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最次元TXT下载->最次元
上一页 | 返回列表 | 下一页 | (全文阅读) | 返回书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正文 第二百二十六章 子弹


    默示录世界中。([X].

    夏悠回来之后,在床上辗转了不久,天就亮了。

    清晨的霞光带着一丝干净的橙红,薄纱般蒙在天空上。会所的人已经开始在工作。

    夏悠是最先来到喷水池这边,桐敷沙子带着那顶大大的遮阳帽跟在身后,毒岛冴子她们也陆续聚集了再这里。

    只是他看的出来,她们昨晚都没有睡好。

    “我和冴子决定今天出去一趟,找一样东西,大家愿意跟着来吗?”

    夏悠直接的给出了自己的意愿,宫本丽高城沙耶她们对视了一眼,点了点头,其他人也没有什么意见。

    比起看似固若金汤的这里,他们更相信夏悠带来的安全感,也更愿意跟在夏悠身边。

    各自收拾的物资很简便,甚至她们还换回了自己的校服,随着天色渐亮,很多会所救回来的人也起来了,聚集在周围叫嚣着回家。

    夏悠带着冴子她们穿过人群,年轻而朝气的一行人很快吸引了很多人的目光,他们发现,很多人看向夏悠的时候似乎都带上了敬畏的目光。

    不仅仅是夏悠,一些会所工作的人连带对宫本丽她们也态度恭敬了很多。

    至少,看着平野户田身上大枪小枪的挂着,他们也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再像之前那样纠缠。

    这种现象一开始仅仅只是出现在会所的成员中,只是这样的异常太过明显,结合之前夏悠被高城会长破格邀请的传言。甚至很多普通民众也开始对他们指指点点。

    夏悠没有理会他们。径直到维修房取了那辆改装悍马。直接外出。

    在和平时代,这样的改造悍马也是了不得的代步工具,哪怕是不懂车的人来说也看得出来这是件重要物资,尤其对于这个死体横行的末世来说,一辆好车,无谛于给予了生命无数层保障。

    这样的改装车,却被他们轻易的开了出去。

    哪怕是开门的人,也没有询问一句。甚至放行的时候下意识的对车顶上的夏悠敬了一个礼。

    “砰!”

    拦路的死体被悍马高高顶起,在空中翻转着,随着夏悠随手一挥又击飞了出去。

    不知道是不是他昨晚街道上吸引的原因,除了一开始遇到比较密集的死体,一路上死体密度越来越稀薄。

    道路算不上平坦,人们逃亡散落的物资四处都是,被遗弃的汽车也不时可见,只有坐在车顶的夏悠和毒岛冴子能看清那一片片黑色的血痂,铺就沿途。

    “前面路口转左。”毒岛冴子再次开口指挥道。

    “好~”鞠川静香应了一声,娴熟的让悍马打着转。

    夏悠和毒岛冴子对视了一眼。点了点头。

    只有他们知道此行的目的,是为了寻找那颗庙宇中的佛珠。

    其他人与其说是跟着一起进行队伍活动。还不如说是出来透气。毕竟会所里作风太强势,高城壮一郎发起的是军事化的管理,连里面的空气都有种凝重的感觉。对于他们这群还是向往自由的学生来说,怎么都不自在。

    但也许是昨晚的事,也或许是桐敷沙子的加入,车厢内很安静。

    夏悠从天窗看了下去,和刚刚抬起头的桐敷沙子四目相对,她微微的笑了起来,眼眉的弧度如同静放的月牙。

    夏悠也对她报以一笑。

    她正在努力的融入她们,只是接洽需要时间。

    城中的空气看起来很干净,只是依然有着一股挥之不去的淡淡腐臭。车轮辗压在道路的声音很有节奏,刮起的风总是带起一地的落叶。

    “静香,停车。”夏悠忽然开口道。

    “诶?哦。”鞠川静香闻言愕了一下,马上一踏刹车。

    骤然的急刹让车厢内的人一阵晃荡,尖锐的车轮摩擦声中,夏悠拉住了几乎要甩出去的毒岛冴子,身体如同盘根老树般在车上一动不动。

    车滑行一段距离终于停下,车厢里面站稳的众人急忙开口询问,她们知道夏悠不会无故叫停:

    “怎么了?”

