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最次元TXT下载->最次元
上一页 | 返回列表 | 下一页 | (全文阅读) | 返回书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正文 第二百二十四章 成员


    “现在是不是能解释一下,关于刚才的...人?”

    “是人狼哦。<X.”

    出乎夏悠的预料,桐敷沙子回答得很快,脸上也没有任何要回避他的意思。

    夏悠微微皱了皱眉,因为她那依然平静的空灵双眼,也因为对这句话的不明所以:

    “什么意思?”

    桐敷沙子嘴边轻轻一笑,纤细的手指指向了自己:

    “我是尸鬼。你不是问我们是什么吗?尸鬼哦,没有温度,但是会思考,会行动,会听从命令。 她是人狼,有更卓越的身体,也有着更自由的思考和行动能力哦。”

    “那那个人狼…”

    “她叫巴麻美哦。”桐敷沙子睫毛眨了眨,道。

    夏悠嘴角抽了抽。这个名字从别人口中印证出来的时候,他还是忍不住眼皮跳了一下。

    “那…还有没有鹿目圆和晓美焰之类的?”

    “?”桐敷沙子微微歪了下头,不明所以的看着夏悠。

    “没事。”夏悠咳了一下,顿了顿继续开口问了起来:

    “巴麻美…这类的人狼多吗?”

    桐敷沙子轻轻的摇了摇头,暗紫色头发在并不明亮的灯下,如同深邃海洋的波浪。

    不多?还是不清楚?

    夏悠眯了眯眼,将心中最在意的问题问了出来:

    “他们都这样厉害吗?”

    夏悠见识过巴麻美的敏捷度,虽然不清楚她其他的素质如何,但是仅仅是那能够媲美甚至超过他的敏捷。就让他无比在意了起来。

    死体犬的出现已经是变数。紧接而来的佛珠的信息。地震,桐敷沙子,乃至现在巴麻美。这一切多事夏悠不曾预料的东西。

    变数他不怕,他怕的是这些变数如果对他不利,他还茫然不知,这样就可怕了。

    这个世界是刷经验的圣地,但是同样也是一个不小心,就能让人万劫不复的地方。卓造两人的死给与的教训。夏悠现在都忘不了。

    很多东西他不得不谨慎。

    比如眼前的谜团比他还多的桐敷沙子。

    远处的死体依然窸窸窣窣,在寂静的夜幕下显得格外清晰,桐敷沙子面对着他的问题,依然是轻轻的摇着头。

    夏悠抿了抿唇,换了一个方向再次询问。

    “好吧,我只想问问,他们到底是怎么来的...你所说的尸鬼,以及人狼。”

    “因为我。”

    夏悠神情一正,桐敷沙子继续说了下去:

    “我吸了他们的血,他们又吸了更多人的血。被吸血的人就死了,复活过来之后就变成了尸鬼。其中也有可能变成人狼。”

    “为什么?”

    桐敷沙子刚说完,夏悠马上问道。

    比起尸鬼人狼,他现在更加在意她说的原因。他曾经问过她是否和死体有关系,但是没想到所谓的关系是这种程度。

    关系者,和缔造者,是两种完全不同等级的东西。

    他已经见证了一种强大的诡秘,现在更是见到了这种诡秘的缔造者。她一直跟在自己身边。

    “为什么要吸血?这样会让人死去吧?”

    谈不上什么指责,夏悠没有那么卫道士,没有正义到站在什么道德的角度去看待她。他仅仅只是下意识的询问而已。

    说到底,比起他,她更是这个世界的原住民,她更有自主权来左右这个世界。

    “我让她们有了保护自己的能力。”

    似乎觉得自己的说法很牵强,桐敷沙子表情微不可察的黯淡了一些:“我也不想吸血,可是真的很饿。”

    “所以如果你饿了,会吸任何人的血?”

    夏悠说完也有些后悔了,但眼睛却始终看着桐敷沙子。

    “我不会吸你的血的,因为你很特别,你和我是一类的。”桐敷沙子摆了摆哥特群,双眼一阵熠熠。

    甚至是毫不掩饰的亲近。

    夏悠沉吟了。

    他一开始就想将她融入毒岛冴子这个队伍中,哪怕是现在他也有这个念头在。

    桐敷沙子和他相处以来,没有对他有过任何的要求,也没有任何的谋算,反而始终坦诚着自己的存在,自己的依赖。

    甚至一次次不惜暴露自己的能力,让那些所谓的尸鬼和人狼出来帮助他们。

    无论是哪一件事,哪怕夏悠口上不说,心里已经将她认可了。

    而她说的一类人,某种程度上他也无从反驳。

    “我...不想问你的目的是什么,也没兴趣知道了,这世界已经够糟的了,没有什么好担忧了。总之你不会伤害大家对吗?”

    夏悠忽然觉得自己很过分,一直都是再要求,却没有想过给与她什么。

    只是为了不让毒岛冴子他们日后的有什么意外发生,他必须过分。

    “我是指刚才你救的那些人。他们是伙伴,我可以让你跟着我,但是我不想你伤害他们,可以吗?”

    桐敷沙子是救人者,如果不是她让巴麻美过来,也许该悔恨的,就是他夏悠了。

    听到了夏悠的话,桐敷沙子幽静了一下,最后还是点了点头。

    夏悠忽然感觉有种如释重负。

    基本上,现在桐敷沙子算是队伍的新成员了。而且是一个极为有力的成员,有她在的话,哪怕他没有在他们身边,他们的安全保障也能够几何级数的增加。

    这个世界太危险了,危险到没有任何人知道明天的太阳是不是依然温暖。他作为被队伍信任的人,他必须回应这种信任。桐敷沙子,将是他们的最后一层有力保障。

    一力促成的这个结果,夏悠也不知道是好是坏,但是他愿意相信她。

    夜依然静谧,只有那死体冲击冰簇发出的阵阵挤压声。

    “那好吧。”

    夏悠对桐敷沙子伸出了手,也是在知道她身份之后,第一次对她正式伸出手:“要帮我一起杀死体吗?”

    桐敷沙子微微侧了侧头。

    看了看夏悠,又看了看夏悠的手,忽然浅浅一笑。

    纤细的手,毫无迟疑的放在了夏悠的手中。

    依然是那股淡淡的冰凉,依然是那种细细的稚柔,夏悠也回以一笑,转头看向了街道的黑暗深处。

    那里,死体的嘶吼声已经开始再次逼近。

    “到底是谁迫不及待呢。”

    幽幽的声音缓缓在夜幕中传播,九方片刃,再次在一片狼藉的街道上升腾了起来。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