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最次元TXT下载->最次元
上一页 | 返回列表 | 下一页 | (全文阅读) | 返回书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正文 第二百三十四章 没死与带话


    夏悠没有选择回归现实,还是选择了日在世界。 X.

    随便在街上找了件衣服换下了僧衣,夏悠在餐厅海吃了一顿,然后随便在近处的旅馆睡了一觉。

    精神的消耗比他想象要严重,得到蜕变的只是他手中的佛珠,而不是他的身体本身。他的身体还停留在耗空精神和体力后,雨中狂奔后的空缺。

    恢复精神的这一觉,直接睡到了天亮。

    等夏悠换好了校服回到榊野学园的时候,已经是上了两节课的下课了。

    “你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吗?”

    西园寺世界一脸希冀的站在夏悠面前,急急的问道。

    夏悠微微皱了下眉。

    今天言叶请假了,理由是生病了,夏悠也没有什么心思要留在这里。本来要早退偷偷去看看言叶的,刚才不经意间答应和西园寺世界她们聊聊,他感觉自己失策了。

    无论是西园寺世界,清浦刹那,还是加藤乙女,似乎都认定自己和伊藤诚的车祸有关,比起询问,她们现在更像是质问。

    络绎经过楼梯这里的学生频频扫来的好奇的视线,通道被这样堵挤着本来就让人侧目,而且还是风云人物的夏悠和四个女生。

    包括死活着要跟跟过来的黑田光。

    “嗯,我不知道。”

    夏悠回答得很平静,眼神也很平静。

    伊藤诚已经死了,哪怕没有死,夏悠也不想为他再费心什么。

    死体在夏悠眼中是无益的祸害。伊藤诚在夏悠眼中也是无益的祸害。起码在夏悠眼中。两者并没有什么明显的区别。

    除了试图染指言叶的伊藤诚更该死。

    “你说谎!”加藤乙女忍不住大声的喊了出来,让周围的人也一下看了过来。

    只是她本来愤怒的指责样子随着夏悠的淡淡一扫,再次恢复了鸵鸟状,躲在了西园寺世界身后。

    作为班级乃至年级里的一霸,加藤乙女对谁都敢蹬鼻子上脸,除了一个人。

    除了眼前的夏悠。

    “求求你告诉我,诚到底为什么会遇到这样的事…”

    西园寺世界依然苦苦哀求着夏悠,就差过来拉他的衣服了。

    夏悠还没有来得及说话。站在一旁的黑田光已经忍不住双手叉腰站了出来:

    “喂喂,他都说不知道了,为什么还要这样问他!”

    如墨的双鬟给自己打气般的晃动着,黑田光似乎意识到自己的声音有些大了,偷偷的看了一眼夏悠,看到他正微笑看着自己后,咬唇脸红了一下。

    刚要羞怯的装回淑女,加藤乙女的话又让她忍不住冒起了一股火气:

    “不是他的话伊藤为什么会变成那样!”

    “我怎么知道!!”

    黑田光双鬟如同脸般一鼓一鼓的,毫不避让的看着加藤乙女:“他本来就不像好人了!”

    愈发激烈的争执让更多的人看了过来,只是夏悠身上的很多传闻让很多人犹豫了一下。还是选择默默离开了。

    夏悠也很想离开。

    这上演的一出根本就是一场闹剧,为一个死人而弄出来的无聊闹剧。

    “你闭嘴!”加藤乙女害怕夏悠。但是却一点都没有害怕黑田光。

    “干嘛啊!”黑田光同样对她瞪着眼睛,一点都不肯退让:“我有说错吗!我知道,你们都喜欢伊藤对吧?那又怎样,这样就可以随便污蔑人了吗!”

    “你!”

    “好了不要吵了!诚他现在还在医院昏迷着!”西园寺世界捂着头,痛苦的喊了一声。

    本来想要敷衍两句离开的夏悠猛地一怔。

    双眼渐渐的眯了起来,夏悠一眨不眨的双眼紧紧的锁定在西园寺世界脸上:

    “你刚才说,伊藤诚还在医院?”

    “别假惺惺了,你还想装不知道吗!”加藤乙女冷哼了一声,对夏悠嗤鼻道。

    夏悠拉住了黑田光,有些唏嘘的感叹了起来:

    “我真的是不知道。这样都不死,还真是祸害遗千年啊。”

    “你再说一次!”加藤乙女眼睛一瞪厉喊道。

    “你再在我面前喊一次!”夏悠猛地转头盯向她。

    残暴的戾气,如同实质般的瞬间席卷而至,一股刺骨的冰寒让周围所有人都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首当其冲的加藤乙女一僵,那股如坠冰窖的感觉让她连动都动不了,紧缩着瞳孔眼睁睁看着那一个个深渊中的尸骸爬出,狰狞着恐怖的脸,不断的扑咬向她。

    她颤抖的身体却连一个动作,一节声音也发不出来。

    那股对夏悠烙印在骨子里的恐惧,如同山洪爆发般猛烈的涌了出来,几乎要将她脑中的一切都湮灭,摧毁。让她脑中瞬间一片空白。

    “啪!”

    加藤乙女忽然重重的摔倒在地上。

    众人只感觉到那一瞬的寒意,下一瞬就看到了加藤乙女自己坐在了地上。而且一副冷汗淋漓仿佛大病一场后的样子。

    别人怎么看加藤乙女已经顾不上了,冷汗不断冒出也没有去擦,只是一味剧烈的**着,她不敢再看夏悠,她怕下一刻会再次看到那个地狱的分食画面,她怕得脚还在不断打摆。

    “哇,你们搞什么?”

    一个夏悠不认识的学生拨开了人群,一脸不解的打量了一下,挤到了他面前:

    “你就是夏悠吧?”

    “有事?”

    “我就传个话,泰介说他找你。”学生挠了挠头说着。

    “哪个泰介?”

    夏悠诧异的问道。

    据他所知,叫泰介这个名字的只有一个,那个人在他想象中,现在应该是蜷缩在被窝里面祈愿自己不要找上门。

    而不是这样挑衅般的让人来带话。

    “泽永泰介啊,他说找四班的夏悠,说在体育仓库那边等你。”

    夏悠没有回答。

    眼睛,却再一次的眯了起来。

    体育仓库这里显得很安静。

    甚至可以说是幽静。

    夏悠还是第一次知道原来榊野学园里,有比教学楼后面的草地更偏僻的地方。

    泽永泰介只有一个人,夏悠也是一个人。

    当夏悠看到他的时候,他正在一脸神色不宁的在那里发呆。

    直到听到了夏悠的踩在青草上发出的细碎声。

    “行了!你不要再靠过来了!”泽永泰介如梦初醒般对夏悠大喊道。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