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最次元TXT下载->最次元
上一页 | 返回列表 | 下一页 | (全文阅读) | 返回书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正文 第二百六十二章 引祸与归来


    死体群在铁网外嘶吼着,将钢索铁网挤压得咔咔作响,弥漫的腐臭味很浓烈。

    守班小队的成员们正在面面相觑。

    好一会,才有人摇头失笑的走向小室孝:

    “小子,你该不会是孩子梦游吧?你清楚自己在说什么吗?”

    “放它们进来,让我杀!!”小室孝向他们举起了斧头,大喊声让铁网外的死体群涌动得更加激烈。

    看着那把锋锐横在脸前的斧头,本来要走进小室孝的人愣了一下,脸色难看的战站在了原地,他身后的几个同伴,也同样都脸色沉了下来:

    “喂,小鬼,这里不是你来玩的地方,放下你的武器,哪里凉快哪里去。”

    “你们听不到我说的话吗!!”

    小室孝手中举着的斧头刃光闪闪,从一个人的脸指到了另一个脸上,满脸戾气:

    “快点!让我来杀!我全部都杀给你们看!”

    “小鬼,你够了!放下武器!”

    小室孝胸口起伏着,没有再说话,红着双眼看了试图要靠近自己的小队一眼,忽然转过身。

    一斧劈在了铁网上。

    “咔!”

    “你、你干什么!!”

    小队的人惊吼了起来,看着那些叫的更加欢的死体们,头皮猛地一阵发麻。

    小室孝额上青筋泛起,不管不顾的握紧了斧头,再次对着铁网砍了下去。

    “咔!”

    钢索发出难听的尖锐声,如同死神的催命声般响着众人耳中,层层叠叠的死体嘶吼着挤压在铁网上。压成了更加大的弧度。小室孝却完全看不到般。睁红着眼一下又一下的砍在铁网上。

    “住手!!住手啊!快点住手啊混蛋!”

    小队的人大吼了起来,想要去拉小室孝,但那上百上千穿过铁网的手臂让他们连心跳都停住了,根本不敢靠近。

    但他们的喊声根本没用。

    疯了一般的小室孝,那手中的斧头与其说是劈在铁网上,不如说是劈在了他们的心脏上。

    看着那条随着咔啪一声而崩断的铁索,他们的心彻底凉了。

    小室孝只感觉一股燥热直冲脑门,只有疯狂的砍下斧头。只有感受着斧头反弹来的震力,才能让那股狂躁宣泄。

    看着随着钢索崩断而开始开始露出的缺口,小室孝感觉自己心跳更加疯狂了,那个从缺口中钻出来的死体脑袋没有让他恐惧,反而让他双眼陡亮。

    明明是狰狞的脑袋,在小室孝眼中变得是那么的可**了起来,他高舞的斧头,充满了兴奋的砸了下去。

    “嘭!!”

    巨力下的死体大脑如同蛋壳般碎裂,黑白相间的浆液飞舞,没有让小室孝冷却。反而让他血液更加沸腾了起来。

    “看到没有!我也能杀!凭什么都只相信他!凭什么认为我不行!!”

    小室孝红着脖子激动大吼,染血的斧头对绳索劈得更加快。

    他不满足于眼下这一只死体。他要杀更多,更多!

    “…住手啊,混账东西…”

    小队的人现在已经不知道说什么好了,看着那人头涌动的密密麻麻死体,他们发现自己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本来要大吼的声音,现在变成了几乎是呓语。

    等看到第二根钢索断裂的时候,他们的大脑神经也是同时崩断了。

    手脚一片冰冷:

    “完了…”

    一心要扩大网口杀更多的小室孝没有看到那汹涌的死体潮汐,但他们看到了。看着小室孝依然孜孜不倦的在为它们挖掘着缺口,一种前所未有的荒唐感觉浮上了他们心头。

    他们脑中已经停滞了,几乎是茫然的看着小室孝做着这一切。

    然后,啪的一声,第三根钢索断了。

    不是小室孝的斧砍,而是死体的冲撞。它是连墙的根部扯出来的。

    在空中舞动的钢索让小室孝愕了一下,他忽然发现,整个网被密密麻麻的死体挤成了一个绷紧的弧面,承受不了这份重量和力量的网,再次崩断第四条钢索,第五条钢索...

    而那个被砍开的缺口,不断的撑大,钻着了一只死体,二只,三只…

    蜂拥而至。

    “怎么…这…”

    小室孝握着斧头后退了一步,而那个他砍开的缺口,随着钢索扯出,哗的一声猛然彻底撑开。

    死体汹涌冲出!

    锋锐的利齿不带一丝怜悯的扑咬,小室孝退开了,但那个想要前来拦他的小队成员却还呆在原地,眼睁睁的看着迫不及待的死体,对他扑来。

    他呆呆的抬起手臂想挡。

    “嗤!”

