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最次元TXT下载->最次元
上一页 | 返回列表 | 下一页 | (全文阅读) | 返回书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正文 第二百九十一章 确定


    巨大的轰鸣声,没有火光,也没有惨叫。

    在以往看来,这样的声响最多只是让人好奇一下而已。

    但此时听到这声声响的夏悠,却蓦然的心下一紧,有种心惊肉跳的感觉。

    那种不安的心悸感是那么的强烈,那么的清晰,让他甚至忘记去理会升级带来的困惑和惊喜,脑中满满都是那种患得患失的强烈感觉。

    不行,一定要去看看!

    夏悠已经不再是那个本能驱动的当初自己,但这一刻,他却怎么也无法让心慌停止下来。

    地面跃出的片刃毫不犹豫的将所有幸存部队都抹杀,夏悠一刻都没有停留,径直向着巨响发出的地方,急速而去。

    月光很亮。

    也很凉。

    月下的学园都市,安静得如同潜藏着无数伺机而动的凶兽,正睁着猩红的双眼,贪婪而残虐的盯着这个都市下的每一个角落。

    夏悠循着那丝让他愈发抓狂的血液味道而来。

    他看到了那个停止在九点零六分的时钟。

    看到了沟壑狼藉血迹斑斑的凌乱四周。

    看到了那个砸落得几乎要散架的集装箱。

    也看到了那个集装箱下的,那一滩刺鼻的血肉沫。

    以及那只被挤压截断在旁边的,紧握着的手臂。

    他忽然有种喘不过气的感觉,双眼死死的盯着那滩集装箱下溢出的血沫。瞳孔急剧的跳动着。

    这是...

    谁…?

    夏悠睁大着双眼。

    他感觉自己的嗓子几乎要跳出来,他忽然有种转身就跑的冲动,但自己的脚。却不受控制的,一步一步的走近。

    缓缓的,在那只纤细的断臂处,他蹲了下来。

    颤抖的手,一点一点的伸向了它。

    碰到了。

    碰到了这只似乎还带着余温的手。

    熟悉的温度。

    熟悉的手。

    这只在不久前还在紧紧攥着他衣角,他不会也不可能会认错的手。

    “呕…呕…”

    夏悠忽然感觉胃部一阵翻腾,眼前晕眩了一下。

    他见惯了死。但第一次的,他会感觉到胃中翻涌。手脚冰冷,大脑也跟着恍惚。

    在那股恍惚中,他蓦然浮现出这只手原来主人的一切。

    是那自称御板的口癖。

    是那呆呆的三无表情。

    那无常识的二货行为。

    那无机心的柔软嘴唇。

    那让人心碎的无光瞳孔...

    但这一刻,一切忽然砰然破碎。

    夏悠猛地咬紧了牙。唯恐让颤抖的自己,如同困在死巷的野狗般哀嚎出来。

    那紧握的手臂,也随着他的颤抖而松开,掉出了一片粉红色的发卡。

    发卡上,那个滑稽幼稚的卡通,正在一脸灿烂的傻笑着。

    和她极不相称的傻笑。

    “轰!!!”

    夏悠浑身的寒毛瞬间炸起,脑中如同被洪钟鼓动般轰鸣着。

    发卡...

    我送她的发卡...

    她临死还紧握着我送的发卡...

    我甚至,没有认真去问她的名字…

    惨白的月光下,夏悠的脸惨白着。他颤抖捡起发卡的手也惨白着。

    只有发卡依然粉红。

    只有他双眼中的血丝,在一点一点的泛红。

    温度在无声的骤降,划过的冰霜缓缓划过夏悠那静止般的头发。

    瞬间被无边的杀意和煞气绞杀成渣!

    泛起的冰线映着一股红光。在夏悠的四周不断蔓延起冰霜,地面发出密集而刺耳的咔嚓声。

    声音让宁静被打破。

    也让那本来隐没的脚步,再次倒了回来。

    白发少年皱眉看着那背对着自己,如同雕像般一动不动的人,哪怕已经屏蔽了身周的冷冽,他还是有种莫名的烦躁。

    本来要走的他。不仅折了回来,这一刻还忍不住开口了:

    “啧。你是这次的回收人员?”

    如同石头般蹲在那里的身影缓缓站起,白发少年看着那缓慢得让他煎熬的动作,想开口,但他无意的接触了那人的一瞥。

    让他如坠血狱的一瞥。

    没有任何犹豫的,白发少年瞬间发动了自己的能力,散漫的身体下意识的绷紧了。

    等他反应过来后,这久违的,如同惊弓之鸟的动作却让他恼怒了,看着对方依然没有任何动作,他残虐的笑容再次浮现在脸上的时候。

    一道沙哑而冰冷的声音,如同来自九幽地狱般,一字一句的钉在他耳膜:

    “是你做的吧?一方通行。”

    残虐的笑容僵在脸上,一方通行回了回神,想嗤笑,但却发现声带也有点僵。

    夏悠动作缓慢的将那支断手放入了佛珠空间中,目光转向了一方通行。

    条纹衣,白发,赤瞳,以及脸上未收回的残虐笑容。

    “一方通行...原来是你…一方通行…”

    风中飘残着低喃,夏悠猛地睁大了一片赤红的双眼,如同火山爆发般咆哮了起来:

    “一方通行!我*!!!!!”

    “嗖!!”

    “嗖嗖嗖嗖!!”

    猛然爆发的冰刃和冰箭,如同疯狗般铺天盖地的轰向一方通行,尖锐的破空声直刺耳膜。

    一方通行不是没有遇过集体狙击,但这一刻,却烦躁得皱起了眉头。

    堪比狙击的冰箭片刃在一方通行差之毫厘的地方猛地顿住,然后猛地倒卷反射!

    他狰狞的看向夏悠,却惊然发现,夏悠消失了。

    “砰!!”

    巨大的冰刺从他脚下升起,如剑笋般直刺,一方通行狼狈的退了一步,没有受伤,但他脸上的阴郁更加沉了:

    “喂喂,实验已经结束了,这是什么意思!”

    夏悠突兀的出现在另一处,他没有理会一方通行,只是死死的盯着他。

    赤红着双眼的他,现在已经听不入任何的声音了。

    …

    …

    有票和打赏的话,明天三更可好?(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