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最次元TXT下载->最次元
上一页 | 返回列表 | 下一页 | (全文阅读) | 返回书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二百一十一章 洽谈


    “夏悠君是第二次来这里吧?”

    外套随意的脱了下来,长谷川一边打开着玻璃橱柜拿酒,一边说着。|顶|点|小说 .[2][3][][x].

    这里是三十八楼,落地玻璃前的夜景依然是那么的震撼,夏悠没有理会长谷川的话,只是看着那两个如同门神般瞪着自己的保镖。

    “呵呵,不用拘谨,都是自己人。”

    长谷川拿着酒杯转身,看了一下笑呵呵的说道,也不知是对夏悠说的,还是对那两个保镖说的。

    夏悠明白这是他无形的示威。

    但在夏悠看来,这种故作洒脱却又保镖不离身的戒备,反而是一种示弱。

    只是长谷川自己显然不这么认为:

    “对了,忘了问,你的枪伤现在怎样了?我记得还是手受伤的吧?现在能够抬起来吗?”

    摇晃的酒杯中,琥珀色的酒液在摇晃着,长谷川没有给夏悠倒,只是自斟自酌的轻泯着,闭着眼淡淡的说了一句。

    房间的温度很适宜,有种让人想要席地而眠的温暖感,夏悠想着是不是马上让他清醒一下比较好。

    长谷川并没有给夏悠去想的空间:

    “呵呵,怎么说呢,你刚才动手的事让我感觉挺困扰呢,你说我该怎么处置你呢?”

    “你是想怎样?”夏悠随意问了句。

    保镖西装男皱眉,刚向走出一步就被长谷川挥手止住了,酒杯在空中摇了摇,长谷川淡淡的看了夏悠一眼。忽然微笑了起来:

    “呵呵。我什么都不会做。因为…”

    酒杯在空中一顿。长谷川定定的看向夏悠:‘我很看好你。”

    夏悠没有说话,他知道长谷川会说下去。

    “我会让人治好你的伤,会忘记这之前的一切不愉快,相对的,我需要你当我的手下。”

    ”你确定自己有能力让我当你的手下。”

    夏悠有些诧异的看着长谷川。

    长谷川只是呵呵了一声,然后看也不看夏悠的抿着酒,这一次,他没有再阻止保镖的动作。

    夏悠忽然笑了。自嘲的小。

    他以为能够慢慢聊的,现在看来看待问题的角度一开始的不对等。态度也不对等。

    他已经将自己的姿态,力所能及的放在和平和的角色,只是在对方看来,自己始终是一个天真而任意摆布的愣头青。

    保镖在他的目光下,从怀中掏出了枪,指了过来。

    也许没有开枪的意图,仅仅只是一种警告和威逼,只是对于夏悠来说,这种被枪指着的局面一次就已经足够了。一而再再而三的威胁,已经没有必要容忍了。

    他从来都不是没有能力去面对这种威胁。只是感觉没有那个必要。

    现在既然他们对自己拔枪了,自己也权利和必要告诉他们拔枪的后果。

    交涉,失败。

    骤降的温度让人猝不及防,陡然冒起的冰刺如柱,斜斜而迅猛的将拔枪的保镖瞬间穿胸洞穿,将他一下穿刺在空中。

    如同突然出现的墙柱般,比电线杆还粗一些的微锥形冰棱斜斜的贯穿了整个房间,胸口被洞穿一个大洞的保镖咳嗽着挣扎了几下,星星点点血沫喷散的同时,在空中抽搐的手脚很快安静了下来。

    “啪嗒!”

    金属的枪支掉落在没一点杂色的名贵地毯上,发出一阵闷响,长谷川和另一个本来好整以暇的保镖,已经呆滞了在原地。

    如同破布般挂在穿刺上的尸体前一刻还那么的熟悉,现在却一动也不动,沿着冰锥滑落的大片血浆如同红漆般,浓稠而新鲜妖艳,他们甚至还听到了血液滴落的嘀嗒声,一下一下,鼓动在耳膜,让心跳都仿佛被捏住般跟着一顿一滞。

    被猩红了,又染黑了的地毯如同黑洞般蔓延,渐渐传来的那股浓郁的腥味,如同无形之手掐住脖子般,让他们呼吸感觉在窒息。

    当定海神针出现在孙悟空面前的时候,是一种怎样的震撼他们不知道,他们只知道,这支巨大冰刺的出现,仅仅是看着,将他们的瞳孔也几乎要刺穿了!

    “什么东西…开枪!开枪!!”

