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最次元TXT下载->最次元
上一页 | 返回列表 | 下一页 | (全文阅读) | 返回书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正文 第三百零三章 偷袭


    默示录世界的天空,已经泛起了一丝鱼肚白,过分的干净,也过分的静谧。

    街上空荡荡,视野很广阔。夏悠在一座座民居中起落,初晨的微凉带着几分这个世界的落寞。

    迎面的风吹过,夏悠发现,自己经过言叶那里一趟后,从学园都市里带来的负面情绪,减少了很多。

    他说过要为御板报仇,但现在他知道,凭现在的自己,就这样傻傻的去碰去撞,不但报不了仇,自保也可能会成为一个问题。

    尤其是当他在现实查过那些资料明白之后。

    而且他现在明白了一切之后,已经不仅仅想要为御板报仇而已。那为自己提供了百万经验的‘御板妹妹’,还有着上万人被控制着…

    一边想着,夏悠已经回到了幸存者们落脚的酒店大楼。

    现在天才刚刚亮,夏悠不知是因为房间隔音好,还是他们经过连夜逃亡而疲惫不堪,几乎所有人都是静悄悄的没有醒来的样子。

    这幅过分安逸的样子让夏悠微微皱眉,但旋即也理解了。毕竟不是所有人都是他,能够有超人的身体素质。也不是所有人都能像他一样,没有后顾之忧和饥饿恐慌。

    夏悠默默的走回着自己的房间,刚要进门,对面宫本丽她们房间里面兀然传来一声惊呼:

    “啊!!”“不要!!”

    夏悠脚步一顿,几乎是毫不犹豫的,马上就冲过去踹门。

    “砰!”

    星级酒店的厚实房门,在夏悠一踹的巨力下猛地踢开,门锁瞬间炸散。

    巨大的声响让房内的几女呆了一下,喊叫声曳然而止,等看到站在门口的夏悠的时候,她们又再次呆了一下。

    夏悠同样有些发呆的看着她们。

    湿漉漉的地板,湿漉漉的头发,湿漉漉的鞠川静香和高城沙耶正看着夏悠不说话。

    “对不起。我以为有什么怪物袭击。放心我什么都没有看到。”

    “砰!”

    夏悠以极快的速度解释了一句,马上将已经踢坏的门再次重重关上。

    门锁已经烂掉的门根本关不严,夏悠死死的拉着门把让门紧闭,闭着眼憋住了呼吸。

    剧烈的声响到现在的悄无声息。只发生在短短瞬间。

    直到这种死寂延续了好几秒,才被里面高城沙耶的尖叫打破。

    夏悠站在门外,走也不是站也不是,苦笑了一下回了自己的房间,就这样持续等了好一会。才听到敲门声:

    “你...起来了正好,我们想要和你谈谈!”门打开口,脸色依然发红的高城沙耶说道。

    夏悠应了一声,高城沙耶马上快步离去。夏悠抿了下唇,也很快跟了过去。

    房间是双人间,原来是高城沙耶和鞠川静香的房,夏悠发现,现在这里除了毒岛冴子,艾莉丝,以及平野户田。小队的人包括桐敷沙子两人都已经在这里了。

    他进来的时候,一众美目齐刷刷的看向了他。

    “都…早啊。”

    夏悠生硬的打了一声招呼,然后飞快的扫了一眼。

    高城沙耶和鞠川静香都已经换好了新的衣服,只是沐浴后的香波味还弥漫着,她们头发依然湿湿的,配合着醺红的脸,显得有种狼狈中的妩媚。

    夏悠看过去了的时候,她们的目光也正好看了过来,马上红着脸飞快错开。

    “呃,冴子她们呢?“夏悠胡乱的问了一句。

    “冴子学姐不舒服。死宅胖子叫不醒,艾莉丝还在睡。”

    高城沙耶飞快的答了一句,侧头要像鞠川静香那样去擦头发,但马上意识到这样的动作和不妥。硬生生的顿住了。

    “冴子不舒服?”

    夏悠闻言怔了一下,旋即微微皱了皱眉。

    原著中他并没有听过她会有生病的事情,以现在默示录的时世来说,生病也是可大可小的事情。

    不过夏悠转念一想,自己拥有的治愈能力,这种对于别人来说的极大麻烦。对他来说根本不在话下,他也变得平静了下来。

    于是,夏悠对刚才的撞见没有提,高城沙耶她们也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含糊的聊了几句后,夏悠想起了之前她们说的谈谈,于是询问了起来:

    “对了,沙耶你之前说要谈的是什么?”

    “嗯。”高城沙耶脸色正了正,和几女对视了一眼,才定定的看着夏悠:

    “你之前想要将这支队伍接收,是认真的吗?”

    夏悠闻言顿了下。自己有说过这样的话?

    他自顾回忆着,没有回答,但高城沙耶看着他的迟疑,忽然有些急了起来,带动着一阵香气连忙走近他:

    “你如果不接收这些人,他们是熬不过去的,除了你,谁也无法保障他们的安全!而且除了你谁也无法让他们安心!如果你不管他们,他们都会死!”

    高城沙耶越说越激动,脸上因出浴的潮红也随之变得越来越鲜艳:

    “我可以说服父亲曾经的部下,全部无条件的受你指挥!”

    “哪怕我是华人?”夏悠看着她激动的样子,忽然问了一句。

    “现在这个时候,是哪国人还有人在意吗?”高城沙耶想都不想就马上答道:

    “关键是你有能力,能够让大家活下去!”

