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最次元TXT下载->最次元
上一页 | 返回列表 | 下一页 | (全文阅读) | 返回书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正文 第二百一十四章 再入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foncolor=red>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伊藤诚就这样被撞飞了。

    就在夏悠和桂言叶的面前。

    被撞击的声音犹在耳边,夏悠甚至能够听到那骨头在撞击中碎裂的声音,伊藤诚身体坠地的闷响很重,在地上翻滚了几下,生死不知。

    他现在已经不知道该感慨生命的脆弱,还是唏嘘世事无常,伸手遮住了桂言叶的眼睛,夏悠皱着眉看着那辆肇事车辆。

    它就如同出现时候一样,摆动着车身转过一道弧线,如同流光般消失在视野尽头。只留下一地的刺眼血泊。

    “夏悠君,刚才…”

    桂言叶没有拨开夏悠的手,只是显得很是不安的问道。

    夏悠目送着轿车的离开,又看向了地上的伊藤诚,挡着桂言叶的手没有放下:

    “没事的,会有人处理的,言叶不要看。”

    “嗯...”

    桂言叶温顺的应了一声,本来紧张而握在胸前手也渐渐放了下来。

    其他的却无法保持平静。

    过往的无论是学生还是行人都瞪大了眼睛僵在了原地,一些女生已经尖叫了起来,充满惶恐的尖声几乎要刺穿耳膜。

    夏悠拿出来电话,于情于理的刚想打一下急救电话,一条短信忽然在他的手机屏幕闪了出来。

    他随手点了一下,短信内容只有简单的一句话:

    ‘希望夏君您能够喜欢。’

    尖叫和吵闹声在满斥,夏悠却仿佛什么都听不见般,手机在手中定定的握着,他在发怔。

    中国神话中有一个故事,叫做叫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

    长谷川的示好是他意料之中的事情,但是示好的方式却是他的预料之外。收到短信的刹那,夏悠马上就反应过来,眼前这一幕就是长谷川派人做的。

    而他,现在已经充当了一次’伯仁’了。

    伊藤诚在地上夸张扭曲着的身体横陈。微微的抽搐带着大量的血液在口鼻中涌出,周围没人敢碰他,浓稠而饱满的血液在地上蔓延着。

    夏悠远远的看着他,那双前一刻还怨毒的瞪过自己的眼睛,现在只凝固着震骇和惊惧,而且一点一点的在模糊着聚焦。

    生命很脆弱。尤其是弱者的生命。

    心中刚刚涌起的复杂很快被压了下去,取而代之的是同情和怜悯。

    弱者是卑微的。对于权势来说。或许开玩笑的一句话,一个眼神。弱者相对付出的,就是一条生命。

    无论伊藤诚在原来可以多厉害的玩弄多少女人,那是他仅仅只生活在校园中。把他放入这个吃人的社会中的时候,他就是那么孱弱的被熔成了一堆渣。直到死,连一句闷哼的权利都没有。

    夏悠很庆幸自己拥有的这身能力,让自己不用怎么角逐就成为了这个世界的强者,不用再被随意戏弄,拥有掌控很多人命运的权利。

    而且这份能力还能一点一点的升级。

    吹来的风已经带上了淡淡的腥味,夏悠不想再在这里多做停留了。

    伊藤诚已经完了。夏悠明白这点就足够了,发生在这里的事情最后会怎么处理他没兴趣知道,会有什么影响他也不想知道,他现在只是不想让言叶看到更多的黑暗和血腥而已。

    “这里会有人来处理的,我们走吧。”

    夏悠扳过桂言叶的肩膀,拉起了她的手说了一句。只是刚启步,他遥遥对上了一个人的双眼。

    泽永泰介的双眼。

    绷紧的身体在夏悠的目光下愈显僵固。泽永泰介一接触到夏悠的目光马上慌张和惊惧的闪躲了起来。

    夏悠脚步顿了一下,双眼微微的眯了起来。

    “怎么了?夏悠君?”

    “没事,这里太多人了,小小点不要被挤到。”夏悠微笑着回了一句,眼神却看着泽永泰介慌乱的隐没在不断聚集而来的人群中。

    “嗯。”

    桂言叶柔柔的应了一声,然后紧紧的依偎着夏悠。

    依旧是那条路。依然是牵着桂言叶的手。

    只是比起第一次的僵直和紧张的满手是汗,紧握的双手已经将彼此的体温交融了在一起。

    月台在即,夏悠忽然有了一种不舍的感觉。

    不舍这种心心相印的牵手,不舍这种仅有你我的温存,也不舍这个世界的繁华和安宁。

    离开言叶之后,他就要回到默示录世界了,到时候哀鸿遍野的那里。将不会有这个世界这样一幅歌舞升平的模样了。

    “言叶,自己要好好…”

    话还未说完,他忽然看到桂言叶身体兀然软倒。

    瞳孔猛地缩了一下,夏悠的将桂言叶搀扶了起来:“言叶?没事吧?怎么回事?”

    夏悠伸手在她额头上抚了一下,他不知道她发生了什么事,他现在只能够这么笨拙的用自己知道的方式去询问。

    桂言叶似乎只是虚弱了那么一下,脸依然有些苍白,但很快就恢复了过来,对夏悠歉意的咬了咬唇:

    “我也不知道…对不起夏悠君,让你担心了。”

    “你是不舒服吗?”

    周围的行人微微侧目,夏悠微微皱着眉头,搀扶着她的手没有放开。

    “不是的,我没事…谢谢你,夏悠君。”

    桂言叶连忙摇头道,周围的注目让她有些羞赧的低了低头,红润再次浮在了她脸上。

    “真的没事?”

    夏悠看着她的双眼,不放心的再次问了一句。

    “我没事…我…”

    桂言叶支吾了一声,看了看月台方向,又飞快的看了夏悠一眼,攥紧了一下衣角。

    “怎么了?”桂言叶的声音很低,夏悠忍不住靠前了一些低头问道。

    桂言叶忽然抬头,在夏悠的脸上吻了一下。

    然后逃一般的越过了月台,跑向了打开的电车门。

    夏悠愣了一下,慢慢的抬起了头,看着那个连头也不敢回的窈窕背影,忽然笑了。

    原来是这样吗...

    总有那么一个人,让你梦魂萦绕,总有那么一个人,让你如品蜜肴。

    手在脸上她吻过的地方轻轻按着,试图将她残余的温度保存下来,夏悠始终嘴角抿着一股笑意,站在那里沐浴着微暖的阳光。

    直到良久,夏悠才恋恋不舍的看了桂言叶离开的地方一眼,然后转身离开。

    准备再入默示录世界。

    …(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ce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