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最次元TXT下载->最次元
上一页 | 返回列表 | 下一页 | (全文阅读) | 返回书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正文 第二百四十一章 病症


    发动的吉普车在街道上颠颠簸簸的行进着。↑说,

    改装牧羊人的吉普车厢内空间并不小,尤其是后座的椅子都拆解了的情况下。但人太多,夏悠和她们几乎是肩并着肩的挤在一起。

    车厢内的人和队伍原来的人数一样,没有缺少谁,甚至连艾莉丝的狗也安静的被她抱在怀中。

    这让夏悠不禁松了一口气。

    然后默默的打量了她们一眼。

    高城沙耶,宫本丽,艾莉丝,平野户田...所有人都很安静,脸上还斗带着难以自抑的激动余韵。

    在死体横行的城市中,能够活下来已经是极为难得的事情,更难得的是能够彼此都活下来还能再次相遇。

    和夏悠失散之后,她们惊慌、无措,甚至困守一个小屋里面听着外面的死体吼声而簌簌发抖。

    一夜。

    整整一夜。

    哪怕有巴麻美护着,哪怕手里有枪,她们还是无法战胜内心的恐慌。

    她们敢对着死体挥斩,敢对着死体开枪,本来以为末世后心境会变得沧桑,可是她们昨晚面对着屋外面游行般的死体,连大气都不敢喘的时候,她们忽然发现一切都是假象。

    能给与她们安全的,始终是夏悠。也仅仅只有夏悠。

    所以她们看到夏悠后激动之余,也开始抵御不了疲惫开始昏昏欲睡。

    夏悠看到了她们很多人脸上的憔悴,本来有心要询问一下她们昨晚是怎么过的,车怎样来的。但看到她们的样子后最终选择了不开口。

    只是他不开口。高城沙耶显得有点尖锐的声音却响了起来:

    “喂!你...你们昨晚去哪里了!为什么不和我们汇合。你知道我们…”

    “好了好了沙耶,难得大家能够重新聚在一起。”

    夏悠还没有说话,宫本丽拉了拉沙耶的手臂说道。

    其他人也默然的坐在车里,夏悠和毒岛冴子对视了一眼,然后又马上错开。

    “你!你们怎么回事!不是说好…”高城沙耶一甩宫本丽的手臂说道,只是宫本丽马上又拉住了她:

    “好了好了,安全回来就好。”

    “抱歉让大家担心了。”

    夏悠觉得自己还是应该道歉一下,毕竟一开始说汇合的是他。后来失信于她们的也是他。

    众人疲惫的脸上会意的笑了笑,高城沙耶粉色的双马尾一股一股的,想辩驳什么,但是看到周围人的样子,最终只是低声的碎念了起来:

    “谁担心你了!!我们恨不得你就这样死了!这样我们就无所顾忌的回去了!”

    夏悠只是笑笑,没有回应。

    车开得很快,两边的风景不断的飞快倒退中。偶尔有死体看到吉普的到来,嘶吼了几声,被车一下甩开了距离。

    很多路面看起来并不平整,车辆的颠婆让众人也摇摇晃晃着。也更加助长了本来疲惫的众人昏昏欲睡。

    车里唯一还保持着绝对清醒的,除了夏悠。就剩下毒岛冴子和开车的鞠川静香。

    夏悠看了一眼还精神奕奕的鞠川静香,猜测她昨晚应该是所有人中睡得最甜的一个。毕竟天然呆无视环境的能力是很逆天的。

    他趁着其他人昏昏欲睡,问了一下阳光下有些萎靡的桐敷沙子,得知巴麻美已经躲在了暗处跟着,就没有再问下去。

    那样一个强有力的外援没事,夏悠也私下松了一口气。

    阳光依然猛烈,车厢内的众人也在介乎浅睡和熟睡之间,一路卷起无数的落叶,改装的吉普,就这样一路顺畅的回到了高城家。

    紧锁的大闸门有着四个一心会制服的人守着,看到吉普的时候愣了一下,对视了一眼有人小心翼翼的开始出来检查。

    等看到里面的人的时候,马上惊叫了起来:

    “是夏...是沙耶小姐她们!”

    “什么?!”

    “高城大小姐!”

    ”沙耶小姐,昨晚会长和会长夫人找了你们一晚,我、我马上去通知他们您回来了!“

    一心会成员手忙脚乱的拉开了大门请了车进去,态度毕恭毕敬,没有任何的阻拦和排查。

    只是一进入内部,夏悠就敏锐的发现会所里面的气氛明显不对。

    明确的说,是喷水池那里围着的一大群人,气氛很是绷紧。

    “怎么回事?”

