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最次元TXT下载->最次元
上一页 | 返回列表 | 下一页 | (全文阅读) | 返回书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二百一十三章 牵手与车祸


    课室的空气弥漫着一股淡淡的清新。** X.

    窗帘被微风拂起,粉笔在黑板上划动着,磕磕叩叩的清脆声音中,粉尘在阳光的光线中如同雪般纷飘。

    淡淡的纸墨味道弥漫,夏悠笔尖在光滑的纸面上划过,书本上的日文已经基本能够看懂,只是停滞了一段时间的学习,还有很多意思不精通。

    “啪。”

    笔掉落在桌上的轻响很小,夏悠转头看了过去,同样坐在后排的隔壁女生马上受惊般将笔捡回挪开头,紧紧的攥着笔低着头,不自然的绷紧如同鸵鸟。

    已经是第三次了。

    夏悠向上吹了吹额头的头发,没有说什么。

    频频留意他的不仅是隔壁的女生,他也留意到加藤乙女那四人三女眼神闪烁看着自己,又看向桂言叶,低声的窃窃私语,每次注意到他看过去的时候,都有些僵硬的沉默。

    夏悠没有去听,以他现在的能耐,想听的话也未必听不到她们的低声窃语,只是她不想去理会她们。

    或许一开始他会带着情绪去看待她们,毕竟班里针对言叶也是从她们开始的,只是现在看到她们,夏悠除了付之一笑,没有任何的其他感觉。

    他已经和她们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也不会让桂言叶和她们纠缠什么,以往的事情他也不想去追究什么。

    夏悠目光忽然冷了一下:

    前提是她们不要再对桂言叶做什么出格事。

    桂言叶依然文静的坐在前排那里,柔顺的墨发如瀑,窈窕的背影丽姝。夏悠忽然想到。或许她们对言叶的最新印象。已经留在楼顶掌掴的西园寺世界的那一幕吧。

    “哗啦啦...”

    失去了夏悠压制的书页在风中翻着,他的眉头却是微微皱了起来。

    想到西园寺世界,他也随之想到伊藤诚这个人。

    泽越止已经死了,如同渣滓一样碎成一地完全消失在世上,他的死亡除了自己,就只有言叶知道。他们中谁也不会将这件事说出去。

    也不知道消失了这样的一个父亲,会不会对伊藤诚会有什么影响?

    夏悠忽然眯了眯眼,眼中的红光一闪而逝。

    桂言叶还需要在这个校园中生活。将伊藤诚留着始终是个祸害。

    一上午的时间过得很快。

    下午没有课。

    以榊野学园的学生自制和自由度,没课的学生可以随意去留,夏悠并不打算在学校继续被围观,桂言叶也在收拾东西准备回家。

    绝美的人始终是那么让人赏心悦目。

    桂言叶收拾得很慢,白皙纤手收拾课本的温婉,垂坠长发微摆的丝滑,不经意间勾勒出的傲人身材,娴静闺秀的文雅。

    每次看到她闪躲自己目光的娇羞样子,夏悠总有种想要一层一层剥开她头上的薄纱,想好好看她的感觉。

    想看那如桃粉润的欲语还休,想看那如同小荷初放的不胜娇羞。

    夏悠已经一个早上没有去打扰她。几乎都是呆在后排的座位上。他看出了桂言叶的不知所措,所以也没有过分去痴缠。

    她很在意他。他能够感受得到,也能想想她也许会喜欢腻在一起的甜腻。但她未必会心神放松的坦然享受。

    夏悠其实更想让她感觉舒适一些,平静一些,而不是被动的表面羞喜,内心患得患失。

    只是夏悠忍耐得已经够久了。

    他想握着那凉凉的滑腻小手,想要嗅那淡淡的独有馨香。

    他也做了。

    “夏…夏悠君…”

    桂言叶刚刚收拾好书本,被夏悠拉着手,身体已经僵在了那里。

    教师已经走了,课室里面却还有很多人没有离开,正愣愣的看着他们的高调。夏悠并不觉得这样做有什么问题,桂言叶却是又羞又急的,连该怎么办都不知道了。

    但她始终没有挣开夏悠的手。

    没挣开,也没有想过挣开。

    哪怕她害怕别人的闲人闲语,哪怕她害怕森严的家教,哪怕她害羞公开的恋**,哪怕她还有着男性恐惧。

    课室里面一片寂静,本来因为放学而喧嚣起来的这里在短短几秒中彻底的安静了下来。所有的目光都落在了夏悠和桂言叶身上,落在了他们牵着的手上面。

    “一起走吧。”

