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最次元TXT下载->最次元
上一页 | 返回列表 | 下一页 | (全文阅读) | 返回书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正文 第二百六十四章 命令与见证


    夏悠肃清了身边的死体,马上向着这个会长同时也是沙耶父亲的高城壮一郎走去。

    刚踏出几步,忽然看到了身侧一阵骚动,脚步也随之一止。

    “我是三木财团的总裁!让我上去!”

    一个肥硕的秃顶男人骂骂咧咧的,带着大包小包,拉开车门拼命想要挤上去,只是滚球般的身形不仅没有挤上车,还让本来要走的车只能停在了原地。

    关键是车子将后面的车全部的堵住了。死体却一刻不停的涌来。

    “前面的在干什么!!”

    “不要拦住我们!”

    “闭嘴!你们想死吗!我没有上去所有人都别指望能走!”肥硕秃顶男人瞪着三角眼,上位者养成的凶戾毕现,让后面的人滞了一下。

    “一群贱民!”肥硕秃顶男人不屑的哼了一声,然后趾高气扬的对车里的人开始怒斥了起来:

    “快点拉我上去!你们这些贱...”

    “啪。”

    手臂被忽然拉住的肥硕秃顶男人话音一顿,愤怒的转头,刚看到夏悠的脸,一股巨力将他直接扯离地面。

    “砰!咚!”

    落地的巨大响声让地面都仿佛震动了一下,肥硕秃顶男人生死不知的躺在了十米开外的地方,而在场的人还在发呆。

    那近三百斤的身体被如同垃圾袋般在空中甩飞的画面,让在场的人大脑都停滞了一下,看向夏悠的眼神也开始变得敬畏和惊恐了起来。

    他们中很多人,忽然记起了夏悠这个非人类。目光更是毕恭毕敬了起来。

    夏悠不理会那个秃顶男人的死活。只是看了一眼他们。沉声开口了:

    “车都不要载人,运物资!快点!”

    “这……”

    不仅是车里的人,一些同样想要挤上车的人也有些发懵,面面相觑。

    “……”

    夏悠心下叹了一声,开口简单解释了一句:

    “车太少装不了多少人,无论能上车的人还是上不了的都抵挡不了那些死体,而且想要生存还要消耗物资,还不如大家一起走。让车子装物资。”

    “我们…”

    车上那些坐着的人还面露难色,但夏悠已经不想再解释那么多,死体群都要扑上来了,再废话就是找死。

    “砰!!轰隆”

    夏悠手中的巨大冰刃直接斩断了旁边的合抱巨树,十几米的巨大树身砸落,将要过来的死体直接砸死了一片,也将还在混混沌沌的人们直接吓醒。

    “静香!胖子在不在!”夏悠忽然一声大吼,身后的冰刃将零落的死体无声砍倒,他的目光却在人群中寻找了起来。

    他已经放弃和这些人交谈了,像这些盲头苍蝇般的人群。强迫命令反而能让他们知道自己要做什么。

    乱麻需快刀。

    “这里这里!”一辆改装吉普中伸出了鞠川静香窈窕的身姿,听到夏悠的喊叫后她兴奋得一脸潮红的拼命挥着手:

    “小夏悠!小夏悠!我们在这里!”

    “静香。马上开出去找到毒岛冴子,告诉她让她找去庙宇的路!”

    “诶?那是什么?小夏悠,什么庙宇嘛…”

    夏悠没有理会鞠川静香的娇嗔,直接大喝了起来:

    “所有车上除司机,全部给我下车!车上都装上物资!”

    “其他人,不想死都跟紧她!路上会有一家星级酒店,只要去到那里,所有人都会得到休息!”

    “还有没有一心会的成员!”

    “我、我们!”几个穿着制服的人从人群中走出,双眼还带着惊魂不定,面对着夏悠的目光一阵紧张。

    “将会所里面所有的音乐音响开到最大。”

    “没有...没有音响…”

    “那将所有的消防铃警报铃都按响!马上去!”

    “可是...”

