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最次元TXT下载->最次元
上一页 | 返回列表 | 下一页 | (全文阅读) | 返回书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正文 第二百九十章 经验


    “砰啪!!”

    一声撕裂的炸响在码头仓库中响起,火光在集装箱间一闪而没。@頂@点@小@说,x.

    集装箱旁,时钟刚刚落在了九点零一分上。

    栗发少女狼狈的在地上滚了一圈,看了一眼那被返回子弹炸裂的机枪,也不顾身上的擦伤,撑起身体马上就跑。

    “哼。”

    集装箱的阴影下,走出的白发少年看着栗发少女的背影,勾着嘴角冷哼了一声,脚一下踏在了土地上。

    平静的土地,在白发少年的脚下,瞬间如同地龙滚动般,咆哮着滚动射出!

    急速的地龙滚动转眼追上了少女,没有任何停顿的,在她脚下如同地雷般猛地炸起。

    “嘭!”

    炸起激射的砂石将两旁的集装箱射得千疮百孔,刺耳的叮铃声不断,栗发少女纤弱的身体被高高炸起,又重重落地,在地上翻滚了几圈,她戴着的夜视镜也随之掉落。

    少女捂着流血的右眼,看了一眼地上已经摔坏的夜视镜,忽然听到一阵破空声,抬头看到了那对着她直直坠落的一堆钢材。

    “砰咚咚…”

    钢材扬起的尘土将时钟弥漫,铁杆上的时钟也再微微摇晃。

    摇晃中,时钟划在了九点零二分。

    撞在集装箱边的少女,挣扎着颤抖的身体站起,但脚上的伤让她闷哼了一声又继续摔了下去。

    她头上的发卡,也随之掉落在地上。

    粉红色的发卡,上面幼稚的卡通人物正笑得一脸灿烂。

    少女染血的脸上。始终平静无光的双眸。第一次缩了一下。

    唯一没有受伤的手捡起地上的发卡。她咬着牙再次挣扎着站起,跑离。

    “哦?”

    白发少年双手插袋,不紧不慢的跟在她后面,看到这一幕微微歪了歪头。

    一丝玩味在他脸上泛起,白发少年一脚将地上夜视镜踩碎,然后抽出了手,握拳,一下捶在了一侧的集装箱上。

    “嘭轰!!”

    如同被无形的攻击般。集装箱的铁皮一阵变形,让人牙酸的吱呀声猛地追上了栗发少女。

    栗发少女还未来得及反应,身侧猛地炸开的集装箱中,钢材如同利箭般炸裂射出。

    “咔!”

    少女已经瞬间扭开了身体,但依然有一根粗壮的钢条擦到了她手臂,瞬间将她的手臂扭折。

    “嘭!”

    少女再次被巨力带倒在地,闷哼着滚了几圈。

    沾满沙子的稠血在脸上流淌着,刺痛中的少女抬起了头,第一时间去寻找那被撞掉的发卡。

    粉红色的发卡,在她几米外的空地上。微微的折射着光芒。

    作为一个战士,让手无寸铁的自己暴露在空旷处是愚蠢的。但少女双眼定定的看着那个粉色发卡,以近似愚蠢的举动,拖着重伤到失去平衡的身体,蹒跚着走过去将发卡再次握在手中。

    “嗤…啧啧。”少女的举动落在白发少年的眼中,只引起他的一阵嗤笑。

    他仰头松了松脖子,不知想到了什么,月光下那嘴角的狞笑,再次勾起。

    同样月光下的时钟,落在了九点零三分。

    一阵微风拂过。

    栗发少女刚刚蹲起,被鲜血模糊的视线中,隐约的看到了那边的白发少年似乎动了一下。

    她马上要站起来,但一阵呜呜的破空声响起,她的后背就被扬起的铁缆,重重的抽了一下。

    “嘭!”

    “咳咳…”

    少女纤弱的身体如同破布般被抽飞,又撞在集装箱上重重弹落,撞出咳出的血浆将地面浓稠了一片又一片。

    她脸上依然没有情绪,痛苦让她本能的大口**的,脸上脏泥血液和汗水揉在了一起,她依然拼命的想要站起来。

    只是几乎被抽断的脊椎骨,让她下半身几乎没有任何知觉。

    她站不起来了。

    在这里,只要停下,就一切都完了。

    她知道,自己会死的。

    哪怕双眼依然平静,但对死亡,她的身体还是本能的在颤抖着。

    唯一没有抖的,就是那始终握着发卡的手。

    因为那里温暖,因为那里让她颤抖的心,莫名的平静。

    温暖平静得让她第一次衍生了一种莫名的情绪,温暖平静得让她忘记了残酷的战场,忘却了即将死亡。

    莫名的,她忽然很想在看他一眼。

    那个总是被她拽着衣服,给她买冰激凌,为她抿嘴角,笑得很温暖,并将那股温暖别在她头发上的人。

    时钟上,已经悄然走到了九点零四分。

    “战斗中还走神?果然弄不懂你们这些废物到底是怎么想的。”

    白发少年边嗤笑着,边一脸狞意的走近,那双倒影着少女的眼中,尽是残虐。

    少女仿佛没有听到他的话,也仿佛没有看到他靠近般,只是半坐在那里,紧紧的握着发卡。

    白发少年脸上狠意一放。

    “嘭!”