    一滩还带着灼热的血液溅到了小室孝的脸上,这一刻,他内心的狂躁忽然被浇熄了。

    退的无影无踪。

    取而代之的,是一股彻底的骨寒。

    “啊啊啊!!!”

    被咬到的小队成员,终于后知后觉的发出凌厉惨叫,扑来的死体将他直接按倒在地上,一只又一只的疯狂扑上来,无法挣脱的他只能拼命向最近的小室孝伸出手,一脸惊恐和哀求。

    小室孝却向后挪了一步。

    用力将目光移开,小室孝忽然看到那如同潮水般溃堤而出的死体群,握斧头的手软了一下,张张口,除了吸入那浓郁的腐臭,什么也说不出话来。

    他再次向后挪了一步。

    然后,头也不回的奋力跑开。

    黄昏的光有些凉,也有些亮。

    只是没有多少温度。

    街道两旁,墙上和地上的血痂已经干枯,走近传来的那股腐臭让人心堵。

    夏悠背着桐敷沙子,微微辨认了一下方向。再次轻跃疾驰。

    “有没有觉得。街上死体好像少了很多?”

    风声习习中夏悠忽然开口道。

    桐敷沙子趴在夏悠身后。紫发在空中起伏着,闻言双眼眨了眨:

    “这不是更好吗?”

    “……”

    夏悠点了点头,但却隐隐感觉有什么不妥,眉头皱了皱,见会所已经不远也没有多想。

    “咦?”夏悠忽然脚步一顿。

    “怎么了?”

    “有人。”夏悠转头看向了另外一条街道,蹙眉道。

    他听力远比常人,远远就听到了那边的奔逃声,只是犹豫着是否过去而已。

    “那过去看看吧?”桐敷沙子似乎看出了夏悠的犹豫。眨了眨眼开口说道。

    “不用了。”夏悠站在原地,目光却看着前面的一个巷口:“他过来了。”

    夏悠的话刚落,巷中就跑出了一个气喘吁吁中年男人。

    浑身狼狈的中年人大口的喘着气,他看到夏悠的时候,慌了一下,等看清夏悠和沙子是人类后,才松了一口气,想要继续钻小巷跑。

    只是夏悠几步跳落,就站在了他面前拦住了他。

    “哇啊!!你!”

    中年男人被吓了一跳,看着夏悠几乎是鬼魅般的出现在自己面前。本来已经气喘吁吁被这样一吓,脸瞬间憋红了:

    “你干什么!让开!”

    “你是会所里面的人?”夏悠打量了他一下。开口问道。

    中年男人脸上慌了一下,没有回答,只是马上对夏悠大喊了起来:“让开!”

    夏悠看到他这个样子,目光一凝,心下不好的感觉愈发浓郁:

    “会所里面发生什么事了?”

    “我不知道,让开!”

    中年男人想要绕过夏悠,却被夏悠拉着踉跄停下,挣脱了几下挣脱不了,刚想发怒,接触到夏悠冰冷的眼神,心跳骤然一滞。

    “回答我,会所里面发生什么事了?”

    “那些东西!”

    中年男人忽然激动的大喊了起来,刚刚平息了一点的气息再次变得紊乱:

    “那些东西冲进来了,见人就咬,它们,它们还吃人!!”

    它们?死体?

    夏悠松开了中年男人的衣服,他马上软在地上**了起来,而夏悠现在终于明白自己那股不安是什么了。

    自己和沙子不在的这段期间,高城会所被死体袭击了!

    这或许就是他和沙子为什么沿途看不到多少死体。它们很有可能,都聚着一起去冲击会所了。

    如果这样说的话,那冲击会所的死体数量将会极为恐怖。

    而毒岛冴子她们都还在会所中!

    “什么时候的事?”

    夏悠想不明白为什么会所好端端会被冲击,但没有去问。他现在只是担心如果事情发生太久的话,会有什么变数。

    “我不知...就在刚刚!” 中年男人语无伦次的呢喃着,忽然抬头看向夏悠急声道:“不是只有我在跑!其他人都这样,我只是跑得快而已!”

    夏悠没有理会他的辩解,只是矫了一下背后的桐敷沙子,目光再次看向高城会所方向:

    “沙子,抱稳我,我要全力加速了。”

    “嗯。”桐敷沙子安静的蜷了蜷搂在夏悠脖子上的手。

    “你们要去哪里!那边是会所!”还坐在地上的中年人尖叫了起来,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夏悠:

    “你们是要去送死吗?你们是要去送死啊!”

    夏悠转头冷冷看了他一眼,尖叫声曳然而止。夏悠没有再理会他,手紧了紧桐敷沙子,一跃而起。

    中年男人傻傻的看着那如同神话般的跳跃身姿,使劲的揉了揉自己的脸:

    “疯了...都疯了…”

    不知道想到了什么,中年男人忽然怪叫了一声,一跳起再次疯狂的跑了起来。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