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最次元TXT下载->最次元
上一页 | 返回列表 | 下一页 | (全文阅读) | 返回书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正文 第二百三十九章 出庙


    相对而默,毒岛冴子的双眼似乎在静静等待着什么。↙,ww□w..co∽m偏偏这种过分的宁静,让夏悠总有种要倾诉一切的冲动。

    只是这种宁静很快被打破。

    “吼!”

    低沉的嘶吼声从庙外面传来,让夏悠和毒岛冴子思绪再次回到了现实中。

    复数的吼声,而且越来越近。

    “出去?”

    夏悠看向毒岛冴子说道。

    比起被动,他更愿意去主动迎击。

    “我没有问题。”毒岛冴子撩了撩紫发,从散落在地的僧袍堆中抽出了木刀,动作娴熟而优雅。

    夏悠点了点头,说走就走,直接走了出去。

    起码在夏悠看来,走出去就不用再那样相顾尴尬了。

    “吱呀...”

    庙门轻轻拉开送来了一阵清凉的风,发出的声音让漫无目的的死体群一滞,然后齐刷刷的转向了这里。

    夏悠看了它们一眼,然后目光越过它们,看向了依然还是暗沉沉的天空。

    “天还没有亮吗?”

    夏悠身后的毒岛冴子问道,她也循着夏悠的目光看着没有星星的天。

    “亮了,只是又要下雨了。”

    回了一句,夏悠猛地拉开了门,流动的风倒灌着,让门上的摇铃也叮铃作响。

    死体群也开始疯狂的嘶吼了起来。

    “下雨了。”

    夏悠仿佛没有看到它们在咆哮般,只是抬着头有些感叹的说道。

    风很湿润,带着一股化不开的腐臭。远处婆娑的树影如同人海摇曳般。夏悠伸手接了一下飘落的雨。

    “吼!!!”

    一只只死体嘶吼愈发凌厉。已经开始向着这边冲了过来,细绒般的雨在死体的吼声中微微颤颤,还没落入掌心就被吹散。

    然后,骤雨没有任何预兆的倾盆而下。

    “哗啦啦…!!”

    未干的积洼再次溅起簇簇水花,猛地绽放在这片大地上,死体仰天怒吼,与闷雷声交融响彻天地。

    夏悠忽然轻轻一笑,在毒岛冴子微微失神的眼神中。身形一矮冲了出去。

    飞舞的水珠在空中停滞,急行的风擦身而过,夏悠手中的冰刺穿过死体下巴透出头顶,在经验提示声响起的同时,两支新的冰刺再次出现在手中。

    “塔塔嗒…”

    泛起的水花在绽放,涟漪在地上连成一串,夏悠如风,在死体群中游曳,夏悠如火,在尸爪锐齿下穿梭。

    送出的冰刺如同死神的钩锁。夏悠路过的地上,死体一只接一只的倒下。

    接雨凝冰。甩手穿刺,夏悠那如同穿花蝴蝶般的动作,在毒岛冴子眼中就如同幻想曲般,潇洒,飘逸。

    “啪嗒!”

    死体仰面落地的声音是那么干脆,毒岛冴子看了一眼,又开始怔怔的追逐夏悠的身影。

    这样一个照面就倒下的死体已经不知是第几个人了,毒岛冴子不知道,她只知道,拔出的木刀只是拔到一半,就再也没有拔下去了。

    她只有机会看着夏悠一个人的表演。

    杀戮如同艺术般的表演。

    朦胧下的东西都是美丽的,雨幕的下朦胧的夏悠在毒岛冴子眼中,同样是美轮美奂。

    没有震撼的开山劈石,但死体的挑飞没有任何理由,没有神性的出手无形,但冰刺的兀现总是让死体接连倒下。

    没有雷的雨,却有着闪电般袭动的攻击,那冰刺每每划过的轨迹落在她眼中,都如同划过心间的光电,灼耀,有力。

    她发现,无法让自己停下追逐那个身影的冲动。

    她有过憧憬的人,一个强大的,只存在自己臆测中的人,但这一刻却和眼前的夏悠在一点一点的重叠。

    她看到有死体倒在自己身前,是三只被串在一起的死体,冰刺贯穿过它们的脑袋,将它们串在了一起,被穿破的脸已经血肉模糊。

    她发现原来夏悠的这种力量原来可以这么暴戾,这么随意,可以这么随心所欲的极致。

    握紧的木刀柄发出一阵牙酸的声音,她忽然发现,这不正是自己追逐的东西吗?

    这才是自己渴望的力量!

    这才是自己渴望的人!

    “吼!”

    死体单薄的咆哮在雨中飘摇,毒岛冴子只是看着夏悠淋漓尽致的屠戮,在愣愣失神。

    雨在变小。

    石板路因为雨水的冲刷而干净,又因为浓稠黑血的蔓延而再次脏乱。

    “啪嗒!”

    夏悠抽出了带血的冰刺,将犹在抽搐的死体甩了出去,看着已经安静下来的空荡庙宇,将冰刺挥手弹散。

    阳光出来了。

    冲开了阴霾的乌云,洒下的光也为这个杀戮的清晨划上了休止符。

    夏悠走回到毒岛冴子身边的时候,发现她正在微微**着。

    “怎么了?你很累吗?”

    夏悠颇为意外的问道,她身周并没有死体,只是看着她有些恍神的样子,他忍不住伸手触碰了一下她。

    毒岛冴子却是应触即倒。

    忽如其来的变故让夏悠来不及去细想,马上伸手去扶,毒岛冴子要跌落的身体却是借着夏悠的手,一下抱入了他怀中。

    “冴子?怎么了吗?”

    胸口如绵的挤推感传来,交颈而缠的耳鬓厮磨让夏悠怔了一下,马上要推开毒岛冴子看看怎么回事。

    “不要推开。”

    耳边急促的声音传来,似乎有种极度忍耐着什么的感觉。

    夏悠感受到毒岛冴子身体传来的轻颤,他本来要推开的手的定在了那里。

    紫发缕缕顺滑,冴子的微喘就在耳边,带着湿濡的呼气在耳边吐着,毒岛冴子的脸传来的温度很高,夏悠能够感受到她微颤的睫毛在轻扫着自己的脸。

    不知道为什么,这一刻他仿佛能够看到她媚眼如丝的样子。

    他想动,毒岛冴子的蹭动却让他僵在了原地,忽然的,他感觉到了她抱着自己的手猛地用力了一下,整个身体也剧烈的抖了一下。

    “冴子?”

    毒岛冴子没有松开夏悠,身体如同软若无骨般挂在夏悠身上,在夏悠的耳边,前所未有的软糯声带着一丝慵懒的媚意,用只有他听到的音量呢喃了出来:

    “湿了…”

    …...............

    …...............(未完待续。。)(www..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