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最次元TXT下载->最次元
上一页 | 返回列表 | 下一页 | (全文阅读) | 返回书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正文 第二百八十九章 反杀与功法


    华灯初上。+◆頂+◆点+◆小+◆说,x.

    昏黄的灯光接上了黄昏的余晖,淡淡的柔和光芒镀在这个空荡的露天仓库上。

    夏悠在这个露天仓库中,停下了脚步。

    “好了,这里没人了,都出来吧。”

    夏悠一脸平静,忽然对着空荡荡的仓库四周喊了一声。

    冷风吹过,本来空无一人的四周,慢慢的走出了一个个武装到牙齿的特战。

    窸窸窣窣的脚步让人头皮发麻,夏悠抬头环视了一圈,微微抿了抿唇。

    夏悠并没有意外他们的出现。

    早在和栗发少女一起的时候,夏悠就已经察觉到他们的存在。

    只是让他意外的是,他们似乎并不是同一伙的人。

    起码夏悠观察到,这些人虽然都是一副冷漠办事的样子,但他们身上制式装备明显不同。

    看了看他们,夏悠还是开口确认了一下:

    “你们不是同一伙的?”

    没有回答。

    但夏悠却看到他们脸上,随着他这一问,彼此间明显的戒备。

    夏悠明白了。

    明白之余,他才有些诧异的发现,自己原来不知不觉中,招惹了这么多势力。

    一念及此,夏悠也皱了皱眉,看向他们:

    “我能问一句,你们这样找我麻烦,到底是为了什么吗?”

    夏悠自问,自己打从来到这个世界,也没有主动挑起过什么事情,而这些莫名其妙的人,总是一而再再而三的找自己麻烦。虽然一次次的击退他们。但夏悠至始至终都不知道他们要找自己麻烦的目的和动机。

    就如同夏悠想的那样。他们果然还是没有回答。

    取而代之的是。他们谨慎的和夏悠保持着距离的同时,有人按捺不住了:

    “动手!”

    其中一支队伍的领队一声令下,那些枪口早已锁定夏悠的部下,马上开枪。

    弹药发出凌锐的破空声,在空中划出道道长长的流光。

    麻醉针攻击。

    夏悠对这种试探攻击也没有多大的反应,偏移了几下身形,这些在他眼中缓慢的攻击已经全部落空。

    一地的叮铃声在仓库回荡着,夏悠微微踏了一步。脚下踩碎的麻醉弹咔嚓声响起,他抬头看向了攻击队伍。

    有了一个开头,其他人也肯定不甘落后。

    “砰!”“砰砰!!”

    夏悠的脑中的念头刚落,络绎不绝的枪声就如同雨点般密集响起。

    早已预测到这一幕的夏悠,开始不慌不忙的躲避了起来。

    明明是看似信步游庭般的动作,却每每在枪林雨弹中毫发无伤,在外人看来,这一幕显得是那么的诡异而不可思议,而对于夏悠来说,如同水纹的精神扫描一荡。一切的子弹轨迹如同慢动作般清晰。

    夏悠避得游刃有余。

    “换实弹!!快!”

    一声急促的命令响起,一片匆急的换弹中。夏悠动了。

    这一动,也让本来就已经急起来的攻击队伍,更加的着急:

    “太、太快了...”

    “不行...无法锁定!”

    无法控制音量的大喊接二连三的响起,这一刻,攻击队伍已经不分阵营,看着那个明明被包围着枪击,却连影都抓不到的人,他们都有些傻眼了。

    “是能力...是能力!能力下降机器打开了吗!!”

    “已经开了…这…”

    “怎么还是无法降低他速度!”

    “不知...”“我、我想是因为故障…”

    故障?

    几乎所有的领队,都脸色难看的对视了一眼,然后看向那冲着漫天弹幕,一步一步向着他们逼近的夏悠。

    所有人都忍不住有股莫名的寒意:

    这里这么多支势力队伍,几乎每个势力队伍都拥有一台能力下降机器,怎么可能同时无效?

    只能是他的原因了,但...他又是怎样做到的?

    身处弹幕中的夏悠,不知道也不会理会他们在想什么,他只知道,自己受伤了。

    右手臂一处,左小腿下也有一处。都是被子弹擦伤。

    不大的伤口,但却让本来还有些平静态度的他,瞬间冷冽了下来。

    他不是没有想过极端的反抗,只是潜意识的不想杀人而已,毕竟这些人对他一开始也只是用麻醉枪。

    但现在这两处的伤口,让他彻底的意识到,他自作多情了。

    目光中的寒芒一闪而逝,一直保持着闪避的夏悠,开始攻击了。

    杀人者,人恒杀之!

    锋寒的片刃如同微光在灯下隐没,尖锐的冰矛以让人狰狞的姿态,出现在很多人的瞳孔中。

    在那一刹那爆发的晶亮光华中,所有人都迷失了。

    然后那股打从心底冒出的寒气,让他们颤抖着惊醒了。

    死人了。

    很多人。

    他们想到过夏悠抵抗的时候会怎样,但他们却没有想到仪器会失效。也没有想到,夏悠的反抗会来得这么猛烈。

    来得这么猝手不及。

    他们才刚刚恍惚于那一刹那的芳华冰艳,夏悠已经没入了他们队伍中,将前一刻还开枪开得热火朝天的人,变成了死人。

    死人,他们已经司空见惯。

    但那一蓬蓬灯光下娇艳的血液,那一双双仍睁大的死后眼睛,还是拨动着他们的神经。

    让他们心跳,失控般的加速。

    “队伍收缩!!”