    “没事,女生都不要出来。”夏悠眯着眼看着车前道路上的路障破胎器,对车厢里面的人说了一声,伸手拦了一下想要握起木刀的毒岛冴子:

    “胖子出来。”

    “啊?我、我吗?”平野户田怔了一下。

    “让冴子下去,你出来吧,架好你的枪。”

    夏悠一边说着,一边看着架设路障的那些人靠近。

    如同坦克般的悍马太过显眼,硬朗的外表带来的强烈安全暗示,足以让任何人都眼红。

    过来的人也一样。

    只是夏悠不认为他们单单是为了这辆车。

    这些人来势汹汹,一个个表情凶神恶煞,衣服斑驳脏乱甚至带着干痂的血迹。

    关键是他们手中都拿着枪。

    夏悠双眼再次眯了一下,让毒岛冴子钻进车厢后,按住了要爬出来的平野户田。

    他们手中清一色的制式步枪夏悠见过,也曾经和卓造他们捡到过,很清楚它的威力,他不认为这些人只是好玩的拿着枪过来,他现在在意的是,这辆改装悍马能够能防子弹。

    在肯定这点之前,他不能让悍马直接对着这些持枪的人冲过去,地上的破胎器也不容许悍马冲过去。

    强迫性的交涉似乎是任何路过这的人唯一选择,夏悠不能让女生来刺激这群人,也不能让平野户田的枪刺激他们。

    无论怎么看,他都是这里唯一能够直面这些人的人。

    “喂!你!下来!”

    围堵的人并没有让夏悠等多久就围了上来,贪婪的眼神在车上流连之余,有人已经直接拿枪指着夏悠大吼了起来:

    “你。还有车上的人!马上下车!”

    猛力踹动车门的声音咚咚作响。只是这对于改装车来算不上什么。夏悠庆幸着车窗玻璃是外面看不到里面的,同时冷冷的看着这群暴徒。

    比起人,他们更像是龇牙的饥饿野豺。

    “害怕吗?”

    夏悠对着彻底不敢冒头的平野户田低声问了一声,他知道车里的人现在都知道发生什么事了。

    平野户田握紧枪,下意识的点了点头,但马上反应过来连忙摇头。

    夏悠微微笑了笑。

    暴徒的叫嚣依然在猛烈,有人开始要攀爬车辆,更多人是用枪支指着夏悠。

    比起在长谷川的大夏中被枪支指着。现在这些人更容易暴走,也更危险。

    只是夏悠依然生不起一丝畏惧,看着那一个个黑幽幽的枪口,夏悠有的只是厌恶。

    还有静候时机的一触即发。

    “砰!!”

    一个暴徒用手中的枪托狠狠的砸了一下挡风玻璃,没有打破车窗,但却让里面的高城沙耶等人忍不住尖叫了起来。

    “女人?”

    暴徒们愣了一下,旋即眼神中猛地爆发了一种病态的光芒:

    “里面有很多年轻女人!!”

    “给我砸!!”“小子!马上下来!不然开枪了!”

    夏悠的笑容已经敛起,一股寒意无声降临,他淡淡看着他们,如同看待死体。

    “胖子。敢杀人吗?活人。”夏悠忽然说了一句。

    “啊?”

    平野户田抱着枪抖了一下,不知道怎么回答。

    夏悠没有打算得到他的回答。暴徒之所以称之为暴徒,是因为其天怒人怨,肆无忌惮的摧残着一切。

    他们做任何事已经没有任何理由而言,也不会讲道理。

    夏悠认为自己已经看得足够透了,但一股蓦然的危机感,让他猛地转头。

    “砰。”

    子弹出膛的声音仿佛让整个世界都在震荡,这一枪没有任何预兆,夏悠看着它就这样对着自己射来。

    他全身肌肉猛地绷紧了起来。

    寒毛瞬间炸起,精神力在前所未有的凝注,暴徒的叫嚣声似乎在远离,空间中一切仿佛都在放慢。

    夏悠瞪大的瞳孔中,看着那颗破空的子弹是怎样拨开空气中的微尘,一点一点的接近!

    凝固的片刃在他视野中如同蚁速般凝结,一寸一寸的挡在了弹道前,然后。

    倏然碎裂!

    破碎的片刃冰屑在空中星星点点的翻飞,在这个一切都仿佛迟滞下来的世界中,夏悠看到了它们是怎么裂开,怎么被子弹穿透,怎么散扩向四周,如同悄绽的烟花。

    “啪。”

    第二方片刃碎裂。

    子弹依然在寸进。

    “啪。”

    第三方片刃碎裂。

    子弹的速度开始变缓。

    “啪。”

    第四方片刃碎裂。

    子弹的寸进速度更慢,光滑弹头愈发清晰。

    第五方、第六方、第七方...

    一条线上的碎裂片刃还在空中静态扩散,子弹打在第八方片刃的时候,它骤然停止!

    失去前进力量的它,茫然的定在了空中,在所有人都如同定格画的世界中,被赶来的第九方片刃猛地拍飞!

    “啪!”

    第九次的声响,微不可闻的声响。

    那仿佛过了一个世纪的煎熬,在这一声轻响中,骤然变回了正常流速!

    暴徒的叫嚣声重新纳入耳中,爬来的狰狞面孔也再次动起。

    夏悠的脸上不知何时起已经满是汗水,但他眼中却是绽放着狂喜的璀璨。

    子弹!

    他能够挡子弹了!!

    …

    啊哈哈,这两天节操什么的(﹁‘﹁)

    话说,明天如果补节操的话,会有红包什么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