    夏悠沉默了。

    他忽然有些心动了。

    默示录世界对于现在的他来说,很大程度就是作为一个经验猎取场。

    但分落散布的死体,如果靠他一个人去边寻找边杀,那样会极为费事费时间,他不可能这样凭着自己一双脚满世界跑。但如果有人帮忙将它们集中在一起,那样不仅省心省力,还极大的节省时间。

    夏悠不缺时间,至少现在不缺,但他不保证那些死体经过多长时间之后,会干枯死亡。如果它们会随着时间而枯萎,时间一过,这股摆在自己面前的过百亿经验都只是空谈。

    而且哪怕不纯粹将这里当成一个经验场,而作为一个建设基地。无论是要做什么,以一个世界的底蕴,也足以让任何人侧目。

    尤其是这还是一个破败的予取予求的世界,他想做什么都没有任何人的打扰。

    无论是让死体集中。还是力根和开发一个世界,都需要人。

    没有什么地方比一个末世更容易收拢人手收服人心。

    现在高城沙耶就给了自己这样一个收拢手下的契机。

    一念及此,夏悠的心动也愈发浓郁,眼中精光微闪:“这是所有人的意思?我需要征求一下大家的意见。”

    “这个让我来办,我保证会…”

    高城沙耶还未完全说完。夏悠忽然猛地站直。

    夏悠的突兀而猛烈的动作让所有人注意力都一下吸引了过去,还未等她们开口询问,夏悠已经身形一闪拉开了房门,要向外冲去。

    “怎么了!”

    “有些危险的东西来了,你们在这里别乱走。”夏悠说完马上离去。

    高城沙耶等人面面相觑,但马上都跟着跑了出去。

    她们不是没有听到夏悠的话,但夏悠刚才脸上的神色变化让她们都忍不住想要看看到底发生什么事。

    而且她们也怕夏悠会出事。

    哪怕明知道这种可能性很小。

    夏悠一出房门,精神力辐射的同时,身形一矮直接从窗口跳了出去。

    这时候他已经顾不得惊世骇俗,入侵者和他所在的楼层相隔了好几层。如果它们真是自己知道的那种东西,走楼梯太慢了。

    “啊!!”

    惨叫声尖利的响起,但马上曳然而止,取而代之的是一连串激烈的撞击声。

    夏悠在听到尖叫声的时候知道已经算迟了一步,沿着墙身冰凌踏落的身体一钻,直接从长廊窗口撞入。

    “哐铛!”

    激射的玻璃猛地僵在空中,被冰固定无法跌落,夏悠稳稳半蹲落地,抬头与刚刚撞门而出的怪物四目相对。

    尖锐利爪抓地,如同剥皮般的伏兽的身躯。如同裸露着大脑的头上血管密布,张开的利齿下,随着长舌摆动,夹带着新鲜血糊的粘稠口涎不断落地。

    一股如同死尸般的腐臭夹带着浓郁血腥。扑面而来。

    舔食者。

    夏悠静静的注视着它,看着它身后拖出的长长血糊,又看着地板上滴落绽开的血糊,缓缓抬头看向天花板处。

    三头舔食者。

    夏悠定定的看着它们,它们也似乎察觉到夏悠的威胁感,同样一动不动的蛰伏在那里。

    一触即发。

    夏悠已经不去想这种恐怖的东西为什么出现。他现在只想知道,到底有多少这种东西进来了。

    而且到底已经死了多少人了。

    “嘭咚。”

    临近的房门都在打开,被吵醒的人一脸惺忪的走出,但看到狩猎者的时候,几乎所有人都是一怔。

    旋即疯狂的大喊了起来。

    “发生了什...哇啊啊啊!!”

    “那是什么!!”“死人了!!死人了啊!!”

    “怪...怪物!!”

    “都回房间去!”夏悠没有回头,清喝声如雷历,让惊乱的人们为之一顿。

    三头舔食者这一刻却动了。

    舌如枪,身如影。

    凌厉的腥风尖锐刺耳,三头舔食者几乎是不约而同的扑向夏悠。

    尖叫的人忘了尖叫,逃跑的也忘了逃跑,狂烈骤降的血腥戾气让人心神皆摄。

    夏悠不退反进,双手各持冰刃,九方片刃如影随行。

    三头舔食者,十二肢开膛利爪,以及三条如枪利舌。

    夏悠却只有一个人。

    “!!”“夏悠!”

    跑得上气不接下气的高城沙耶几人脚步还未停下,马上惊呼了起来。

    这下更加不能让这些舔食者过去了。 夏悠想着,手中的冰刃握得更紧。

    “哐!!”“啪砰!”

    就在夏悠冰刃和那些利爪相接的时候,他身后撞开的窗口处,两头死体猛地窜出,带起的残余玻璃和冰棱碎片四处溅飞。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所有人都心跳一滞,夏悠的瞳孔骤然一缩。

    …

    ...

    书终于被解封,一直憋了很多话,有很多想说,但手指按在光滑的键盘键上的时候,却忽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被封了两个月,今天终于解封了,心情真的很复杂。

    想起和编辑说不想放弃时的不忿,想起等待的心灰意冷,想起还在等,还活跃在书评区的书友们...百般滋味不知从何说起。

    封书期间,当有读者追问到底还更不更,什么时候更的时候,作者一直都沉默着。

    一是作者自己也不知道,二是惭愧面对这些热情的读者们。

    也是从这个时候更加深刻的认知到,原来,还有这么多人对这本书不离不弃。 原来最次元,还有一群可爱的读者们。

    其实作者想过放弃。

    但封书的两个多月,作者想过要放弃。 但唯独每每看到一直支持的读者,沉默之余,却始终无法真的放弃。

    于是一次次的犹豫,又一次次的去询问编辑。

    终于今天解封了。

    感觉,这本书能够重见天日,不在于作者,不在于编辑。

    在于始终不离不弃的你们。

    谢谢。

    谢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