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最次元TXT下载->最次元
上一页 | 返回列表 | 下一页 | (全文阅读) | 返回书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正文 第二百二十五章 发烧


    高城壮一郎和夏悠公式化的聊了几句就离开了,毒岛冴子她们也围过来问了一下,就各自回去休息了。[.23[w]x.

    毕竟夜已经很深,而且她们又看到夏悠安全回来了,也安心了。

    夏悠和桐敷沙子回到了房间里面,本来杀了一夜死体是会疲惫不堪的,只是夏悠刚刚升级,所有状态都已经恢复了最佳,想睡也无法入眠。

    在床上辗转了一下,夏悠坐了起来,摸了摸手上的佛珠。

    返回日在世界。

    久违的喧嚣。

    街道上的人群依然川流不息,坐在咖啡厅遮阳伞下休恬的人们,正慵懒的享受着悠闲。

    夏悠适应了一下还是白天的光线,也适应了一下眼前的热闹世界。毕竟这些都是默示录世界现在不具有的。

    学着其他人一样,夏悠在一处露天的糕点店坐了下来,细细的品味着那兑水和糖精有些夸张的果汁。

    伊藤诚的事情在他脑中一闪而过,但很快他就摇摇头挥去,比起已经不再是威胁的人,他更在意的是那些还滋润的活着的人。

    泽越止已经死了,伊藤诚也完了,还有一个泽永泰介。

    原著中对言叶伤害最具冲击力的就是这个人了,但这个人却还好好活着。

    夏悠一边想着,手捏着吸管点水在桌面上笔画了一个’z’字。

    这个位面的还能对言叶她们有伤害的人,必须要革除,没有任何理由。这些人必须要扼杀掉。

    对了。日在图书馆似乎还有一个叫花山院的。

    夏悠手中的吸管再次写了个’h’。

    那个**的仁村浩一算不算?夏悠手中的吸管在空中定了定。他忽然想到了真理奈和**莉,想起了她们的父亲,沾水的吸管再次落下。

    ‘q’的秋月孝三。而且还有一个和他性质一样的同个大学教授吧?

    自己还不清楚她们的具体住址,是不是该让长谷川他们社团的力量,去对秋月孝三他们做一些事情。

    微微的沉吟了一下,手机的忽然震动了起来。

    思绪被打断,夏悠拿起看了一下,是桂言叶。

    “我到了...”

    很简单的一句报平安的话。只是夏悠却总有种不安的感觉,他也不知道这是不是错觉。

    分别的时候明明是甜甜腻腻的,但信息给他的感觉,却是言叶有什么欲言还休。

    几乎没有犹豫,夏悠马上拨了过去。

    屏幕玻璃传来的感觉很冷,电话没有马上接通,在夏悠越来越感觉焦躁的时候,电话那边终于传来了声音。

    “言叶?到家了吗?”

    “嗯...”电话那头传来的声音有些微弱。

    “怎么了?”

    夏悠听得出来桂言叶的呼吸有些不稳,而且有种气若游丝般的虚弱。

    “似乎有点发烧了,我没事。让夏悠君担忧了…”

    发烧?

    夏悠蹙了蹙眉,马上询问了起来:“严重吗?有吃药吗?”

    “嗯...”

    桂言叶传来的声音越来越虚弱:“我…想要先休息一下。咳咳,我们明天见吧,夏悠君...”

    “好,那你好好休息,有什么记得给我电话。”

    夏悠和桂言叶交代了几声,带着浓浓的疑惑,挂上了电话。

    也许是自己多心了。 他看着电话屏幕中折射的自己,默默的想到。

    桌上的吸管已经弄脏,夏悠没有准备要换新的,也没有准备离开。

    而是抬头看着站在他面前的人,看着她在自己身边坐下。

    织田莱香。

    “你怎么找到我的?”

    夏悠问了一句,话出口就发现自己白问了。

    如同跟踪狂般的织田莱香才是一开始自己认识的织田莱香,其他人或许不能轻易的找到自己,但是她能。

    织田莱香依然脸上波澜无起的样子,但清丽面容和曼妙身材总是让周围的人频频侧目。

    现在也是。

    “之前电话中的话很奇怪。”织田莱香语调平静的回答了一句。

    “你的各种行为才是奇怪吧…”

    夏悠看了她一眼,看到她的手伸过来,连忙将饮料拿开:”等一下。”

    “你也要饮料吗?还是不要了吧,这里的果汁都是兑...”

    “不要动。”

    织田莱香煞有其事的开口说道。

    夏悠不明所以的看着她,但也顺着她的意思没有动作。织田莱香的手越过他手中的饮料,纤指直直点在他的身上抹了一下:

    “这是什么。”

    什么是什么?

    夏悠看了看织田莱香手中的东西,瞳孔忽然缩了一下。

    浓郁的黑色粘稠在织田莱香白皙如雪的手中,是那么的显眼,那么的清晰。接触过无数次,夏悠几乎是瞬间就认出了它是什么。

    死体的血!

    清理死体的时候,他以为自己能够不染分毫的穿梭屠戮,只是还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沾上了一丝死体的血。从默示录世界出来的时候也忘了清理。

    猛然的,夏悠忽然想起了一些可能,脸色一变马上将她手上的死体血擦拭了起来。

    也不管杯中的果汁是不是能够洗手,在周围的人诧异的眼神中,夏悠对着她的手中拼命的冲洗着。

    果汁饮料的液体有点粘,洗在手上并不舒服,织田莱香只是默默的任由夏悠施为,没有半点反抗。

    她信任夏悠,而且也比任何人都懂得更多夏悠的秘密,只要夏悠认真起来的东西,她只会迁就和服从,不会质疑和纠缠什么。

    黑血很快被洗干净,夏悠看着那重回白皙的纤指,松了一口气。

    只是抬头接触到织田莱香安静的目光后,一时之间又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了:

    “我…”

    织田莱香摇了摇头,没有继续这个话题:

    “下午会回家吃饭吗?”

    “大概不会。”

    夏悠深吸了一口气,站了起来:“我要离开了。已经休息得够多了。”

    “我不能让自己太轻松,这样会让我忘记谨慎的。”

    织田莱香闻言眼中亮了一下,脸上依然平静的点了点头:“那我需要为夏悠做点什么吗。”

    夏悠对她微微一笑,毫无保留的笑容很阳光:

    “等我回来,给我一套新的校服吧。”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