    酒杯早已在抖动中掉落在地上,被泼到的西裤难看的一块块湿着,长谷川却浑若未觉般,剧烈跳动的瞳孔看着眼前的一幕,口中沙哑喊出的声音已经带上了颤音。

    仅存的保镖一个哆嗦,没有去捡起抖落的墨镜,在喊声中慌张的开始掏枪。

    然后长谷川感觉一阵风,将他的头发拂动。

    寒风。

    瞳孔在放大,长谷川机械的转头,身侧的冰棱是那么的光洁和透彻,他发现他是第一次看到这么让他心跳的冰棱,灯光的照耀下,他依稀在它上面看到了自己的倒影。

    也看到了挂在那里抽搐的保镖身体。

    同样是被洞穿胸口,同样是无法开腔的血沫咳飞,长谷川这次听得很清楚,也看得很清楚。喷到脸上的稠血还带着点点温热,他不敢擦,眼睛想眨,却闭不上。

    他一点一点的扭回头看向夏悠,机械的咔咔声如同咬合的齿轮般,他的大脑也如同卡死的齿轮。

    夏悠没有看他,而是踏着染黑的地毯,自顾的走到了落地玻璃窗前。

    夜景很美,美得窒息,夏悠深深吸了一口气,尽量不让自己去注意倒映在玻璃上的那两具空中尸体。

    他承认是自己冲动了,那一瞬间的心神放纵让他无所忌惮,如果不是无法交谈他也不会这么极端。

    这是不是借口他不知道,两条生命,仅仅只是化作了二十点经验后,就这样在自己手中消失了,他甚至不知道他们的名字。他们的具体模样。

    事实他发现。在那对生命泯灭而感到丝丝愧疚的同时。他心底竟然有一丝疯狂的快感。

    他转头看向了长谷川。

    暖气一直都在开着,寒意却让人冷得感觉血液都在僵固。长谷川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已经坐在了地上,如同木蜡般瞪大着眼睛,仰头看着他。

    房间内的血腥味道很浓,被冰刺的寒意镇压着,微微有种冰鲜的感觉。夏悠慢慢走回,仿佛没有看到刺激般拼命向后挪动的长谷川。手放在了冰刺上。

    没有刺骨冷,只有一种平静般的顺从。

    “知道吗?因为枪伤,我受了太多人恩惠了,欠下了很多,也懂了很多。”

    夏悠捡起了地上的枪,冰线蔓延,枪支发出难听的咔咔声,很快变成了一块冰坨,被夏悠随意扔在了地上,发出了一声咚响。

    他忽然对长谷川微微一笑。

    长谷川喉咙仿佛被什么捏住般。喉头上下滑动着,却什么也说不出来。猛烈震动的眼睛连忙转向地上的冰坨,目光又是一滞。

    夏悠也没有理会他是否在听,只是回忆中唏嘘着微微失神:

    “那段时间很不轻松,但是终究被我熬过来了。”

    头发粘在了额头上,长谷川不敢擦脸头上的汗水,看到夏悠看过来,脸上艰难的拉出一丝难看的笑容。

    “而且,我敢杀人了。”夏悠幽幽的说道。

    长谷川的笑脸一下僵在了那里。

    在之前,长谷川还不知道有些人一个眼神能够让人窒息,一个微笑能让人如坠冰窖,一句话能让人如临地狱。

    那两个保镖死了,如同被挂在路边野电线杆上的破胶袋般,每没有一丝的价值,没有一点的回应。

    长谷川第一次感觉,在夏悠的呼吸下,自己如同黑夜狂澜中的一支小舟,没有光,没有救援,没有岸,没有尽头,没有希望。

    这里是他的地盘,明明是自己的大夏,明明有着无数的手下,可面对着夏悠,他除了感觉无从求援,就是深深的无力。

    还有一种他从来不知道的深深恐惧。

    一直以来,他都只是认为枪是最强大的,也安心的依赖着它们,直到现在他遇到了夏悠。

    遇到了那个轻易被枪伤,他也以为重伤而无法动手的夏悠。

    他后悔了,后悔一开始就引狼入室,后悔一开始就将一头来自地狱的狼当做一只撞木桩的兔子,后悔开始以为自己才是狼。

    原来夏悠根本不需要动手。

    原来夏悠根本就不是人!

    事实是,他感觉自己在夏悠面前,更像是一枚即将燃没的灯芯,只要夏悠随意的一捏,或者随便的一吹,他就烟消云散。

    不是吗?眼前的一切不正是如同噩梦般匪夷所思吗?

    冰棱的寒意,血腥的刺激,夏悠的笑意,僵固的尸体...一切纷纷冲入大脑,长谷川想要死命抓自己的头发,可是他发现颤抖的手连举起都是徒劳。

    他忽然想和夏悠打感情牌,听说中国人最喜欢这个,只是这个想法刚刚冒头就被他掐灭了。

    感情这种东西,在他们这种行业里面是奢侈的,利益至上已经是这个残酷行业的基本准则。天真的人早就被吞得一干二净。

    况且和一个杀人如捏蚁的怪物打感情牌?

