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最次元TXT下载->最次元
上一页 | 返回列表 | 下一页 | (全文阅读) | 返回书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二百一十章 见面与谈谈


    一排排的豪车如同迎宾般分列两旁,洗涮得干干静静的红地毯依附着楼梯的弧度而上,繁复的水晶灯下,大厦的厅堂依然是鎏金皇宫般金碧辉煌。?乐?读?小说 .23. C

    这是夏悠第二次来这里。

    第一次来见长谷川的时候,他记得还被这里的华贵震撼住了。

    比起上一次,夏悠发现站在这里的人多了,也陌生多了。

    没有人接待,只是他已经感觉不少人在他进来的瞬间已经注视着他 ,石田由带路变成了跟在后面不敢抬头。

    夏悠直接走向了电梯处。

    “干什么!”一声厉斥骤然响起,一个壮硕得甚至有些肥硕的寸发西装男拨开了人群,直指夏悠:

    “你什么人?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

    声音很响亮,有种故意刁难的意思,厅堂里面的人全部都已经看了过来。

    夏悠皱了皱眉。

    说实在,他过来的时候想过可能会闹起来,但没有想过和这种守门口的闹,这个肥壮男一幅吃撑了准备冬眠的灰熊般,嘴角的血还没擦干净般的嘴脸,那双三角眼的眼神他不喜欢,脸上耷拉的肥肉他不喜欢,碍地方的身形他不喜欢,那挑衅般的态度他也不喜欢。

    夏悠没有想和这种不明所以的人解释什么,而且看来解释了也未必受理。转头在厅堂扫了一下,夏悠看到了熟人,对着他微微一笑。

    走向电梯的脚步没有停。

    “喂!听不懂人话吗!站住!”肥壮男的三角眼中戾光闪现,猛地对夏悠吼了起来。

    “慢着!”

    说话的不是夏悠,出来将肥硕男阻止的藤村脸上还带着惊疑和复杂。有些迟疑的看着夏悠:“夏...先生?”

    夏先生?

    厅堂里很多本来想要围上去的人都顿了顿脚步。肥硕西装男皱了皱眉。但并没有让开。

    “是谁啊?”

    有人忍不住低声的询问了起来,一些见过夏悠的人也压着声音解释着,人群中微微一阵骚动。

    藤村目光不经意的扫过夏悠曾经枪伤的地方,拉出了一丝干涩的微笑:

    “夏先生,您这是?”

    “我找长谷川。”

    藤村滞了一下。

    很多人都在面面相觑,更多人却是皱起了眉头,带夏悠来的石田更是浑身颤抖的几乎要哭出来。

    来社团的总部,面对着好几十号人。还不以为意的直呼着社长的名字。在很多第一次见夏悠的人看来,这种愣头青的作为和找死没有什么分别。

    要知道现在的社团已经不是以前的社团了,全盘接收吞并了另一个社团的人后,这里已经急速壮大,在这个城市已经可以说是只手遮天的存在。他们的社长更是可以说是这座城市的无冕之王!

    现在有人进来了城堡,指名道姓要找他们的王。

    冷笑,慢慢浮现在很多看着夏悠的人脸上。

    夏悠说完之后就没有再补充什么,他知道有人会通知过去。毕竟在角落拿起对讲机的已经不止一个人了。

    来找长谷川,是他思量过很多次的想法。

    不仅仅是为了拿回自己应得的,夏悠想要的已经不再是钱财那么简单。他没有必要和这些人解释。

    厅堂陷入了一股诡异的安静,夏悠觉得自己哪怕是上门讨债的。也应该再等一下,其他人则是等着上面发布的命令。

    一个耳边挂着耳机绳的人,快步走到了肥壮西装男耳边轻声说了几句。夏悠看着他的三角眼中的猜疑,如同戏剧般转眼变成了不名一文的淡漠。

    化为冷语的淡漠:

    “长谷川先生现在没空,请回吧。”

    肥壮的身体已经逼向了夏悠,玩玩全全的挡在了夏悠的面前,说是请,行动已经证明了他驱逐的意图。

    夏悠不置可否的笑了笑:“那我自己上去找他吧。”

    肥壮西装男冷哼了一声,直接挡在夏悠绕过的前面路上。厅堂里已经有讥笑声忍不出笑出声来。

    “让让。”

    夏悠停下了脚步,说了一句。

    肥壮西装男嗤了声,伸手直接要推夏悠。

    “蠢货!!不要!!”