    夏悠对着桂言叶笑道。也仅仅对着她笑。

    “……”桂言叶面对着班里紧紧锁定的目光咬了咬唇,但看到夏悠的笑容后,莫名的感觉自己放松了下来:

    “嗯。”

    她本以为会用很大的勇气,原来一切都是那么的理所当然。

    原来只需要将手放在他手里,世界自然会有一道为她敞开的路,原来只要看到他的微笑,其他一切都会变得不重要。

    加藤乙女四人沉着脸没有说话,班里的其他人也没有说话,他们就这样如同蜡像般站在原地,看着夏悠和桂言叶手牵着手,旁若无人的离去。

    樱花是美丽的。

    无是它招摇在枝头上,飘荡在肩膀上,还是铺满在了前进的小路上。

    握着的双手映入眼帘,桂言叶连忙去漫无目的的数着樱花瓣,假装眼睛很忙碌。

    夏悠忽然停住了脚步,她也跟着停住了。在一棵盘桓的巨树下。

    遮蔽着阳光的枝叶茂盛,飘洒的花瓣如同童话精灵的嬉戏,星星点点的闪眼,只有微风徐徐的清香。

    她从不知道原来每天放学经过的地方可以这么美,花香中带着让她迷醉的温暖味道,让她几乎想要闭上眼睛去呼吸一下。

    “有事?”

    夏悠的声音很兀然的响起,让她微微愕了一下,然后顺着夏悠的眼光看了过去。

    她才忽然发现原来这里还有其他人。

    伊藤诚站在他们不远处,只有一个人,他正在看着夏悠和桂言叶的牵手。也看到了几乎要依偎到夏悠身上的桂言叶。

    他愣在了那里。

    “你有什么事吗?”

    夏悠看着他,脸色平静的再次问了一句。

    伊藤诚明显的向后退了一步,看向夏悠的眼神有妒忌,有怨毒,有闪烁,最后什么也没说,低着头就这样走了。

    夏悠看着他匆匆离去的背影皱了皱眉,然后没有继续理会,转头看向桂言叶。

    却看到了桂言叶脸红红的,一副欲语还休的样子。

    “怎么了?言叶。”

    “夏悠君…”桂言叶抿了抿唇,声音如同蚊呐:‘我们的事情被母亲大人知道了,这样牵着手...”

    “言叶想要放开吗?”

    夏悠轻轻的将她头发上的花瓣捻开,指尖在柔顺的黑发上微微撩过。

    桂言叶粉唇依然紧抿,头低着,没有回答,手却握得更紧了。

    她那来自母亲的压力远比表现出来的更严厉,只是她不想让夏悠担心,也不想听母亲的话和夏悠拉开距离,那一晚是她第一次产生了忤逆母亲的念头,但这种坚持,却让她现在由衷的感觉到幸福。

    或许会被母亲严厉训斥,或许这样的煎熬并不好受,只是如果没有夏悠的温度环絮,她会感觉世界在凋零中崩溃。

    夏悠不清楚她在胡思乱想着什么,手上传来的力度他感受到了,桂言叶低头间露出的白皙纤细的脖子也慢慢变得粉润,如同润甜的鸡尾酒般醉人,他故意的将桂言叶往自己身上拉了一下,让她微微惊呼了一声。

    清风微拂,肩并肩的脚步在踢踢踏踏的细数。

    轻撩的发丝拂动的是一份无法平静的心跳,一阵一阵的飘在夏悠的身上。

    夏悠知道现在不能将桂言叶送回她家里,但是他可以将她送到车站。

    出了校门口,夏悠再次看到伊藤诚。

    伊藤诚低着头按着手机,站在那里似乎在等什么人。

    一辆黑色的车如同流光般出现,突然失控,将伊藤诚整个人高高的撞飞,在空中如同断线风筝般翻滚着,闷响中重重的摔到了地上。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