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最次元TXT下载->最次元
上一页 | 返回列表 | 下一页 | (全文阅读) | 返回书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正文 第二百九十三章 撞枪口


    “混账!你们这是要干什么!”

    突兀的咆哮打断了战斗,夏悠也抬眼看了过去。√∟頂點小說,x.

    过来的一群人穿着白色外褂,手中抱着一个巡查表般的东西,为首的一个戴眼镜中年人,正对着夏悠和一方通行怒斥着。

    尤其是对着夏悠,眼中有种气急败坏的感觉。

    夏悠看了一眼正在冷哼,却没有什么反应的一方通行,又看向了这些人:

    白外褂,巡查表,胸前的科研身份胸卡,和一方通行相熟…

    夏悠还没有说话,中年人却已经对他开口了:

    “你是谁!为什么会在九号实验地这里?”

    9号实验地…

    夏悠目光猛地一凌。

    听到中年人这一句后,夏悠已经可以确认他们的身份了:

    他们就是之前御板说的‘实验相关人员’...

    御板被制造出来,甚至被杀,都是一种‘实验’…

    而这样的’实验’,看来来已经进行了很多次,看来还要进行更多次,死更多的御板...

    “原来你们就是那些’纵容虐杀’的人...”

    夏悠静静的站在集装箱上,沙哑着声音说着,似乎是询问,也似乎是在自言自语。

    “混账!你给我下来!一方通行,这里的事情是不能外泄的,将他杀了!”

    中年人看不清夏悠的脸,但夏悠身上传来的感觉却让他极度不舒服,他忍不住对一方通行大喊了起来。

    一方通行只是哼了一下,什么也没有做。

    中年人大怒。但转头再次看向夏悠的时候。

    发现夏悠已经不见了。

    “刚才跑掉那个人。你们。马上派人将他…”

    中年人皱了皱眉,刚要转头吩咐一下手下,忽然看到了夏悠的脸。

    那是一张俊秀轻逸的脸,上面却有着一双慑人心魂的猩红双眼。

    他愣住了。

    不仅是他,周围那些实验科研人员,也一个个愣住了。

    “嘀嗒…”

    穿透那个边上研究人员腔腹的手上,血液滴落发出一阵轻响。

    却如同惊雷般,瞬间在实验研究员中炸响。让不少人忍不住惊叫了起来。

    “你是谁!!”“为什么他会在这里!”“住手!!你干什么!”

    惊吼掩饰不了他们的慌张,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同僚,就这样忽然被穿心而死,而且就这样毫无预兆的发生在身侧,他们吓得连脚的软了。

    夏悠缓缓的抽回了手,失去了支撑的实验研究人员尸体,马上摔倒在地。

    摔在地上的那滩血泊中,发出一声让人心悸的啪嗒声。

    也瞬间将一众研究员的心,摔寒了。

    看着再次抬眼看过来的夏悠,他们已经忍不住尖叫了起来:

    “你、你干什么!”

    “一方通行!阻、阻止他!”

    慌乱的求救和尖叫。只换来一方通行的嗤笑声,他没有过来阻止的意思。反而饶有兴致的靠着一旁,冷眼看着。

    而这时 ,夏悠也动了。

    尖叫阻止不了夏悠的手,慌乱的脚步带来的只是等在他们身前的冰刺。

    夏悠的手,冷漠的穿过一个已经吓得不敢动的实验研究人员,手上的冰刃延伸,将那个眼中划过庆幸的另一个研究人员,也一同洞穿。

    血,在夏悠的手上蔓延。

    微弱的风吹过,似乎是即将停止的心跳声,也似乎是经验提示声,夏悠听不清。

    温热的腥血浇在手臂上,夏悠低头看着,脸上依然没有任何表情。

    “该死!快叫人过来!!””这到底怎么回事?!“

    “不要挡着我!”“不要乱!快点开能力扰乱器!”

    杂乱的尖叫声,夏悠充耳不闻,他只是做着一个称职的死神,一丝不苟的用手,从一个又一个的实验研究人员胸膛穿过,在他们不可置信的眼神中,甩开。

    浓郁的血腥味很快开始蔓延,夏悠恍若不觉般,鬼魅般的出现在一个又一个拼命想逃的人面前。

    他杀不了一方通行,但是这些送上门来的,他可以可以为御板收回一些利息。

    既然御板死了,他们实验人员是从犯,就必须死。

    “等、等等、不要冲动!请不要冲动!”

    中年人看着夏悠跨过他同僚的身体,向着他走来,连忙大喊了起来。

    他们至始至终都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面对着夏悠这样的忽然杀人,他们惊恐之余,已经完全迷茫了。

    夏悠只是扫了他一眼。

    一根冰刺,直接从中年人的脚底穿上,穿过他的小腿直接从膝盖上穿出,将他固定在原地。

    夏悠挥手间将一个研究人员拦腰切断,然后才转头静静的看着他。

    “啊啊啊啊啊!好痛啊!混、混账东西!你知道我们是谁吗?”中年人怕了,连叫声都已经扭曲。

    作为见惯了别人被残杀的学园都市研究人员,当面对着自己死亡的时候,他们发现自己的那份镇定,是那么的可笑。

    不管夏悠出于什么理由杀人,他们已经顾不上去思考了。逃,在那种诡异速度下根本逃不了,他们也只是能在黑暗中对实验体肆虐的普通人而已。求饶,在那双猩红的双眼下,一切求饶都是废话。

    没有人帮忙,也没有人能够制止这个恶魔,中年人唯一能够想到的,就是威胁。

    只有威胁才能让这个恶魔停下来,他刚才已经联系了救援部队,也只有威胁这个恶魔,才能争取时间让救援的人能够赶到。

    但夏悠只是用猩红的双眼静静的看了他一眼。

    然后冰矛,直接从他张口要说话的口中透入,从他后脑穿出。

    “滋…”

    飞溅的血线溅到了地上几个已经吓瘫的人脸上,让他们身体猛地抖了一下。

    “为、为什么!为什么要杀我们!”一个被吓哭的研究人员崩溃的喊了起来,看着地上那个双眼定格在不可置信的中年人的脸,再次崩溃了。

    “是啊,为什么…”

    夏悠的手轻轻握着发卡,低喃着,身后的片刃缓缓升起。

    凄厉的尖叫在月下短暂的响起,又曳然而止。

    夏悠看了一眼正看着自己的一方通行,缓缓转头看向了那串匆匆脚步跑来的方向。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