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最次元TXT下载->最次元
上一页 | 返回列表 | 下一页 | (全文阅读) | 返回书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正文 第二百六十一章 解释与怨恨


    默示录世界。

    粉红色格调的少女闺房中。

    一阵微风轻轻吹过,将床上幔纱吹动,将房间里面的淡淡清香丝丝搅乱。

    巴麻美浅笑嫣然的站在房门,自从桐敷沙子醒来之后,她就已经站在那里。

    窗帘没有拉开,桐敷沙子在坐在夏悠对面,脸色依然苍白,却透露出一股淡淡的粉色。

    她浑身无一不透露着精致,如同洋娃娃般倚坐在床头,感受到微风拂脸,修长睫毛颤了一下,缓缓张开了眼睛。

    漆黑双眸如墨如潭深邃,桐敷沙子瞳孔深处泛着丝丝淡淡的紫绛,定定的看着夏悠始终平静的双眼。

    好一会,才褪去漆墨,恢复原来的空灵。

    “怎么样?”夏悠精神一震,马上问道。

    桐敷沙子还有些虚弱的微微一笑,才带着不解的施施然开口:

    “夏悠你并没有变成狼人哦,也没有任何尸鬼化的迹象,并且完全不能够对夏悠下命令。我在夏悠身上甚至感觉不到有被咬过的迹象。”

    夏悠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帮她整了整身后的枕头,让她靠得舒服一点。

    “也许和死体的病毒中和了吧?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桐敷沙子微微眯眼的向后蹭了一下枕头,才轻声说道。

    和死体病毒中和?

    或许吧。

    夏悠不置可否的嗯了一声。

    他很清楚桐敷沙子的尸鬼病毒和死体病毒并不是中和,而是以一种诡异的姿态融合成了另一种催化能量,让他的各项属性大幅的增加了。

    其实夏悠心中还有一个看法。那就是两种病毒汇合后。以他的身体为战场。破坏的同时,也将他体内的潜能给激发了出来。

    所以他的属性才得以大幅增加,所以20级的时候没有像升10时那样全属性增加。因为之前的潜能都被一次性爆发了,只有重新累积才能获得新的潜能。

    这也只是他自己的想法,到底是怎样他自己也说不清楚。 而且即使两种病毒之前还有残留让他研究,升级后一切负面状态都驱除,他现在想研究也无从去找原因了。

    而且重要的是,他能够挺过来。桐敷沙子注射疫苗后也得到恢复了。这让他松了一口大气。

    “算了,总之你没事就好。”

    夏悠摇了摇头,将纷杂的思绪都驱诸脑外。

    “太阳要下山了,我们也该回去了。”

    夏悠站了起来,看了看窗缝外的天空,又看向了桐敷沙子:

    “沙子,能起得来吗?”

    “嗯。”

    桐敷沙子点了点头,眨了眨眼,又摇了摇头。

    夏悠正在疑惑间,桐敷沙子忽然对他张开了手臂。一副要抱抱的样子。

    夏悠滞了滞,看了看门口依然微笑着。双手抱胸静立原地的巴麻美,又看了看桐敷沙子。

    桐敷沙子依然一副乖乖的模样,手臂依然抱在空中。

    “……”“是...要我抱你起来吗?”

    “嗯。”

    夏悠抿了抿唇,伸手将她一个公主抱抱起。

    很轻,很柔软,有着一股清幽的体香。

    ‘获得中级好感,获得60经验’

    纤柔在怀,夏悠感觉自己身体忽然躁动了一下,不禁有些苦笑。似乎自己被莱香挑起的火气还没有散出去。

    桐敷沙子在夏悠的怀中一直很安静,紫色的卷发在夏悠的手臂中丝丝垂落,长长洒落在空中,在空中轻荡。

    那群尸鬼已经散去,被巴麻美带领着离开了,隐在了阳光之下,夏悠看了看渐渐沉落的太阳,抱着桐敷沙子行走在阴影的地方。

    街上的死体依稀三三两两,空气中那股腐臭已经变得很淡,风吹过树梢沙沙了一阵,这个世界停止忙碌之后显得很安详。

    “夏悠,谢谢你哦。”

    桐敷沙子忽然开口到,空灵的双眼看着夏悠眨了眨。

    夏悠一怔,旋即苦笑着摇了摇头:

    “是我谢谢你才对。”

    当初他不顾一切的刷死体,可以说是判定没救的情况下,是沙子义无反顾的救了他。夏悠甚至没有亲口向她感谢。

    一念及此,夏悠脚步停了下来,看着桐敷沙子的双眼,诚挚的开口了:

    “当初那种情况下愿意救我,谢谢你,沙子。”

    “夏悠。”

    “嗯。”

    “不客气哦。”

    **国一心会会所外围。

    封锁街道的设网点。

    小室孝站在守班小队的后面,看着铁网外那些动作迟滞的死体,手中的斧头柄握得发响。

    他这几天过得很煎熬。

    会所里面,他发现无论是谁,看向他的眼神不是像看小丑,就是如同看一个白痴废物的眼神。

    这是他自己感觉到的,他深信自己的感觉。

    毕竟,无论是自己的青梅竹马沙耶,还是自己喜欢的丽,自己仰慕的毒岛学姐...甚至自己心底并看不起的胖子死宅,都当他是空气。

    但却全世界都在讨论着那个夏悠!

    那个随意杀人,随意践踏规则,一开始就不知道从哪里钻出来的夏悠!

    会所里面的人们对夏悠畏惧,对夏悠纵容,任夏悠自出自入…而他,除了被安排和其他畏缩的幸存者窝在一起,根本不予任何的关注。

    他也只能一个人被挤在那群肮脏而愚蠢的人之中,接受其他人淡漠的目光。

    这种被有意无意排斥,被无声嘲笑的感觉,让他感觉自己就像是一条…

    丧家犬。

    我不是丧家犬!!

    小室孝心中大吼着,赤红着眼用力的喘着粗气。

    不就是能杀几只那种东西吗!凭什么!凭什么他就是对的,凭什么所有人都相信他!

    小室孝胸口大幅的起伏着,心中愤怒的咆哮了起来:我也杀的不少!

    他目光看向了铁网外游荡的那些死体,充满怨戾的双眼死死的盯着,呼吸越来越重。

    他忽然径直的走向了铁网处。

    “喂,你干什么。”

    小室孝的异动很快让守班小队的人察觉了,看着小室孝直接走向铁网,有人忍不住低声吼了他一句,伸手要去拉他。

    “小子,这里不是你能够靠近的地方。”

    他们不敢大声,现在铁网外的死体已经不少,明知道它们对声音敏感,他们可不想引起它们的暴动。

    但小室孝却猛地推开了他的手,咆哮了起来:

    “让开!”

    “小子,你...!”

    被推开的小队成员踉跄了一下,脸上的怒气一盛,但马上又强压了下去,冷冷对小室孝低喝了起来:

    “小子,你要干什么。”

    “放!它!们!进!来!!”小室孝转头瞪向了他们,双眼血丝弥漫。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