    高城沙耶跟着夏悠下了车,刚伸了一个懒腰,也马上注意到了问题,推了推眼镜,对一旁开门的一心会成员厉声询问了起来。

    “是!有一个平民刚才偷偷翻了出去,被’那些东西’咬到了,会长要处决他,其他平民不愿意…”

    夏悠也微微听了一下,然后走了过去。

    他没有选择离开,他想看看,这种时候,所有人是怎么选择的。

    喷水池的喷泉已经停了下来,场中的高城壮一郎握着长刀,目光严肃的看着被护在平民中的被咬伤者。身后一群一心会成员也是表情肃然。

    对面的平民却是有几人将伤者架住,然后一大群人怒目的挡在了高城壮一郎前进的路上。

    风静了。弩张剑拔。

    夏悠在外面看着,不禁为这些民众感到悲哀。

    被死体咬了,是会变成新的死体,沦为外面无穷无尽的尸海中的一员。如果身边一个人不幸被咬,无疑是在身边放下了一个定时炸弹。

    死体爆发起来是没有任何前兆的,也没有任何犹豫,如果像这群无知民众这样近距离护着伤者,到时候其他人想救,也未必能救下多少。

    这个道理夏悠懂,毒岛冴子她们动,高城壮一郎和他们的绝大部分手下都懂。

    偏偏是这些最孱弱的民众,什么都不懂。

    作为直面过无数死体的夏悠他们,显然知道被咬伤意味着什么,也明白高城壮一郎的选择很正确。

    这些民众却只是凶神恶煞的,对着将他们好好保护了起来的人。

    “我高城壮一郎以一心救国会会长名义发言,我无意去扭曲什么,只是,被那种东西咬了,就会变成它们,这是无可厚非的事实。”

    高城壮一郎的话刚刚落下,民众就拼命的反驳了起来:

    “满口胡言!”

    “你不过想要杀人罢了!我们不会让你再得逞了!”

    “让开吧。”

    高城壮一郎只是沉声的开口,提着刀一步一步的逼近。

    “你想做什么!”

    “住手!你这个杀人犯!”

    就在群情汹涌的时候,被扶着的伤者忽然一下晕厥了过去。

    夏悠是最先注意到这一幕的,他忽然皱了皱眉,脑中忽然想到了什么,但那个念头一闪而过又抓不住。

    “他发烧了!”

    扶着伤者的人忽然大喊了出来。

    夏悠猛地瞪大了眼睛。

    他终于明白自己想到了什么。

    言叶!

    言叶也是这种病症!

    脑中一片混乱的嗡响,夏悠不顾场中的冲突一触即发,直接冲入了中间,随手将一个一心会的成员扯着衣领拉起,双眼发赤的低吼了起来:

    “所有病症都这样?!”

    被夏悠扯着的一心会成员自被夏悠拉起已经呼吸困难,现被夏悠扯着猛烈摇晃,更是一阵窒息般的晕眩,根本无法回答夏悠的问题。

    周围的人也被着忽如其来的变故弄呆着,包括尾随而来的毒岛冴子她们。高城壮一郎皱了皱眉,沉声叫了一句:

    “夏悠君?”

    没有理会他,夏悠现在已经和暴走的公牛般,扯着已经涨红黑了脸的一心会成员,咆哮了起来:

    “回答我!!”

    “是...”成员几乎是费尽全身的力气,才从口中挤出了这一个字。

    “啪嗒。”

    夏悠松开了他,有些呆呆的站在了原地。

    然后,猛地转身往房间里面跑。

    周围的人被弄得一愣一愣,高城沙耶和毒岛冴子几女对视了一眼,仅仅只是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迷茫。

    夏悠不想和任何人解释,一进房间就狠狠锁上了们。

    外面似乎有惨叫声传来,夏悠却仿佛没有听到般,直接离开,回归日在。

    ...

    …(未完待续。。)

    ps:免费:

    发了个生病的单章,受到了慢慢的祝福。

    这章是在床上敲的,敲了三天,每次不是敲一段就满身是汗的晕眩,就是写几行就不得不趴下轻喘。

    但还是想要说一下感言。

    作者不活跃在群,不活跃在书评区,极少和读者沟通,而且时常的断更、却更。

    但是发了个生病单章之后,不仅没有遭到冷眼、谩骂,反而是书评区成片的旧读者新读者的祈福。

    尤其是很多是第一次发书评,只为给作者奉上一句祝福。

    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而且作者断更了,打赏区的熟悉名字还是一个接一个的从未间断。

    书还很长,很长,是要写一个很长远的故事。

    作者唯一能报答你们的,就是竭尽所能的,将故事写好,将文写精彩。

    而且衷心的想对你们说一句:

    谢谢你们!!(www..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