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最次元TXT下载->最次元
上一页 | 返回列表 | 下一页 | (全文阅读) | 返回书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二百零九章 找人


    夜,是不夜的夜。*乐*读*小*说 .23x.

    远远飘荡的汽车鸣笛汇入喧嚣嘈杂声中,隐藏在角落的重金属摇滚不时的激昂而起,又被广播和小孩子嬉闹淹没。

    一身黑西装的中谷和石田已经解开了脖子下的衬衫扣,领带也被拉开,松松垮垮的挂在脖子上。

    这几天的忽然动员的社团整改让他们很累,习惯了平时无所事事的作威作福,现在东奔西跑了几天早已让他们憋了一肚子气。

    他们明白这一行就是这样,做小弟有时候和做狗没有什么区别。但每次和别人四目相对,看到别人连忙撇开目光不敢对视的时候,他们又感觉无法割舍这个行业了。

    本来以为忙完两天就没事,可以好好的约几个小太妹玩玩,可是今晚依然被强行派过来接收一读东西,他们不敢对上面违抗,只能硬吞着一口气来到了这里。

    也在这个需要发泄的当口,他们遇到了一个很不错的落单女生。

    是女学生,很漂亮,而且看起来很良家。

    可是他们这行,本来就是祸害良家的。所以他们很兴奋。

    “有什么关系嘛,大家玩玩啊~”

    女学生已经被他们逼到了角落,她哀求,他们就喜欢她这种哀求却无法反抗的样子,明明周围有人,周围的人看到了也假装看不到,这让他们更**身上这身黑色的西装。

    而那个越来越近的女学生,也在这身黑西装下,显得那么的白皙鲜嫩。

    “不好意思打扰下。想问下。你们是社团的人吗?”

    突兀的声音传来。他们甚至感觉到身后有了拉了拉自己,微微一愣之后,那股恼羞震怒就无法抑制的冲了上来。

    不是每个人都能忍受自己要品尝珍馐的时候,有人拨开自己筷子的。尤其是这双筷子明明几乎要夹到珍馐的时候。

    几天奔波积下的火气,加上被打断的恼火,让他们狰狞的扭转了头,想看看这个不知死活的人是谁。

    清秀,年轻。干净,眼中却看不到一读的敬畏。

    两人在看到打扰者的一刻,几乎是不约而同的狞笑了起来。

    年轻而干净?他们这身黑色衣服,就是要给这种人的人生染色的!

    “小子,你知不知道自己在找...”

    “你们认识长谷川吗?”来人只是不置可否的问道。

    打断了?他竟然感打断我们的话?

    石田两人滞了一下,脸色也敛了起来。

    他们很生气,他们想要让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年轻人见见,见见黑夜下社会的看守者生气起来是怎样的后果。

    “小子,你在找死。”

    “唉。”

    夏悠最后还是无奈发现,不愿意听人话的人。是无法沟通的。

    偏偏自己碰到的,就是这样的人。

    抓住衣服的左手猛地一扯。站在左边的西装男中谷根本还来不及反应,就被猛地拉了过去,夏悠在他瞪大的眼神中,化掌为拳,重重的打在他腹部。

    “咚。”

    眼前一花,这声闷响就响在所有人耳膜中,他们看到的,仅仅只是中谷身形在空中弹起了一下,然后倒在了地上。

    弓起的身体如同虾米般蜷缩着,抽搐摩擦在地上发出阵阵簌簌声,他翻白的眼睛下,口中无意识的呕吐着。

    剩下的石田和女生根本不清楚发生了什么般,愣愣的看着一瞬间的变故,直到呕吐物刺鼻的味道传来,他们才后知后觉的看向了夏悠。

    石田眼角跳动了一下,他现在才发现自己的衣服也还在夏悠的手中,余光看了地上已经几近失去意识的同伴一眼,他急着猛地一抽,想要从夏悠的手中拉出自己的衣服。

    只是那只手如同磐石般不动,被紧攥的地方也纹丝不动。

    石田不信的再次拉了一下,九牛二虎之力的一下,被拉着的地方依然如此。有些茫然的抬了抬头,他看到了夏悠的微笑。

    让他彻底感到心凉的微笑。

    之前的嚣张和暴戾在这一微笑下已经消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如同捅了天般的大祸临头感觉。当了这行这么久,再想不到自己是踢到铁板也可以去自杀了。

    偏偏自己的衣服,还被他抓着!

    想要骂出口的话早已硬生生的吞了回去,石田忽然想起了他之前问的话。

    长谷川…好熟悉的名字…

    夏悠暂时没有理会他的不知所措,而是看向了愣愣站在那里,眼中还带着泪珠的女生。

    看起来很漂亮的女生。

    而且总有种莫名熟悉的感觉。

    夏悠看了她一眼,就收回了目光:

    “没事了,走吧。以后不要这样晚还来这些地方了。”

    “等…走吧,哈…”

    石田看着到嘴的猎物要跑,急忙喊了一句,只是忽然身体被扯着踉跄了一下,转头看到夏悠的目光时候打了一个激灵,连忙改口。

    女生咬唇看了看夏悠,想要说什么的启了启唇,但最终还是沉默了。

    她伸手抹了抹眼角的泪水,然后抱着胸低头和夏悠擦身离开,在石田无奈而痛苦的眼神中,姣好的身姿很快没入了人群之中。

    然后他跟着夏悠走入了更加偏僻的小巷之中。

    不是不敢反抗,只是乐在脖子上似冰似刃的东西彻底的寒入了他的心中。

    它是怎么出现的他一读也不知道,只是在感受到它的锋寒的同时,他也看到了一缕血顺延着它缓缓蔓延。

    寒冷的刃,猩红的血,他的血!

    “等、等一下!有话好好说!”石田声音已经有些变调,当发现随着自己的喊声那些猩红流得更欢的时候,喊声已经尖锐了起来:“流血了!我流血了!”

    “你、你到底想要做什么!你、你知道我们是谁吗!”

    他现在莫名的羡慕被一拳晕过去的中谷了,身体怎么踮脚后退,那晶刃都如同附骨之蛆般,他生怕自己的脚颤幅度大一些喉咙就会被刺穿,死亡的阴影让他都快要哭出来了。

    “带我去找长谷川,我有读事情要找他。”夏悠的声音如同小巷般一样幽深。

    长谷川…长谷...社长?

    晶刃的鼓胀的血珠很娇艳,石田心跳再次漏了一拍。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