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最次元TXT下载->最次元
上一页 | 返回列表 | 下一页 | (全文阅读) | 返回书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正文 第三百一十章 妥协(快)


    被击中的墙壁如同被炮弹轰击般,被轰出了一个大洞。

    大块小块碎块激射散落,塌方在了墙身另一面的走廊上。

    本来因上课而人数不多的走廊,这一刻所有路过的职工和教师门都愣愣的看着这一幕,并不断有学生和老师从各自的课室中跑出,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各种被斩断的管道喷出的烟尘将这一隅弥漫,没人敢靠近,谨慎的观望中,一道穿着校服身影迅速破开烟尘,鱼贯而出,另一个手握长刀的追击者紧跟着冲出。

    两个身影一前一后,在宽阔的走廊上相对而立。

    “诶?男生?”

    “那个是...千、千冬老师?!”

    人群马上骚动了起来,本来不多的观望者也飞快的云集了起来。

    无论是传说的男生,亦或者是超人气教师织斑千冬,都是让人热忱起来的对象。况且现在还是摆明了冲突起来的状况。

    外面惊疑声不断,但对峙中的夏悠和织斑千冬两人,却完全不予理会的,全神贯注的注视着彼此。

    织斑千冬脸上凝重得乌云密布。夏悠同样不敢掉以轻心。

    握在织斑千冬手上的机甲军刀,能斩铁,真正意义上的削铁如泥,而且斩了还能产生爆破。血肉之躯对上完全是谁碰谁死。

    夏悠不敢保证,如果自己的身体部位被斩一刀后能不能连得回去,甚至能不能完整的保存。

    如果真的不小心被斩上一刀,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咔!”

    织斑千冬凝视着夏悠,双手握在了刀柄上,缓缓作出了一个攻击的起手式。

    刀身的寒光再次耀在了夏悠的脸上,森冷的幽光摄人心魂。

    一颗细沙落在地上颤抖了两下,被悄悄蔓延的烟尘淹没,以夏悠和织斑千冬为中心,周围的空气压抑而凝固。

    “让让,让让。我赶着要...织斑老...师?”

    凝固的空气为之一散,夏悠和织斑千冬同时看向了闯进来的人。

    冒失闯进来的女人似乎还在迷糊中,呆呆的抱着一叠资料站在那里,傻傻的看着狼藉的地面。又迷茫的看着场中的夏悠两人。

    直到冷风从她的职装套裙中灌入,才打了一个激灵,想起了自己的目的连忙开口:

    “织斑老师!织斑老师你在这里就好咳咳咳…咳咳...对不起对不起咳咳…”

    冒失女人呛了一下,看到夏悠无意中扫过去的无语目光,急的脸都涨红。再次急急的开口:

    “多个国家的元首到来,他们想…”

    “你没看到我现在没空吗!”织斑千冬依然紧紧的锁定着夏悠,头也不抬的回道。

    冒失女人一滞,但马上又急了起来:

    “是各国的元首啊!”

    似乎怕自己的说服力不够,她竟然将求救的目光看向了夏悠。

    夏悠接到她的求救目光,愣了一下,旋即缓缓的收起了对峙姿态,向后轻轻退了一步,对皱眉的织斑千冬微笑了起来:

    “织斑老师,我可以回去继续上课了吗?”

    “你休想!”织斑千冬冷哼了一声。指着夏悠的刀尖连晃都没有丝毫晃动。

    “放心,没人找我麻烦,我什么都不会做。”夏悠忽然轻飘飘的说了一句。

    不等织斑千冬回答,夏悠瞥了一眼急着想要再次开口的冒失女人,对织斑千冬似笑非笑的再次开口:

    “现在各国元首都来到了这个学院?”

    很轻描淡写的一句话,轻得几乎只有在场的三个人听到,但织斑千冬的脸色瞬间变了。

    别人听不懂,但她不可能听不出夏悠言语中的威胁之意。

    夏悠问的不是一般人,而是各国的元首。那些每一个都不容有失,谁也担当不起其安危问题的各国元首。

    她们is学园。同样担当不起。

    偏偏眼前这个人,她一点把握也没有。

    身份不明,目的不明,甚至自己已经是尽全力了。他依然还是那份云淡风轻的样子。

    而且...

    织斑千冬余光扫了一下那堆废墟中露出的一截冰刃,脸色越来越难看。

    元首接待室那边拥有让is核心短暂停滞的电磁场,但却没有将一个超人隔绝的力场!

    “混蛋你想做什么!”织斑千冬强压着怒火,声音已经有些颤抖。

    “我想在这里上学。”夏悠垂手而立,迎着她的目光认真的说了一句。

    织斑千冬依然举着刀,一言不发的冷视着夏悠。哪怕冒失女人的催促都充耳不闻。

    她只是冷冷的看着夏悠。目光冷冽得几乎要让空气凝结。

    相信,也许相安无事。不相信,却可能后果难测。

    她几乎没有选择!

    “对了,我叫夏悠,中国人,班级是一年一组,当然也可以是其他班组,但一切入学手续还没有办好。”夏悠施施然的说了一句。

    就如同简单的打一个招呼般。

    织斑千冬眼角跳了一下,攥紧了刀柄,咬牙切齿:

    “不要得寸进尺了!”

    “你现在要去见各国的元首?”夏悠只是兀然的问了一句。

    “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我想上学。”

    看着恨不得对他千刀万剐的织斑千冬,夏悠轻声补充了一句:“安安静静的。”

    “……”

    云淡风轻的目光和寒意冷冽的目光在空中碰撞,哪怕是正在催促的冒失女人,这一刻也被这箭弩拔张气氛吓得不敢说话。

    死一般沉寂的对视持续了好一段时间,但谁也没有开口。

    良久,织斑千冬放下了刀,挥手将其消散。

    拳头依然紧紧的握着,杀人般眼神也始终紧紧的盯着夏悠:

    “他!现在交给你了,在我回来之前,给我看好他。”

    夏悠嘴角含笑。

    织斑千冬强迫自己不去看夏悠的脸,却对着因临时任命而发呆的冒失女人,一字一顿的从牙缝中挤出了字:

    “死!死!的!看!住!”

    织斑千冬说完,头也不回的直接离开,仿佛已经不愿多看一眼。

    夏悠看着她快步离去的背影,收回了目光,看着还在不知所措的冒失女人,对她微微一笑。

    现在,算是胜利通过第一关了。

    接下来,正式入学!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