    说话的一心会成员迟疑了一下,一道威严的声音插了进来:

    “按照他说的去做吧。”

    夏悠闻言转头看了过去,高城壮一郎和高城百合子也同样在看着他,眼中满是赞赏。

    不得不赞赏。

    其他人也许不明白夏悠一连串命令的目的,可是他们明白。

    他们很多一心会的人都在努力引导和解救幸存者,只是面对着死亡威胁下疯狂的人群,他们只能干喊,根本没有人能够像夏悠这样掌控局面。

    而且一片混乱中,也没有人能够像夏悠这样想到全面。

    死体对声音敏感,基本都知道,用警铃能够将死体都吸引过去,这样人类的压力就会轻上很多很多,只是一片混乱中,除了夏悠,谁也没有想起会有这样的方法分流死体。

    “吼!!”

    一道嘶吼传来,虽然不算大声,却将在场的所有人都惊醒。

    数十上百的死体不断汇聚在车前方,灰白的脸上带着刺眼的猩红,正摇摇晃晃的逼近。

    将他们前面的路都堵住了。

    “它们!它们来了!”

    人群中忽然有人崩溃的尖叫了起来。

    从死体冲击爆发到现在,他们现在手中有枪的几乎都已经打光了子弹。体力耗尽,还后有尸群,前有夹击。

    “怎么会这样...完了...我们都完蛋了…”

    “我不要死!不要让它们过来!”

    惊叫声带着无法掩饰的颤抖,很多人没有说话,但恐慌却已经在急速蔓延。

    而更多的人,已经将目光放在了夏悠的身上。

    希冀、期待、哀求...这一刻他们都已经无法去相信自己手中的刀枪,唯一能够相信的,只有这个秀气的少年。

    就连高城壮一郎和百合子。这一刻也是将视线若有若无的放在夏悠身上。

    风。是夹带着腐尸味的寒风。

    一阵风起。夏悠动了。就如同很多人希望那样,他没有一分犹豫的出手了。

    冰刺如同尖笋般拔地而起,将前面一只只死体如同肉串般高高穿起又甩下,夏悠如同鬼魅般的身影游曳其中,手中的冰刃和片刃齐动,如同绞肉机般化出了一场血肉的烟花。

    强烈的气味拂来,那本来熙熙攘攘涌动的死体,全部倒下。

    “叮。”

    一片冰晶碎落发出了脆响。在场的人们都还在呆滞的走神。

    “别愣了!走!”

    夏悠转头怒喊了起来,他们才手忙脚乱的醒悟过来。

    “哦、哦!”

    “是!”

    他们心神几经起落,又再看到这非人的一幕,已经把救世主般的夏悠当成神,几乎是夏悠一开口,就马上当成神谕般疯狂了起来。

    大堆的物质不断的堆到了车上,除了司机其他人这次都很自觉的下了车,夏悠让开了那条清空的道路,让他们离开,几乎每一个人经过夏悠的人。都是一脸感激和敬畏。

    甚至狂热。

    挣扎在这种末世的人,很多人只为了要一条活路。谁给他们活路,谁就是他们的神明。

    而夏悠,无论是实力还是作为,都当之无愧的重叠了他们期待的神!

    浩浩荡荡的队伍几乎是一改之前的杂乱无章,被重新注入了活力般的他们,每个人都带着一股难抑的红光,精神状态和之前比几乎是天翻地覆。

    因为他们都知道,神,就在他们身边。

    “夏悠。”

    高城壮一郎和百合子走到了夏悠身边。

    他们没有离开,同样没有离开的还有很多一心会的成员。他们都在殿后,如同潮水般的死体源源不绝,他们必须挡在后面,才能给幸存者逃亡的时间。

    “沙耶她现在安全吗?”

    高城壮一郎脸上一如既往的庄严肃穆,只是问出这句话的时候,夏悠发现他眼中划过一丝柔光。

    “嗯。我的同伴正在和她一起。”夏悠肯定的应了一声。

    和她一起的无论是毒岛冴子,还是宫本丽,都有着不菲的战力,而且桐敷沙子还跟着她们在一起,她隐藏在黑暗中的尸鬼,仅仅是巴麻美就能让所有人毫发无损。

    “好。”

    高城壮一郎点了点头,忽然对夏悠一甩手。

    “啪。”

    夏悠稳稳的接住了他甩来的东西,手中传来的冰凉感让他忍不住看了过去。

    “这把刀叫村田刀,是一把很不错的好刀。”高城壮一郎背负着手,对夏悠点了点头:“本来想留给故友的女儿的,现在看来你用会更好。”

