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最次元TXT下载->最次元
上一页 | 返回列表 | 下一页 | (全文阅读) | 返回书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正文 第二百七十三章 立场


    附近的人群一点一点都分开,随着来人的走来,人群的吵闹声开始渐渐平静。

    哪怕一些还在脸红耳赤揪着衣领的,也在周围诡异安静下来的气氛中,慢慢僵停了在那里。

    对他们来说,离会所毁灭的事件过了才几个小时,他们不可能忘记眼前这个力挽狂澜的人。

    高城沙耶平野户田宫本丽他们,同样都愣愣的看着夏悠的走近,他的出现太突然,他们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夏悠看着停下的队伍和地上片片混乱的痕迹,又看了看沉默的众女,也清晰察觉到了有什么发生了,微微蹙了蹙眉:

    “怎么回事?”

    “……”

    没有人回答夏悠的问题,所有人都还继续沉默着,倘大的街道一片死寂。

    “冴子,你来说。”

    夏悠目光扫了一圈,最终停留了在毒岛冴子身上。

    毒岛冴子点了点头,收起了木刀:

    “有些人累了,不想走堵在了那里,于是想继续走的人和他们起争执了,队伍也停滞了。”

    话语很清晰,清晰在整条安静的长街上。

    长街上谁都听得很清楚这句话,明明是一句事实的陈述,却让很多刚才参与了哄乱的人莫名的紧张了起来。

    然后都下意识的屏息看向了夏悠。

    “嗯,可以,不想走的就停下吧。”夏悠只是点了点头。

    出乎所有人预料的,夏悠并没有丝毫的波动,只是仿佛听到了有人说晚上好一样的平静。

    想要继续前进的人脸色有些僵。那些为留下而阻拦队伍、起争执哄乱的人心下一喜。也开始一脸得意了起来。

    虽然队伍中有很多人是新加入的。但只要看清夏悠的样子,他们都清楚这个看似年轻的人,对队伍是有怎样强的影响力。

    甚至队伍中不少人,直接就将他当成了神,对他的奉为神谕。

    夏悠仿佛没有看到他们脸上的喜悲,只是将没有说完的下半句说了出来:

    “其他想走的人,跟着我走吧。”

    高城沙耶她们呆了一下,一心会成员们也滞了一下。刚刚僵住脸色的人眼睛跳一下,刚刚露出欢喜的那些想滞留的人却都表情瞬间僵了。

    很多人都以为自己听错了,甚至还一时之间反应不过来,为什么前一刻还赞成停留的夏悠,现在忽然说要走了。

    只是夏悠直接用行动来让他们明确了。

    夏悠直接向队伍前走去。

    看着夏悠的动作,众人终于明白了夏悠的真实意思,本来已经脸色难看的人瞬间喜笑颜开,那些要滞留的人却是一改喜容,错愕而脸色剧变。

    对于想要滞留的他们来说,夏悠的这番举动。无疑会让整个队伍再次行动起来,也会让他们被抛下!

    他们已经累了。和平盛世中养尊处优的他们,虽然不比一般人身体差,但耐力素质却是怎样也无法和其他人比。?

    当别人咬牙的时候,他们喊苦,当其他人憋着一股气的时候,他们喊累。 没有代步工具,他们无法让自己疲惫的身躯继续行走,他们想要休息。

    可是队伍却不肯休息。

    如果被队伍抛下,他会被死体追上,没有队伍庇护,他们会被那些怪物扑咬上来,却没有任何的抵抗能力。

    这些他们都懂。但他们却真的不想走了。

    于是他们拦在了那里,为了让队伍停留,不惜争吵,不惜闹事,甚至不惜打斗,用一切办法让队伍停下来。?

    只有队伍停下来,他们才能安心休息,只有队伍停下来,他们才不会因为遭遇死体而无人做替死鬼。

    然而现在这一切,都随着夏悠的两句话,而尽归徒劳。

    夏悠对这支队伍的号召力,是所有人都无法比拟的。

    看着再次要行走起来的队伍,那些本来要滞留的人开始慌了,急了,也开始将这种慌急变成了一种狰狞了。

    一个身材肿胖的中年人,看到夏悠带着队伍从身边要走过,心急之下头脑一热,直接站了出来伸手挡在了夏悠面前:

    “等一下,不可以走!”

    夏悠停下了脚步,平静的开口了:

    “为什么?”

    “因为...因为…”肿胖中年人被夏悠的反问弄得怔了一下,拦着的手微微缩了下,但看着周围人的目光,又着急了起来:

    “你不可以扔下我们!”