    “背靠背!”

    醒悟过来的残余部队,马上疯狂的大喊了起来。

    只是已经迟了。

    杀戮起来的夏悠,如同风一般的飘荡无踪,又如同风一般轻盈拂脸。

    拂过之后。是喉咙咧开的大口。在肆意的挥洒着猩热。

    “嘭!”“嘭!”

    血花娇娆的同时。一声声巨响盖下了他们的枪声。

    那一台台如同烟花般被击爆的能力下降机器,再次挑起他们已经要崩溃的神经。

    这是他们最大的依仗。但这一刻,没有了。

    “撤退!”

    一声短促的命令在纷乱中响起。

    只有一支队伍喊出了这个命令,但却是所有残余人员,都同时撤退了起来。

    但夏悠却笑了。

    冷笑。

    事到如今,还想要全身而退吗?

    夏悠目光清冷的看着他们,冰刃已经随着他的脚步停了下来,但他身周。一支支冰箭正急速成型。

    然后,破空射出。

    “噗!”

    “噗!噗!噗!噗!”

    一声声洞穿血肉的声音如同狂想曲的音符般响着,伴随着那一声声闷哼,已经所剩不多的人,接二连三的失去了行动能力。

    没有人能逃。

    一个也没有。

    所有人都捂着自己的那巨大的血肉模糊伤口,如同待宰的羔羊般,在地上痛苦的蜷缩着。

    “啪啪!”

    那一支支遗落的和握着的枪支,被夏悠尽数被击碎或收入佛珠空间,冷风过境,一支也没有留下。

    剧痛中的众人这一刻也心寒的清楚。他们最后的依仗,都已经消失了。

    走。走不了,反抗,反抗不了。

    看着一步步走近的夏悠,他们眼中不可抑制的,带上了一丝绝望的。

    夏悠一步一步的踏着他们的绝望而至。

    在一片哀嚎闷哼声中,他走近了一个幸存的领队面前,蹲了下来。

    杀人,经历了那么多他已经不会有任何不适,而且他们既然敢对他开枪,就有被杀的觉悟,夏悠认为他们都应该清楚这点。

    而且成王败寇。

    他现在是以胜利者的姿态,想问清楚自己早就应该知道的一些疑问。

    “我再问一次,你们…”

    夏悠蹲了下来,刚开口,忽然看到了这个领队脸上的狠色。

    也马上看到了他身下,已经引燃的手榴弹。

    瞳孔猛地一缩,夏悠几乎是本能的,弹起飞退。同时手中的雪花冰盾猛地甩出。

    “轰!!”

    轰鸣让夏悠的耳膜一阵鼓动,一股巨力从冰盾上传来,让他本来急退的身形再次快了几分。

    几条裂纹在冰盾上不断的蔓延,随着夏悠重新站稳,一些崩碎的冰屑,开始从冰盾上散落。

    很强的威力。

    夏悠挪开了冰盾,看向了自爆那处。

    那个领队连血肉都已经消失,原地只剩下一个深十几公分的大坑,周围那些被殃及的人也被炸死了几个,离得远的,也被爆炸余威弄得惨嚎不已。

    只是幸存的人看到夏悠安然无恙,他们的哀嚎,慢慢带上了一丝绝望,惊惧,以及不可置信。

    夏悠也有些不可置信。

    这些人的血性是他始料不及的,而且这个世界的炸弹威力也让他有些吃惊。

    他的冰盾已经随着精神力的增加而变的更为强韧,现在还是差点被震碎了。

    看了一眼那些还在哀嚎的人,夏悠甩了甩有些发麻的手臂,一个生命之光将伤口复原了。

    余光看到已经崩碎得要溃散的冰盾,夏悠下意识的,也甩了一个生命之光过去。

    本来只是无意之举,夏悠甚至没有多想,但他甩过去的生命之光,竟然化作一股纯纯的生命能量,寄存在冰盾里面,并将它迅速还原成雪花。

    带着微微光芒的雪花。

    夏悠看着掌心中的雪花,愣了一下。

    雪花完好无损,和原来的并没有什么不同。

    但夏悠却清晰的感觉到,它里面那股生命之光,正和自己有着某种联系。

    仿佛只要藉由它,夏悠能够远程控制着雪花冰盾什么时候爆发,以什么速度爆发一样。

    这是一种很玄也很模糊的感觉,但夏悠却莫名的相信了,他忽然诧异的发现,或许自己一直以为生命之光只是一个治愈技能,也许是低估它了:

    会不会,这个生命之光的用法,根本就不是治愈那么简单?

    那么…

    夏悠脑中蓦然闪过一道灵光,看着手中的雪花,又看了看那些正在哀嚎中的人。

    毫无预兆的,他突然一步跨到了一个几乎没有力气申吟的垂死者面前,手中的雪花,猛地打入垂死者体内。

    垂死者没有什么反应,没入皮肤的雪花如同融化般消失。夏悠却清晰的感觉到,它在那片血肉下,很慢很慢的在融化。

    慢得几乎无法分辨,但它在,而且被他感应着,还受他控制着。

    夏悠心念一动,一下引爆了冰雪一角。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凄厉的惨叫声在垂死者口中响起,本来已经气若游丝的他,瞬间如同被放入沸油中般,捂着冰雪那处疯狂的翻滚着。

    看着那个在地上翻着白眼,不断蹭出皮血,还在疯狂扭动的垂死者,夏悠退后了一步。

    他忽然想起了一个很传说的传说功法——

    生死符!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