    “……”

    夏悠看了看手中的刀,没有拔,而是看向了高城壮一郎他们。他知道他们肯定还有话要说。

    “夏悠,我们想拜托你一件事。”

    夏悠看了他们一眼,微微颔首:“如果是沙耶的话,我们是同伴,是绝对会彼此扶持的。”

    高城壮一郎和百合子对视了一眼,眼中都有了一丝欣慰。

    以及解脱。

    “只是我想如果你们亲自去看她会更好。”夏悠忽然开口道。

    高城壮一郎遥遥看了看大门的方向,不置可否的皱了皱眉,然后眉头一展:

    “我们还有足够的**,足够为离开的人阻拦一段时间了。”

    听着高城壮一郎的答非所问,夏悠顿了一下,还是决定将话挑明:

    “你们走还来得及的,沙耶让我带着你们出去。”

    高城壮一郎和百合子忽然相视一笑,转向夏悠的时候,他忽然拉开了自己的衣服下摆:

    “已经来不及了。”

    染出的血还很新鲜,小腹侧缺失的衣布下,依稀可见那片被咬得糜烂的肉。

    夏悠沉默了。

    高城壮一郎倒是毫不在意般,重新放下了衣摆,脸上依然是那副肃穆的样子。

    他刚想开口,夏悠忽然说出了一句惊人的话语:

    “如果我说能够治疗好这种病,你们愿意走吗?”

    “……”

    “我是说真的。”

    夏悠手在佛珠上一抹,拿出了两支药剂,晶莹澄清的药水再玻璃管中流动,美轮美奂。

    高城壮一郎两人目光从夏悠手上的药剂,转到了他的脸上,然后又再次看向了他手上。

    “真是惊人之言啊。”

    好一会,高城壮一郎才仿佛抒了一口气般,开口了。

    夏悠正想将药剂递给他们的时候,高城壮一郎却出乎他预料的摆了摆手:

    “不过,让你费心了,作为会长,我无法丢下我正在作战的部下们。”

    夏悠还想说话,忽然身侧冲出了一小股死体,察觉到夏悠几人后,马上张牙舞爪的扑来。

    夏悠只是弹出了一片雪花。

    落地拔生的冰盾将死体群都挡住了,冰盾上激射出的穿刺瞬间将它们统统贯穿。

    近距离的看着这一幕,以高城壮一郎的城府,还是忍不住怔了了一下。

    “中国是一个很神奇的地方吧?你这样的强者还有第二个吗?”高城壮一郎第一次露出了好奇的神色。

    “我不知道。”夏悠摇了摇头。

    他忽然想起半山武馆,想起那个带着魂魄的老人,想起他那些奇怪的话。

    “我想我能够很放心的将沙耶交给你了。”

    “我们是同伴。”夏悠应了一句。

    高城壮一郎不置可否的笑了一下,忽然转头看向了自己的夫人:“百合子,后悔吗?”

    “说什么呢,我丈夫是个顶天立地的人,我一直很骄傲呢。也不准备在任何时候放手呢。”高城百合子柔柔的握着他的手,微微一笑。

    “哈哈哈,百合子,你真是个好女人啊。”

    高城壮一郎忽然大笑了起来,握着百合子的手,转身大步离开:

    “夏悠,替我告诉沙耶,请她原谅我们的自私,还有…”

    “我们一直以她为荣。”

    高昂的交托仿佛将一切的声音都压下,夏悠站在原地,看着他们离开的背影,忽然有种不知道怎样形容的感觉。

    他们选择了死。

    只是,这种无意义的赴死愚蠢吗?

    夏悠不知道。

    这或许是他不曾理解的情操,他现在忽然有些懂了。

    他抿了抿唇,忽然一个闪身,落在了高城壮一郎他们身边。

    “你这是?”

    高城壮一郎微怔的看着他。

    “我没说马上要走。”夏悠一脸认真的看着他们:

    “我想我其实也是个挺任性的人。”

    高城壮一郎这次是彻底的发愣了,好一会,才和百合子对视一眼,然后大笑了起来:

    “那好,就请你见证一下,我们最后的骄傲了。”

    …......

    …......

    .........

    总感觉,节操回归了,想要说点什么

    但是忽然又不知道说点什么了

    总之就是,就是这样子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