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最次元TXT下载->最次元
上一页 | 返回列表 | 下一页 | (全文阅读) | 返回书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正文 第二百二十七章 疯狂


    片刃碎落的冰屑掉落在地上,脆响中泛着点点银光。{X.

    夏悠笑着微微**着,暴徒们却是有些茫然的面面相觑。

    从文明时代成长起来的人,哪怕成了暴徒,对枪声也是极度敏感的。他们刚才听到了枪声,可是却看不到什么地方有中枪的感觉。

    射空了?还是幻听?

    站在那里开枪的人暴徒也是迷茫的站在原地,一腔的脑袋发热随着扳机扣动已经宣泄了出去,他预想中车顶那人脑袋炸裂、砰然而倒的画面并没有出现。

    他视野中的夏悠,依然安然无恙。

    “我开枪了啊…”

    仿佛向周围的人解释般,他举着手中的步枪呢喃着。

    “哑弹吗?”

    “真是好运的小子,不过也到此为…”

    自行找了一个理由之后,开枪的暴徒再次将枪口对向了夏悠,其他人得到了解释也再次狞笑了起来。

    “嗖!”

    “卟!”

    一阵急促的破空声,开枪暴徒的话曳然而止。

    胸口传来的剧痛让他愕然的低头,被冰刃破开的胸膛中,伤口喷出的血液如泉涓涌,他茫然的看了看周围,最后看到了淡淡俯视着他的夏悠。

    他双眼猛地瞪大,脚下却一阵踉跄:

    “你...”

    “啪嗒!”

    枪支骤然落地的声音吓了周围的人一跳,看到有人倒下,暴徒们眼中只有麻木过后。只是一股事不关己的嘲笑。

    只是当有人想去抢枪支时。看到地上蔓延的血泊后。愣住了。

    “喂...这是什么?”

    发现异样的暴徒大声的喊了起来,猛地掀开了倒地暴徒尸体正面,那潺潺渗流着血液的胸口也映入了所有人眼中。

    暴徒们动作一滞。

    只是夏悠没有停滞。

    “开枪。”

    夏悠已经放开了按住平野户田的手,对他轻声说道。

    “啊?”平野户田怔了下。

    夏悠没有对他解释,趁着暴徒们注意力已经不在自己身上,身形瞬动。

    刚才对他开枪的暴徒已经死在片刃之下,10点的经验响起在脑中,和击杀死体没有任何的区别。

    夏悠脸如寒霜。

    身侧的片刃在爬车暴徒还未反应过来的同时。瞬间划过了他的喉咙。

    自一开始动手,夏悠就没有打算留手。

    “啪嗒!”

    爬车的暴徒捂着喉咙跌落地上,眼中犹带着不可置信,本来已经惊疑不定的暴徒们看着他垂死的挣扎样子,再次一慌。

    平野户田这时候正战战栗栗的在车厢上露出头,将枪支出。

    “胖子!开枪!!”

    夏悠的爆喝如同惊雷般炸起,平野户田扣在扳机上的手下意识的一抖,子弹倏然射出。

    “嗒嗒嗒!”

    半梭子弹就这么被打了出去,溅起了一地的飞尘,也让一个闪躲不及的暴徒怔怔的睁大着眼睛。带着血溅重重倒下。

    平野户田呆住了,暴徒们也呆住了。

    平野户田慌张的叫了一声连忙缩了回去。他们才醒悟般的慌忙举起手中的枪。

    “混账东西!出来!!”

    “他们有枪?”“刚才车顶那个小子呢!!”

    “小心!他在那里!“

    混乱的暴徒们人人自危,如同盲头苍蝇般哄乱了起来,他们现在已经没有谁去理会这辆之前围堵的悍马,有人发现了夏悠,刚举起枪,夏悠却是瞬间消失在他们视野。

    再次出现的时候,已经在暴徒的人群中。

    冰刃涂血在阳光下很妖艳,那里的暴徒成员,一脸不可置信的倒下。

    “是他!他杀人了!刚才是他杀的!!”一个看清夏悠举动的暴徒,神经质般的大喊了起来,手中的枪更是激动抬起。

    “开枪啊!”“哒哒。”

    “啊啊…”“别乱开枪!!”

    惊弓之鸟是疯狂的。

    他现在已经不指望让平野户田帮忙掩护着,脚步更加轻盈,动作更加迅速,借着人群隐匿,又放开身影的吸引视线。

    杀人反抗是他发起的,在绝对掌控场面之前,他不能让悍马陷入枪击的危险。

    “啪嗒。”

    倒下的暴徒捂着喉咙挣扎着,暴徒们的注意力完全被他引开,混乱中的胡乱开枪甚至是对着密集人群中去,理智声已经哄乱被淹没,惨叫声只是让开枪的人更加激动而已。

    乌合之众难成事,因为向来容易自乱阵脚。他们已经忘了那辆悍马,忘了车里的人,手中的枪只是一惊一乍的追寻着夏悠的脚步。

    但每每伤到的,只是其他的暴徒。

    夏悠对这个自己一手导演的局面乐见其成。哪怕这个局面是残酷的。

    翻飞的片刃如同死镰的轻吻,在暴徒的收割着生命,夏悠的压低身形快速窜动在人群中,脸色清冷。

    ‘获得10点经验’’获得10点经验’...

    提示声在绽放的猩红中响起着,冰锋并不能释怀那溅血的热度,那刺眼的红色娇娆在这片土地上。

    不存在残虐,不存在怜悯,在终于意识到恐惧的暴徒求饶中,夏悠依然冷漠的杀戮着。

    任何人做任何事,都必须承担起做了的后果。他们既然对夏悠开枪想致他于死地,夏悠不可能当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他唯一能为他们做的,就是结束他们这个最后的疯狂。

    “哒哒…!”

    短暂的枪声曳然而止,慌乱的子弹并没有打中夏悠,却为自己招来了杀身之祸,剩下的很多人,他们才真正意识到自己到底惹到了什么。

    只是他们的醒悟与否,夏悠一点都不想理会。手中的动作没有停下,夏悠现在只想速战速决。也必须速战速决。

    这个城市已经不是人类的城市,更多的是死体的栖息和狩猎地。他不知道这群暴徒为什么肆意开枪还能活到现在,但刚才他们的枪声,在这个本来安静的城市中,无疑让城里的漫无目的的死体找到了目标。

    疯狂的愚蠢,愚蠢的疯狂。

    “不、不要杀我…!”

    “我放下枪了…我、我不反抗…”

    战战栗栗的求饶声此起彼伏,夏悠随脚挑飞了一把已经射空的步枪,却在他们的求饶声中,听到了自己一直担心的声音。

    那股密密麻麻的窸窣声,还有远远传来的死体咆哮。

    “吼!!”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