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最次元TXT下载->最次元
上一页 | 返回列表 | 下一页 | (全文阅读) | 返回书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正文 第二百三十六章 了结


    “你是个怪物…”

    泽永泰介连头上的黄发都在颤抖,他已经无法将自己的声音平静下来。 x.

    ‘获得50经验’

    兀然响起的经验提示让夏悠顿了一下,旋即明白了这是崩溃的经验,预示着泽永泰介已经被自己吓崩溃,不由得笑了笑。

    然后身后猛地绽放出九条巨大冰刺。

    九条巨刺如同九尾狐般绽放着,在光的折射下闪现着迷人而瘆人的璃光,夏悠站在那里,对着泽永泰介浅笑着。

    “卜、卜要过来!!”

    泽永泰介瘫软在地上,呼吸凝滞着,连字也无法咬清,只是一味的剧烈跳动着瞳孔,映着眼前的夏悠。

    玉藻、八岐、相柳...泽永泰介睁大着眼睛看着夏悠,脑中划过很多名词,但最终,都演变成了一个词:恶魔。

    当面对的,是将自己世界观划破的对象,恐惧在那一瞬间,会溃堤而出。

    冰刺扭曲的咔咔声如同骨头捏碎的脆响,泽永泰介头皮发麻,但他现在除了睁大眼睛看着,连动都动不了。

    他悔自己刚才的话,悔自己将他叫到这里来,悔一开始就不该招惹夏悠,无比的后悔!

    可是张开的嘴巴除了沙哑的喉骨滑动声,什么也发不出来,他急的只能颤抖着,不断的溢出眼泪。

    “咔嚓。”

    夏悠的脚终于从枪上挪开,本来一支完好枪支的那里,现在只有一堆谁也认不出是什么东西的碎铁片。

    这支枪本来是随着泽越止出现的。本来就该随着泽越止的消失而消失。只怪当初杀了泽越止的时候。没有好好的检查过一切。让泽永泰介有了拿枪的机会。

    他很庆幸,泽永泰介只是冲着他来,而不是他身边的谁。

    更庆幸自己上次的发现,自己冰刃叠加,能够挡子弹。所以夏悠对泽永泰介并没有什么忌惮。

    “啪。”

    夏悠脚步轻轻的踏在草叶上,辗压的轻响让泽永泰介身体猛地一个激灵。

    他手向后挪了挪,再次能动起来的身体让他欣喜若狂,只是夏悠的靠近让他再次忍不住尖叫了起来:

    “求求你...不要过来…”

    泽永泰介脚在地上一蹭。让他蹭了起来,连忙挣扎着要爬起,忙不迭的转身要逃。

    凌厉的破空声中,几根尖锐而冰冷的冰刺瞬间穿透了他还未完全站起来的腿,将他重新钉在了地上。

    “哇啊啊啊啊啊...!!”

    泽永泰介趴在地上惨叫着,慢慢走近的夏悠却一脚将他的头踏在了泥土中。

    惨叫声曳然而止。

    “如果我再听到你的叫声,就不会只是这么简单的做法了,听懂了吗?”

    淡淡的吐出了一句,夏悠的脚从泽永泰介头上挪开。

    泽永泰介没有再发出声音了。只是狼狈的抬着头,拼命的呼吸着新鲜空气。

    还有拼命的忍着腿上的剧痛。

    他怕痛。但更怕死。

    “嘶啦...”

    压抑不住的腿部颤抖,微微的撕破了一丝裤裆的布。夏悠不经意的瞥了一眼,挥手直接将一根冰刺直接甩了进去。

    甩向了泽永泰介的裆部。

    “唔…..!!!!”

    扭曲的身体却被腿上的冰刺禁锢着,泽永泰介激凸的眼球几乎要撑出来,已经分不清是冷汗还是眼泪还是口涎的液体,顺着他的脸不断的摩擦在地上。

    他除了抽搐,已经无法正常的发出声音。

    “抱歉,手滑了。”

    夏悠双手合十,歉意的说了一句。

    泽永泰介几次要从剧痛中晕厥过去,但每每想到夏悠这个地狱恶鬼般的存在正在身边,又一个哆嗦硬生生的清醒了过来。

    他已经无法用怨毒的眼神再去看夏悠,现在仅仅只是脑中划过这个名字,他就无法将自己身体的颤抖停止下来。

    他怎么都想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以前竟然能够蠢到去招惹他。

    “痛…不…救我...救救我...”

    身体的剧痛慢慢被冷得失去知觉般,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极度的酸麻和灼感,随着脉搏的跳动,那种让人死去活来的灼刺感也一阵一阵的传来。

    “我可以让你不痛的。”夏悠只是站在他面前轻轻说了句。

    泽永泰介脸上一喜,但马上反应过来,更加惊恐了起来:“不要...求求你…我什么都听您的...不要杀我…”

    “乖。”

    夏悠伸出了手指竖在唇前。泽永泰介马上忍着满脸冷汗闭上了嘴巴。

    夏悠对他满意的笑了笑,然后就原地打起了电话。

    这里还是校园范围,等下如果有人过来看到这里就不好了。 而且毕竟还有人是知道泽永泰介约了自己来这里的。

    现在弄成这样他处理起来有些麻烦,但是对一些人来说却易如反掌。

    恰恰他现在有的,就是这些人。

    “喂?夏先生?”电话接通后,那边的声音显得恭敬而紧张。

    “是我。能够能够派点人来学校这里一趟吗?就现在。”

    夏悠看着地上的泽永泰介剧烈颤抖了一下,眼中毫无波澜:“体育仓库,不要让其他学生跟过来。”

    “不…”?泽永泰介刚想发出哀求,只是夏悠一个眼神看了过去,他马上死死的闭上了嘴巴。

    “还有。”

    夏悠指间轻轻的转动着长长的冰刺,让折射的阳光在泽永泰介面前晃了又晃,对着电话那边的语调始终平静:

    “我还想做个学生,不想留下什么麻烦。”

    “是!我们明白的!马上到!”电话那边大声的回答着,甚至让人能够感受到说话人用力鞠躬的样子。

    夏悠关上了电话,面对着泽永泰介惊惶抬起的目光,只是微微一笑:

    “好了,现在还有一个问题。伊藤诚是在什么医院?”

    ...

    这几天断更,不是懒,是因为确实是卧病在床了,之前每每想要敲字,最后没打十几个字就感觉不舒服了,然后停止了。

    总之是真的感觉对不起一直支持这本书,支持作者的读者们,断更期间还有读者打赏和打气,总感觉有些不知所措。

    以后没有任何身体原因,不会再偷懒。

    以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