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最次元TXT下载->最次元
上一页 | 返回列表 | 下一页 | (全文阅读) | 返回书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正文 第二百九十四章 发誓


    刺鼻的浓稠血液,顺着铁皮缓缓的滑落着。←頂點小說,x.

    地狱般的模糊肉泥中,夏悠独自一人站在那里。

    地上血肉模糊,已经没有谁能够认清他们原来的身份。夏悠松开了手中的冰刃,掉落让血液泛起了一丝涟漪,微微淹没了夏悠的鞋。

    夏悠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染得黑红的湿衣服,又看了看码头的入口那里。

    好一会,还是没有人进来。

    有些失望的摇了摇头,夏悠微微闭上了眼睛,再次睁开的时候,那片猩红已经被他收拢。

    抬脚从血浆中走出,夏悠知道,等了这么久还是没有人过来,大概不会有人再过来送死了。

    对于夏悠来说,这些纵容’实验’的人,虽然已经来了一批又一批,但还是怎么都杀不够的。

    但夏悠根本不知道,在他离开这里之前,已经没有任何人再敢过来了。

    一开始,实验研究人员求救的时候,来了另一支研究小队,还带了几个随行的武装者。

    不久,新一批被求救引来的武装队伍,在经过了几分钟之后,再次求救。

    这次的求救,已经不单单是面向研究所。而夏悠的样子,也被送到了很多人的手上。

    很多已经不是第一次看到夏悠资料的有心人手上。

    于是,一群群怀着各种目的人,不断地将武装部队送入这个实验码头中。

    而这个码头,也很尽职的将所有人都永远留在了这里。

    等他们回过神来的时候,这里已经变成了让所有人脸色难看的屠宰场。

    看着一条条回馈回来的信息。所有势力都沉默了。

    学院都市里面的势力很多。但任谁的势力都是人员有限的。

    人。作为势力的基本资源,他们不是不能损失,而是已经找不到损失的理由了。

    现在已经死得够多人了,但他们根本不清楚夏悠的实力底部在哪里,也不清楚自己能够损失到什么程度,最后能够获的能否填补这份损失。

    而且哪怕是作为学园都市的董事团,也不是所有人都是铁桶一团的,一旦弱小就注定不用夏悠报复。就会被其他势力吞并。

    这样的情况下,面对着夏悠这样一个他们既不清楚具体能力,具体实力,也探不到具体信息的人,谁也不想贸贸然再派人过去。

    试探归试探,但如果因此而伤筋动骨,甚至可能此消彼长被别的势力吞灭,谁也不会去做。

    倘大的学园都市,因为这条平衡,愣是被夏悠杀得没有任何脾气。不约而同的收手了。

    夏悠根本不去管他们所谓的收手不收手。他的目的只是杀。

    现在在场的,除了一方通行。所有人都已经被夏悠化作肉泥。倘大的码头入口,黏糊糊的蔓延了一片。

    而夏悠,现在也看向了一方通行。

    一方通行忍不住皱眉。

    他认得这个眼神,这种看死人的眼神,之前夏悠就是这样看着那些武装部队和研究人员。

    现在那些人都已经真的变成死人了。

    死了无所谓,一方通行看着他们被杀,甚至看得很过瘾。但他却没有忘记,夏悠是冲着他来的。

    被这样的疯子盯上,谁都高兴不起来。

    “嗤。”一方通行和夏悠对视着,终究还是先打破了沉默:“想杀我吗?来啊,你能杀得了我?”

    夏悠没有说话,看向地上那些能力干扰下降器。

    一方通行也看了过去,不动声色的踏了一下地。

    一个个能力下降器被地下冲击,猛地弹起爆开,炸成一堆碎片。

    “你怕了。”

    夏悠眼中红光闪烁,微微眯起。

    没有说话,只是同样冷冷的看着夏悠。

    呜呜的风仿佛凝固,只有那浓郁的血腥在两人间蔓延。

    就在一方通行已经忍不住那种不耐烦的时候,夏悠走了。

    走向了那个时钟下的集装箱。

    带着铁锈的集装箱下,那片血沫已经凝固。

    夏悠深吸了一口气,缓缓的闭上了眼睛,站在了集装箱面前。

    风吹过他额前的头发,似乎将他的睫毛也吹得一阵颤抖。

    “咔…”

    闷响划过空气,一支支冰柱,缓缓将集装箱撑起,然后,猛地推开。

    夏悠没有睁开眼睛,他知道自己面前的是什么。

    冰刃划在地面,这一次它们没有杀人,只是很轻柔的,在埋葬。

    月光将夏悠的影子拉长,挖出的土,再次被一点一点的埋上。

    夏悠在一言不发的做着,但一方通行做不到一言不发的看着。

    一方通行想过直接离开,但这样被边缘化的收场,让他再次烦躁了起来:

    “喂喂,你不是要杀我吗?怎么不杀了?继续啊。”

    夏悠没有理会。

    他没有睁开眼睛,她依然美丽在他心中,一丝不减。

    这是他对这个世界的认可,他埋得很认真。

    一方通行在一旁看着,难得的主动开口挑衅,那种被无视的感觉让他脸上戾气丛生,再次开口了:

    “喂喂。”

    “你该不会真的是为了她杀人吧?这样的愚蠢复制人,我可是杀了近万啊。”

    夏悠的动作顿了一下。

    但还是继续认真的埋着。

    “啧啧,你埋了我一脚就可以将她挖出来。”一方通行再次说了一句。

    他不是多话的人。但面对着夏悠,那种一再而再的莫名憋屈,让他忍不住一反常态的开口挑衅。

    打,夏悠无法对他伤害,他同样无法回击夏悠。

    不说那诡异的多线攻击让他必须竭尽全力去计算防御,那诡异得无法捕捉的速度,那不下于炮轰的拳脚力量,那受伤后一抹就恢复的能力,无一不让他极度烦躁。

    动不了手,抑着一腔火的他,也只能动动口了。

    夏悠终于睁开了眼睛。

    转头,静静的看了他一眼:

    “我会放你生不如死的,我发誓,而且这个时间不会太长。”

    一瞬间,夏悠的眼中的红光依然旺盛,但他的脸上却平静得如同一湖水。

    也正是这种泛着红光的平静,让一方通行喉咙中的话强行咽回去了。

    他一方通行从不怕威胁,他说挖坟就一定敢挖,也不需要顾忌谁的脸色,因为他是一方通行。

    但他却怕麻烦。

    以往任何麻烦,他都能以实力去全部辗碎,他可以肆意虐杀,可以为所欲为,也可以对一切漠不关心,因为他有实力做后盾。

    但只有这次,面对着夏悠的时候,他赖以肆虐的强大实力也没有任何办法,而且还必须承受这种麻烦威胁。

    如果夏悠和他死磕还好一些。但他清楚感觉到夏悠的恨,却想不到夏悠竟然能够控制。

    这世上,不怕疯狂,就怕有实力的平静。

    就为了一个实验的复制品,有必要吗?

    一方通行有些难看的看着夏悠。

    但夏悠却已经回过了头。

    “我发誓,不会等太久的…”

    夏悠再次低喃了一句。

    是说给一方通行听的,是说给自己听的,也是说给她听的。

    没有理会一脸戾气的一方通行,夏悠转身走了几步。

    然后,在空旷的那处,当着一方通行的面,直接步入了那片光华之中。

    消失在月光之下。

    无数通过监控看到这一幕的人,和一方通行一样,猛地睁大了眼睛。

    ...

    好,三更完成(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