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最次元TXT下载->最次元
上一页 | 返回列表 | 下一页 | (全文阅读) | 返回书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正文 第二百三十三章 珠子


    夏悠不知道这算不算冥冥中的天意。或者说是那种飘渺的命运之说。

    地上的匣子中的东西他认识。是他一直在寻找的珠子。

    那股忽然勾起紊乱心跳的感觉没有错,手上已经成串的佛珠在发烫也没有错,地上珠子发出的只有自己看到的淡淡光晕更没有错。

    只是一切的一切,让夏悠感觉太过荒诞和戏剧了。

    众里寻他千百度。为了寻找它,夏悠带着队伍几度的生死攸关,甚至现在连队伍都被迫分离,却苦寻无果。本来夏悠已经豁达的放弃了的时候,它却又如同是天赐般送到自己的面前。

    如果不是遭遇围攻,如果不是选择左边,如果不是慌不择路,如果不是选择停留,如果不是恰好遇到这道震雷...

    除了推说命运,夏悠已经找不到词来抚平自己内心的讶然。

    “冴子,等下看到什么也不要惊讶。“

    夏悠说了一声,目不转睛的盯着地上的珠子,蹲了下去。

    匣子已经半开,只需要轻轻一拨就能将里面的东西拿出来。夏悠的手捏在冰冷的匣盖上,他发现自己的手有些抖。

    “呼…”

    夏悠用力的吸了一口气,猛地抓起了地上的佛珠。

    “嗡…!!!”

    骤起的低鸣带起一股空气的涟漪,无形的罡风没有任何预兆的刮起,将僧衣吹拂得鼓胀饱满。

    夏悠几乎要睁不开眼睛,仅仅拉开眼帘的视野中。脱离了手的匣中佛珠飘上了空中。自己手中的七颗佛珠也瞬间脱离手掌。弹了出去。

    “夏悠!”

    “没事的!”

    夏悠大声的应了毒岛冴子一句。

    他没办法不放大音量,那肆意卷席的罡风不仅让空气发出锐利的破空声,也让庙里供台和神龛上的一切都剧烈摇摆了起来。

    整个世界仿佛在这一瞬陷入了激烈的地震中,一切都在震荡,甚至庙宇的横梁也发出了刺耳的吱呀声。

    僧衣猎猎作响,刮在身上有些痛,夏悠努力的睁开着眼睛,近距离的看着这似曾相识的一幕。

    空中相汇的佛珠陡然绽放出万丈豪光。如同炽阳般耀眼,汇聚的庞大光团氤氲着,猛地化作一道光柱,直冲苍穹。

    “嗡…”

    耳中的鸣响让夏悠失去了一切的听觉,他再次看到了那片白茫茫的世界,没有时间,没有人,没有天空没有大地,除了一片无穷无尽的白芒,什么都没有的世界。

    “咻!”

    似乎是一瞬。也似乎是万年,等夏悠回过神的时候。神龛安静了,僧衣安静了,罡风和白芒也消失得无影无踪。

    八颗仿佛一开始就浑然一体的佛珠,正静静的挂在自己的手上。

    “夏悠,刚才那是…?”毒岛冴子讶然的看了看恢复了正常的四周,又看了看夏悠,眼中依然还有这那股震诧。

    “嗯。”

    夏悠含糊其辞的敷衍了一句,目光灼灼的始终盯着手上的佛珠。

    淡淡的温润光晕在它们表面流转着,仿佛是星河,又仿佛是流云,佛珠间散发出来的光晕交缠着,依异袅袅着一副副图案,似乎是一场迷幻,又似乎是让人沉沦的彼岸。

    如同福灵心至般,夏悠看着它们,忽然对着一旁的自己换落的衣服挥了一下。

    安静躺在那里的旧衣,瞬间消失。

    “这…”毒岛冴子瞪大了美目。

    “算是我的能力。”

    夏悠似乎是呢喃,又似乎解释给毒岛冴子听。他也正看着重新出现在自己手上的旧衣服而有些发怔。

    “这不是魔术?”

    毒岛冴子看着夏悠将手中的衣服一下变消失,又一下变出来,眼中的惊诧已经无以复加。

    “不是...”

    夏悠下意识的抬头看了一眼毒岛冴子,看着她正直直的站在自己面前,该遮掩的全部呈现着,马上扭开了头。

    他忍不住苦笑了起来:

    “你不打算穿上一点东西吗?”

    “你会做坏事吗?”毒岛冴子似乎也意识到了自己的问题,僵了一下,脸红红却依然一副坦然的样子说道。

    “这不是理由吧?”

    “好,知道了,夏悠小弟弟。”

    毒岛冴子不自然的撩了撩紫发,匆匆拿起僧衣换了起来。

    宽松的僧衣掩不住那高挑的窈窕,明明是朴素的衣装,在那撩发休整的背影中,却带着一股朦胧的妩媚。

    夏悠看着毒岛冴子背对着自己整理衣服的背影,又看了看手上的佛珠,最后还是开口了:

    “谢谢你,冴子。”

    毒岛冴子系发的动作顿了一下,转向了夏悠,仿佛早已知道夏悠会感谢般,嫣然一笑:

    “不用,我什么也没有做。”

    “不是的,如果没有你的提醒,我根本不会后找到它。”

    夏悠摇了摇头,看向了手上的佛珠。

    淡淡的光晕比之前更盛,但也更柔和。

    而且还给与了夏悠一个便携空间的能力。

    他不知道它是不是还有其他什么的变化,它身上的谜团随着自己的接触反而越来越多了。

    接下来的夜,显得很宁静。

    雨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变小了,外面的滂沱声变得淅淅沥沥。

    新换的香烛再次临近燃尽,夏悠坐了起来,借着微弱的灯光,看了看酣睡在那里的毒岛冴子。

    冴子睡得很甜,不知道是在做着什么梦,嘴角衔着一个淡淡的微笑。

    夏悠看了看她,轻轻的拂衣而起,看了看手中的佛珠,闭上了眼睛。

    回归。

    ……...........................................................................................

    ..................................................................................................

    如果,作者说如果。

    如果明天天气好,说不定能够三更。

    节操什么的...(未完待续。。)(www..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