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最次元TXT下载->最次元
上一页 | 返回列表 | 下一页 | (全文阅读) | 返回书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正文 第二百三十八章 再入


    夏悠还来不及感慨伊藤诚的死亡,就被闹钟忽然浮现的提示声震得愣住了。$ ().(23)(w)(x).()

    身体全面恢复的感觉很熟悉,夏悠怔怔的接受着一切,还没有从变化中反应过来。

    细胞洗涤的感觉还在一阵一阵的涌来,夏悠下意识的看了属性版面一眼:

    18级:4285/25600

    夏悠眼皮忍不住跳了一下。

    他没有眼花,属性版面上的数据也不会错,四千多的经验,是他在默示录世界进入庙宇前中获得的,还有五十点是泽永泰介给与的,这些数据没有变。

    可是他升级了,几乎是凭空般的升了一级。

    就在这个房间里,就在伊藤诚死的瞬间。

    一想到伊藤诚的死,夏悠忽然一阵明悟。

    “原来如此吗…”

    夏悠呢喃了一句,看着依然不可置信的睁大着眼,死不瞑目的伊藤诚,夏悠目光复杂了起来:

    “你原来是个**oss啊…”

    在之前,夏悠还不知道,杀死原著世界的主角,竟然可以无条件的升一级。

    那么,小室孝...

    夏悠脑中思绪飞转,但马上被他强压了下去。

    随手弹散了冰刺,夏悠从一旁捡起白布将伊藤诚的死体盖住,然后走出了房间,轻轻将门带上。

    走廊的摄像头已经失效,夏悠只是抬头看了一眼,就打了个电话给长谷川他们,让他们处理一下。

    电话那边的声音依然恭敬。伊藤诚的事情就在电话挂上的时候。已经定性的永远结束了。

    夏悠呼了一口气。慢慢的离开了这个地方。

    忽然好像完成了很多事,也好像作出了很多事的感觉,让夏悠忽然很想和人倾诉。

    天空已经开始昏黄了起来,风很柔,吹在人的身上有种轻抚的感觉。

    夏悠不知不觉的走到了一条河滨公园的林荫道中,小石径上的树叶踩在脚下发出清脆的响声,遥遥哼听到小孩追逐的欢笑声。

    夏悠几次拿起了电话又放下,最终拨打了过去。

    呼叫的等待声平静的在话筒中响着。幽静而清响,接通的刹那,夏悠停下了脚步。

    “言叶?”

    “我是心哦。”

    电话那边童稚的声音响起,夏悠疑惑了一下,不解的问了起来:

    “心...你姐姐呢?”

    “姐姐生病了。”桂心马上回答道。

    夏悠是知道桂言叶不舒服的,可是桂心的代接却让他莫名的有种不安的感觉,话语也忍不住急了起来:

    “怎么回事?”

    “不知道,她发烧了,现在还在睡着。需要叫醒她吗?”桂心甜甜的声音清晰解释着。

    “不。不用了。”

    夏悠明白了之后,稍微安心了一些。只是心中那种莫名的阴影让他始终无法释怀。犹豫了一下,夏悠还是问了出来:

    “心。你父母…在家吗?”

    “不在哦,要晚上才回来。”桂心童稚的声音马上回答道。

    “这样啊…”

    夏悠默然了一下。

    之前自己与言叶的事情被她妈妈撞见,夏悠说毫不在意那是假的,最起码这一段时间他都不敢去接触言叶的父母。

    只是不去亲眼去看一下言叶的话,他内心那种莫民不安也始终无法释怀。

    沉吟了一下,夏悠很快下了决定:

    “心,好好照顾你姐姐,我…迟点来看你们。”

    去,夏悠已经决定了,只是要回默示录一段时间后回来再去,毕竟那个死体遍地的世界还有人在等着自己,要将她们带到相对安全的地方才行。

    而且以现在的时间流速,从日在世界进入默示录世界的话,哪怕在默示录世界半天,在这里也不过是一个小时左右而已。

    “心知道了,大哥哥。”桂心乖巧的回应了一声。

    “嗯,那迟点见。”

    “掰掰大哥哥。”

    夏悠挂上了电话。

    林风徐徐,刚吹开了前路的落叶,又送来了新的落叶。夏悠默默的注视了手机好一会,才闭上了眼睛,选择了进入默示录世界。

    一阵光影变幻。

    等夏悠再次睁开了眼睛的时候,他已经回到了默示录世界。

    外面檐边滴水的声音很轻灵,隔着庙门反而带上了一种厚重感,门缝中微微吹入的风让横梁上的布绸轻轻摇摆着。

    夏悠忽然若有所感的转身。

    然后他看到那正在半支起上半身,垂着一头紫发,双眼熠熠的看着自己的毒岛冴子。

    夏悠一怔。

    庙里的光线不多,但却足以让一个人看清对面人的大概轮廓模样。夏悠不觉得一个人从无到有,能够被这种程度的昏暗隐藏过去。

    侥幸,让他选择了沉默以对。

    “你...去换衣服了?”毒岛冴子当先打破了沉默。

    “嗯。刚刚换的。”

    夏悠含糊了几声,他现在才想起自己离开时候是穿着僧衣的。

    毒岛冴子问了一句就没有再问下去了,只是那支起上半身的样子依然没有变。似乎在等待着什么般。

    夏悠不想主动去掩饰什么,那样只会让自己的漏洞越来越多,而且自己身上如果要解释起来,太多东西需要解释了。

    黑暗中静静的对视了一下,夏悠感觉自己必须要说点什么。毕竟毒岛冴子还在那里支着身子:

    “你不睡了吗?”

    “不了,我习惯早起,天也差不多该亮了。”毒岛冴子浅浅了笑了笑,身体完全坐了起来。

    盖在身上的袍衣滑落,夏悠忽然发现,毒岛冴子里面也是换好了原来的衣服。

    “你的衣服?”

    “挂了一夜也干了,我等下就换换。”毒岛冴子撩了撩头发,只是笑笑道。

    夏悠不在意她已经换好衣服,他在意的是,如果毒岛冴子已经换了衣服的话,那么她也应该醒了好一段时间了。

    也就是说,她应该发现了吧?自己忽然回到这个世界的那一幕。

    夏悠忍不住看了她一眼。

    从毒岛冴子现在的样子来看,夏悠无法确认她到底有没有发现,但以他对她的了解,哪怕是真的发现了,只要自己不主动说,她大概也不会问。

    “刚才你是不是…”

    “需要我点烛吗?”夏悠猛地开口打断了毒岛冴子的话。

    那种判断刚出就被现实推翻的感觉,让他差点呛到了。

    毒岛冴子被抢白只是顿了一下,似乎一点也没有在意般,顺着夏悠的话接了下去:

    “不了,这样暗一点,我反而有安全感。”

    夏悠在黑暗中,再次对上了毒岛冴子的眼睛。

    微微眯起,带着一种淡淡的笑意,但却异常的璀璨。

    仿佛洞悉一切的璀璨。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