    而且他也没有忘记,夏悠并没有欠他什么东西,反而是他还欠着夏悠,甚至可以说,这次能够坐到这个位置,几乎是通过夏悠一手促成的。

    当初夏悠枪伤离开的时候,他不是没有想过夏悠会有回来的一天。只是看着身边保镖西装内袋鼓起的块状,又不屑的将想法抛诸脑后了。

    他从来没有想过,一个受了枪伤的人不仅没有废掉,而且还在短短几天内,以一个无从撼动的怪物般的姿态重新出现在面前。

    冰棱刺是怎么出现他不知道,他只知道他每次看到的时候,人已经死了。这是一种用生命换来的信息,他已经不想知道更多了。

    他已经无法确定,以前看到的夏悠,到底是不是故意装弱来戏弄他们。

    “社长?您没事吧?”

    对讲机中忽然传来的声音打破了寂静,长谷川脸上一喜,但目光接触到夏悠的时候又僵住了。

    夏悠没有说话,脸上似笑非笑的看着他。长谷川感觉自己的后背已经不知不觉中湿透,身体僵固在那里,汗水流过眼睛,痛,想眨却不敢眨。

    夏悠现在在就站在他面前,他不知道自己闭上眼睛之后,还能不能有张开的机会。

    “社长?社长您…‘

    “没、没事!不要打扰我!”几乎是一瞬间,长谷川就有了自己的选择。

    “可是刚才您所在的楼层传出…”

    “我说没事!听不懂我的话吗!”

    长谷川疯狂的嘶吼着,目光却小心翼翼的抬头看向了夏悠。

    夏悠依然是一副微笑的样子看着他。

    长谷川看夏悠的样子松了一口气,但下一刻反应过来,又为这种松气而木在了原地。

    对讲机的电滋声已经消失,他何尝没有看到那横陈的冰棱刺,散发的寒气让身旁的红酒橱柜玻璃上蒙上了一层淡淡的薄雾,也让他的世界蒙上二楼一层看不清命运的薄雾。

    只有夏悠,依然如同梦魇般清晰的站在那里。

    没有任何人能够救他,他蓦然发现,哪怕作为这个城市中夜幕下最大权利的人,面对夏悠,自己的命运和一只在别人脚下的蚂蚁差不了多少。

    原本以为在刀口上拼杀过来的自己可以无所畏惧,等看到各种超乎想象的东西时,他发现自己错了,错的离谱。如果可以,他愿意以任何的方式来弥补和夏悠的相处态度,以任何的条件来满足夏悠的需要。

    而且打从一开始,他就不应该招惹这个人…

    不知道是怪物还是人类的人…

    “我想我们不需要说太多,你应该明白我的想法。”

    夏悠在他面前蹲了下来,始终微笑着道。长谷川面对着手下的应答,让夏悠明白了他的选择。

    “我明...我不太明白...”

    长谷川从牙缝中挤出这几个字后,已经用尽了所有力气般,满头大汗。

    “上一次来这里的时候,你指着外面的这座城市问过我,想不想拥有这里。”

    夏悠没有直接回答,手轻轻拂过,在长谷川瞪大的双眼下,冰刺如同栅栏般围着他身周拔地而起,一根根狰狞的冰刺闪现的点点寒光,根根冰刺棱上折射夏悠似笑非笑的脸:

    “钱、权,我需要,但不想费劲去获取,但从你这里我都能相对轻易的获取。”

    “所、所以就是因为这个原因今天找上我吗?”长谷川现在已经找不到一丝作为社长的感觉,小命被**在夏悠手中,他无从选择,也不敢选择。

    “不是,只是恰好经过,然后忽然想到就来做而已。”

    夏悠拿起了那瓶倒了的酒瓶,嗅了嗅随口说道。

    长谷川憋着的脸涨红,却死死绷着唇一句话也没有说出来。

    夏悠的话他不信,夏悠自己也不会信。

    两人都明白这句话根本就是戏耍。将他这样一个地下皇帝般的社长当面耍猴般的戏耍。

    只是戏耍你又如何?

    夏悠看着长谷川一阵红一阵青的脸,不无恶意的想到。

    酒瓶再次被放下,里面仅剩的琥珀色液体摇晃,然后瞬间定格在摇晃的一瞬。夏悠还散发着寒气的手缓缓在酒瓶上放开,看向长谷川笑得很灿烂:

    “我想,我们会相处很愉快的,不是吗。”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