    肿胖中年人一咬牙吼出了这么一句,看向夏悠的双眼还带上了威胁的狠戾。

    让夏悠也有些错愕的狠戾。

    这个是末世。这些人是幸存者。

    在这个末世的幸存者,不少人因为争夺各种物质,或者各种因为面对这个崩坏的世界,而带上了一丝暴戾。

    这种暴戾,有些人不敢用于死体,却用在了对人上。

    对自己的同类上。

    被道德和法规约束的无耻和自我,因世界的崩坏而全面释放了,并在这种暴戾下,开始扭曲的膨胀了。

    面对着肿胖中年这种,夏悠忽然失笑了:

    “为什么?我难道要和你们一起留下?或者说,你们凭什么让我留下?”

    夏悠说完,似笑非笑般的看着他。

    肿胖中年人一阵愕然,张着口回答不上来。那些心思浮动的人闻言也同样是两眼发愣,就连高城沙耶等人也沉思了起来。

    是啊,凭什么?

    打从一开始,夏悠就只是他夏悠,和他们非亲非故,但他现在救了很多人,也指引着他们前进。

    他们没有去报恩,现在却反而有人对他指手画脚了?

    肿胖中年人更显的慌急了,看着沉默的队伍。心下一狠。对着夏悠僵硬的瞪了过去:

    “那些东西会追上来的。你要保护我们…”

    夏悠还没有说话,几乎是肿胖中年人的话一落,一些人马上附和了起来:

    “对啊!那些东西会追来的!”

    “是啊是啊!那些东西会再来杀人的!”

    毒岛冴子皱眉再次抽出了木刀,宫本丽这些之前还只是温室花朵的人,对他们的无耻看得目瞪口呆,高城沙耶双手抱胸在一旁冷笑。

    而站在夏悠面前的肿胖中年人,看着有这么多人声援自己,粗圆的腰挺了挺。脸上也露出了笑容。

    甚至于,挑衅的看着夏悠。

    “所以说,原来你们也知道啊。”

    夏悠平静的说了一句,刚让肿胖中年人等微怔,夏悠脸色猛地一冷。寒气和煞气如同实质般,铺天盖地的涌向他们:

    “那你们还等在这里?!”

    如同炸雷般的吼声让整个队伍都懵了一下,骤然降入冰点空气令所有人都打了一个寒颤。

    那宛如山岳般的煞气将他们压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刚才和肿胖中年一样出声的几人,被那无边的煞气压得无法呼吸,涨红着脸几乎要窒息。

    同样是死寂,但比起之前。现在整片区域内,仿佛连风都被压制得无法寸进。

    夏悠环视了一圈。看着无法动弹的人们,徐徐开口了:

    “可能有很多人误会了,我没有义务救任何人,你们的生死,其实和我没有任何的关系。”

    “如果有人觉得我该为你们做什么,那你只能失望了,我可能下一刻掉头就走,反正有没有你们,对我没差。”

    夏悠没有说谎,除了桐敷沙子毒岛冴子等少数几个人,对于其他人夏悠其实根本不在乎。

    他只是良心作祟,想要尽可能的救人而已,也仅仅如此而已。

    但是如果他们不信自己,他也能说服自己去冷血。

    以实力来说,他已经强大到和这里的人不属于同一个等次。以身份来说,他只是一个次元过客。 他完全可以以万物为刍狗,视人命如草芥。

    夏悠是毫不在意的说着,听着的人却是脸色大变。

    “夏先生,我们没有其他的意思,请不要抛弃我们!”

    “不要抛下我们!不不不,请不要抛下我们,夏先生!”

    “夏先生!那只是他们过分,我们没有想要要求你做什么的,真的!”

    “我们什么都听您的,请先生不要抛下我们!”

    混乱的队伍几乎是一瞬间开始堵向夏悠,各种求饶和哀求声,如同洪水般涌向夏悠。

    这一刻,谁都不再转弯抹角,说的话要多直白有多直白。

    这是夏悠第一次在他们面前表态。

    生怕被夏悠抛弃的幸存者们,早已将满身是汗的呆在那里的肿胖中年等人挤消失,争先恐后的对夏悠表明,甚至有人对夏悠直接跪了下来。

    这是一个混乱的末世,谁也会随时死掉的末世,一个连生命安全都完全无法保证的末世。

    对他们来说,夏悠是唯一的依靠,他们唯一的希望,尤其是亲眼见过,甚至被夏悠亲手救过的人来说。

    已经没有任何的政府和军队可以帮助他们,也没有任何的势力能够给与他们庇护,夏悠是他们唯一的救命稻草。

    他们不敢想象如果没有夏悠的庇护,如果面对那狰狞的死体,他们该怎么办才好。

    逃?逃得掉吗?挡?除了夏悠,他们能够挡得住吗?

    他们什么也无法保障,他们崩溃的暗无天日世界中,只有夏悠是他们看得到的阳光。

    让他们得以苟延的希望和阳光。

    面对着激动的人群,夏悠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沉思起来。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