    少女单薄的身体被踢得弓起,在地上不断的翻滚着,身体被地面摩擦得血肉模糊,手却死死的将那个发卡握紧在胸前。

    大口的**着火辣辣的空气,少女这次想要撑起身体,但失败了。

    身体大部分地方已经失去了知觉,没有失去知觉的正源源不断的传来剧痛,哪怕是呼吸,也会带出一阵刺鼻的血浆。

    但一切都已经不要紧了,只要那个发卡没事就好。

    “逃啊?这次怎么不逃了?你们这种老鼠不是最喜欢逃的吗?”

    白发少年走到了她面前,狠狠的一脚踩在了她的头发上,一脸狰狞的肆意用鞋底辗磨着。

    少女的栗发被连着头皮被踩出,新鲜的鲜血覆盖过发稠的旧血,又被鞋底的泥污染墨,脸上也不断被踩出一层层血肉。

    她始终面无表情的承受着,手,死死的握着那片发卡。

    “喂喂,你是尸体吗,快惨叫两声来听听啊。”

    白发少年抬起了脚,用力的在她头上踏了几下,看着她口鼻流血血肉模糊,却一声不吭,有些无趣的皱起了眉头。

    “切,没用的废物。”

    白发少年似乎厌烦了这样的不反抗,收回了脚,却忽然用脚尖一脚踢了她肚子上。

    “嘭…!”

    如同破布偶般的纤弱身体被踢飞了十几米,在地上翻滚了几下后,再也没有任何动静。

    月光清冷,无声的风将腥血味搅散着。

    只有时钟的跳动,停在了九点零五分。

    月光下,少女半蜷缩在那里,依稀还有这呼吸,她努力的睁着几乎睁不开的眼睛,身体却已经连动都动不了。

    白发少年等了一下,见依然没有任何动静,脸上的耐性一下消耗殆尽了:

    “算了,你已经没有价值了,去死吧垃圾。”

    他脚尖踢了踢旁边的集装箱。

    巨大的集装箱,违反力学般被高高踢起,笼罩了月光,笼罩了还在行进的时钟。

    巨大的投影落在少女身上,她没有去看,而是看向了缓缓张开的手心中,那片粉红色的发卡。

    发卡依然完好,甚至小心的呵护着没有染上一丝血液和泥污。

    看着发卡上那个卡通的笑,她第一次的,脸上露出了一丝不曾有过的微笑。

    噏动的嘴唇,颤抖而低微的,说出了那句早就想要对他说,却迟来的话:

    “谢......谢...…”

    微不可闻的话被微风卷过,瞬间淹没在巨大的集装箱巨大的阴影下。

    “啪滋!”“轰!!!”

    废弃仓库外。

    夏悠正蹲在一众垂死的部队队伍中,试验着自己组合能力带来的新技能。

    蓦然的,一道道经验提示声,如同泄洪般在他脑中涌出:

    获得初级好感,获得100点经验…

    ‘获得初级好感,获得100点经验…’

    ‘获得初级好感,获得100点经验,满足升级,当前等级二十六。’

    ‘获得初级好感,获得100点经验…’

    ‘获得初级好感,获得100点经验…’

    ‘获得初级好感,获得100点经验,满足升级,当前等级二十七。’

    ‘获得初级好感...’

    ‘…...满足升级,当前等级二十八。’…

    ‘……满足升级,当前等级二十九。’......

    一连串经验提示声,让夏悠完全懵了,蹲在那里一时间已经忘记了动作。

    身体不断传来洗涤的感觉,他这一刻却有种麻木的感觉。

    升级...了?!

    就那么短短的瞬间,他的脑中经验提示声,足足响了近万下,将他二十五级直接如同火箭般,推到了二十九级有余。

    近百万的经验!

    夏悠呆呆的看着属性版面,已经有点反应不过来。

    这…是什么情况?

    “轰!!!”就在夏悠发怔之际,远处的天空下,一声巨大的轰鸣。

    兀然响起。

    …

    拒收一切形式的刀片。(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