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最次元TXT下载->最次元
上一页 | 返回列表 | 下一页 | (全文阅读) | 返回书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正文 第二百五十六章 病毒


    </br>

    “你的能力发动的时候好像没有力场扩散?”

    杂乱的办公室内,冥土追魂一边收拾出一块空地,一边对夏悠说道。

    与其说是办公室,这里更像是实验室,各种流线形态仪器堆放在这里,夏悠刚刚打量了一下,就被冥土追魂的话弄得一怔:

    “力场扩散?”

    冥土追魂奇怪的看了夏悠一眼,没有继续这个话题:

    “找我是什么事?”

    “我有朋友,她们中了一种病毒。”

    夏悠深吸了一口气,缓缓开口:“现在已经昏迷了,没有任何的解救方法,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变成行尸…”

    “变成行尸?能详细一点吗?”冥土追魂忍不住询问了一句。

    夏悠抿了抿唇,沉声道:

    “我所在的地方,爆发了一种病毒,会让人变成一种没有任何意识,嗜血的活死人。”

    “你所在的地方?你不是学园都市的人?”

    冥土追魂微微皱了皱眉,然后马上疑惑了起来:“而且你说的爆发…这是规模性感染?而且活死人的说法,是类似埃博拉那种?”

    面对冥土追魂给出的一连串的问题,夏悠耐性的听完,双眼紧紧的盯着他的眼睛,一句一顿:

    “我有这种灭世病毒的样本。”

    冥土追魂没有意识到夏悠的沉重,只是沉吟了一下,就对夏悠开口了:

    “现在带在身上吗?能让我看看吗?”

    “嗯。”

    夏悠点了点头,手在佛珠上一抹。

    一切的发展比他想象还要简单,他也乐得这样的发展。

    倒是冥土追魂看到夏悠手中的密封保鲜袋,看到袋子里面的那一大块肉,脸色无比的古怪:

    “你就这样将’灭世’病毒带在身上?”

    夏悠只是笑笑,没有回答。

    他明白冥土追魂的意思。对于这种恐怖的病毒,他这样的处理的确很粗糙,只是这是这是他当时能做到最简单密封的方式了。

    而且他是将病毒放在佛珠空间的。任何东西只要放入空间,一切都保持着绝对停滞状态。病毒放里面。比任何密封都要安全。

    冥土追魂接过了密封袋,一眼就看出了里面的是一块人肉,眉头挑了一下却没有说什么。

    接过病毒的冥土追魂几乎是马上进入了工作状态,将死体肉切出一片放在了玻璃器皿之后,就不断的摆弄了起来。

    他眉头紧一下松一下,开始戴起了口罩和手套,又将死体肉换到了另一个器皿中,继续观察。

    光谱闪烁。仪器发出低频的微响,夏悠在一旁一言不发的看着他的动作,不敢打断。

    对于研究,他一点都不懂,只能完全寄托在冥土追魂身上。

    冥土追魂将丧尸肉从显微镜观察,转到仪器中观察,也开始不断的滴加一些液体

    进去,微胖的身体有着意外的敏捷速度,忙得不可开交,口中也在念念有词:

    “比原生肉质承受更大的温度和压力…”

    “单独分割出来后。失去生命后,依然可以保持原本的结构和形态,功能似乎也保存了…...”

    “被感染的活细胞形成一个个单独的副本。细胞死亡后靠着这种副本堆积竟然能形成相对完整的生命体......”

    “不可思议的东西,某种程度上是’不死’的存在了。”

    “感染性太强了,几乎是肉眼可见的速度感染正常细胞…”

    冥土追魂的脸色睡着研析越来越凝重,忽然抬头看向了夏悠:

    “你说这种病毒,已经爆发了?”

    “嗯。”夏悠重重的点了下头。

    在默示录世界,那已经不仅仅是爆发,而是在灭世。

    “比我想象要棘手,虽然这里已经有洁净系统,但我想你需要跟我去隔离和消毒一下比较好。”

    冥土追魂的双眼始终在死体肉上面。说完之后就直接拿起装在一个密封箱子中:

    “这里的仪器解析不了,我的助手们都在实验室中。我需要换一个地方。”

    夏悠没有任何异议,只要能够制造出解药拯救言叶她们。怎样都可以。对于死体病毒,他空有一身武力却对它束手无策。

    死体病毒太恐怖,这是一种让整个世界都崩溃的病毒,人类在这种病毒下,只能绝望的等死,别无他路。

    所幸他能够抵达这个无论科技还是医疗都远超默示录世界和日在世界的世界,所幸他能够找到冥土追魂而且他也愿意帮忙,现在一切总算都已经按着夏悠预想的方向发展了,就等着解药出来了。

    看着冥土追魂匆匆而去的背景,夏悠用力的握紧了拳头,眼中微光闪现:

    言叶,莱香,你们等我!

    …

    学园都市,第七学区。

    一栋没有窗户的高楼中。

    这是一个被各种机械和管道层层包笼的密室,地面上,铺满的密密麻麻的线路,在不断的闪着信号光点。

    密室的正中间,那个培养槽装置中,一个人正倒立飘浮着在其中。

    长长的白发如带乱舞,那浸染在液体中的脸看不出是男是女,是老是少,也看不出一丝生命波动。

    正是这样一个诡异的人,忽然睁开了眼睛。

    “不死的病毒吗…有意思。”

    倒立人嘴角微微勾起,眼睛又再次缓缓闭上。

    地上的信号光点依然星星点点的闪动着,培养液中后浮起了一串气泡,辽阔的密室中,再次归于平静。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