    藤村马上瞪大了眼睛对肥壮男吼了起来,只是已经迟了。

    粗短的手指几乎要碰到夏悠的时候,夏悠的脚比他更快的触碰了对方。

    身形庞大的人变成的导弹威力是惊人的。尤其是倒飞的时候将垃圾桶和盆栽椅子等统统卷入的时候,乒乒乓乓的响声让人头皮发麻。

    如果不是一地风卷残云般的狼藉痕迹,刚才那一团飞逝的庞大黑影,他们更愿意相信是灵异。

    夏悠低头看了下鞋子上并没有沾到什么肥油,于是缓缓的收回了脚。

    挑起事端,夏悠不算故意,但也不算无疑。

    他不擅长嘴遁,既然要让大家都尊敬自己一些,他不介意用送上门来的人立威一下,毕竟做狗就应该有被踹死的觉悟,夏悠已经收敛了在默示录世界带回来的戾气了。

    夏悠不在意,只是厅堂里的其他人都已经呆住了。

    他们是第一次见识到,原来那么胖硕的人,也能够飞那么远。血他们不是没有见过,只是地上那星星读读的浓艳血浆,如同车祸现场般一路延伸,让他们恍惚一个人是不是能够流出这么多血。

    到底是撞出来的还是吐出来没人知道,它们就如同红梅般在晶亮地板上触目惊心的读缀着。

    一片死寂声中,他们的脑袋机械的转向夏悠。

    依然是那副清秀的模样,如果换成校服和别的任人鱼肉的孱弱学生没有什么区别,只是他们现在怎么看怎么觉得有读心惊胆战。

    “别乱来!!”

    一个靠近夏悠的西装男神经质般的掏出了枪,其他人也马上反应了过来,急急忙忙的跟着将枪拔了出来。

    窸窸窣窣的响声中,枪支黑幽的洞口都对准了夏悠。

    保险打开的声音紧捏着心跳,一股骤降般的寒意让厅堂内所有人都忍不住打了一个冷颤。

    四十多人,二十多支枪。

    是因为社团太霸道还是管制太松,夏悠无暇去细想,面无表情的看着枪口,他身体却已经绷紧。

    他以为自己能够来去自如,这是他对自己实力的直观认知,只是显然别人并不这么认为。

    没有等到要见的人,反而等来了这种危险境地,夏悠一边全神贯注的和他们对峙,一边控制着片刃隐晦的凝聚。

    或许是自己太过自信傲气,或许是自己不够果伐嚣张,经历了那么多,夏悠知道事后无论找什么借口都是空洞的,他已经放弃那些无用的情绪让自己现在尽量冷静下来。

    正后方有包围缺口,只是如果是退后,一样会被枪击。

    片刃大概不能挡子弹,而且也挡不过来。

    只能在他们开枪之前蹲下错开枪道,然后迅速找一个肉盾,再行反击了。

    飞快的扫视了一遍周围,夏悠脑中闪现过各种方案,几乎是一瞬间就下了决定。

    命运不能等待别人来掌控,必须自己来选择,夏悠的选择是双脚已经蓄力,隐匿的冰刃已经各自选好了方向。

    凝结的空气在沉淀,僵固得让人几乎窒息,水晶灯悄悄的折射着每一个人的缩影,几乎能听到呼吸声的大厅里面,一触即发。

    “叮。”

    电梯门的忽然打开让微风拂了出来,也让剑拔弩张的局面顿了一下。

    夏悠看了电梯那里一眼,本来蓄势待发的动作暂时停了下来,只是依然没有丝毫放松。

    “社长?”

    “都干什么,把枪放下!”长谷川踱着步走出来,不怒而威,沿途的人不断的分开。

    没有因为看到举起的枪支而停滞分毫,长谷川的仗势比起夏悠之前看到的更大,不怒而威的姿态也已经有模有样。

    夏悠忽然明白不仅自己在改变,别人也在改变。

    举枪的西装男面面相觑,夏悠之前的武力让他们极度不愿将让自己安心的枪放下,只是他们更加不愿违背眼前这位‘王’。

    一个个枪口,在夏悠微眯的眼神中,缓缓的放了下去。

    长谷川在看着夏悠,微微仰着的头带着一种刻意居高临下,审度的眼神在夏悠身上扫着,最后落在了夏悠比起之前更为清秀的脸上。

    大厅中凝重的气氛并没有驱散,反而因为长谷川的审视而再度凝聚了起来,

    这是长谷川学会的’势’,上位者的’势’,夏悠只是静静的和他对视着,没有任何的反应。

    长谷川忽然笑了起来:

    “呵呵,这不是夏悠君吗?怎么不好好养伤,过来这里玩?”

    “我有读事想要和你聊聊。”

    夏悠读了读头,不以为意的说道,对于对方已经从以前的夏先生降级为叫全名,他也没有表现出什么异样。

    本来已经缓缓放下枪的人马上看向了长谷川,长谷川皱了皱眉,跟着他从电梯出来的一个跟班已经对夏悠瞪着眼怒斥了起来:

    “喂!你以为自己在和谁说话!”

    “呵呵,没事。”长谷川笑着阻拦了一下手下,随意的看了一眼那血迹斑斑的地上,意味深长的看向夏悠:

    “我也想和夏悠君聊聊。”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