个也…啊,织斑老师,好像有一个空置的宿舍,而且符合你要的要求的!”

    “好,我知道了。”

    织斑千冬淡淡的看了夏悠一眼,将通讯器关掉。

    “诶诶诶?我好像弄错了?等等,织斑老师...哇!”

    电话那头的女职员被干脆的挂断弄得一怔,但下一秒开始被自己失手推得散乱了一地的资料,欲哭无泪了起来。

    织斑千冬将通讯器关掉后,一脸淡漠的告诉了夏悠一串门房号码,就拉着织斑一夏离开了。

    没有对再对夏悠多说什么,也不允许织斑一夏与夏悠有什么交集般,头也不回的离去,只留给夏悠一个背景。

    夏悠倒是无所谓她的态度,他在意的是,自己轻易的达成了换宿舍的愿想了。

    转头再次看了一眼,那个神经病女生并没有追来,夏悠抿了抿唇,向着自己得到的新宿舍地址小心翼翼的寻了过去。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