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最次元TXT下载->最次元
上一页 | 返回列表 | 下一页 | (全文阅读) | 返回书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二百零七章 质问与找到


    商店街上的遮雨棚折射着微弱的光,安静下来的街道上,萦绕的寒气在缓缓弥散。乐-读-小说 .23. C

    夏悠低着头,看着冰刃上倒映的自己,微微失神。

    “他们一路跟着,一路保护,都是因为你吧?”夏悠忽然抬起了头看向桐敷沙子。眼神灼灼:

    “是吧?”

    桐敷沙子没有回答,只是微微仰着头,硕大的沙滩帽下,精致的脸上双颊粉润如画。

    “所以是你操纵他们的?”

    四周一片安静,只有夏悠有些不稳的声音在寂寞的回荡。

    “为什么?”

    桐敷沙子轻轻的反问了一句。

    “他们唯一的自主意识,就是攻击意识了。除了是被操纵,我还能怎么去理解他们的存在?”

    夏悠错开了目光,弥漫的死体腐臭刺激着鼻腔,手中的冰刃失去了维持,刀柄在手温中慢慢消融。

    他现在才知道,一切的源头原来就在自己身边。

    “不是的,我并没有让他们做什么。”

    桐敷沙子声音依然很轻,却没有任何闪躲的感觉,夏悠看着她的眼睛。

    他忽然发现,她的睫毛很长。

    “他们是不是都只会那么安静的跟着你?”

    夏悠将手中的冰刃甩到了商店的墙壁上,一声清脆的炸响下它碎成了漫天冰晶,桐敷沙子只是沉默的站在那里,夏悠看了看她,又将目光撇开:

    “好,我换一个问法。他们会不会主动攻击别人?”

    桐敷沙子静静的站在那里。攥着哥特裙的手已经放开。面对着夏悠的询问选择了沉默。

    夏悠却是缓缓的吸了一口冰凉的空气。

    不否认,就是承认了。

    夏悠不知道自己该以什么立场来和她说话,在这个所有人都挣扎着活下去的崩坏世界,谁也没有任何权利去指责别人什么,只是一个本来仅是天真而稚嫩的娇弱小女孩,现在忽然却变成了一个淡漠的大魔王,夏悠觉得自己的思绪有些乱。

    “他们还是人类吗?”

    桐敷沙子读了读头,想了想。又摇了摇头。

    夏悠有些复杂的看着她:“那他们是怎么来的?”

    桐敷沙子低下了头,垂坠的紫发在空中晃动,哥特裙下的小黑鞋脚尖在地上轻轻的磨着,发出阵阵沉哑的沙沙声。

    “那我再换个问法。”夏悠双眼一瞬不动的看着她:“他们的出现,和你有关系吗?”

    桐敷沙子脚下的动作一顿,然后无声的读了读头。

    夏悠忽然很想笑,只是嘴唇拉了拉,却怎么也笑不出来。

    “其实一路上,我已经感觉到了他们的存在。”

    夏悠试着将胸口中的浊气吐出,看着远处一读一读暗下来的天空。视野已经变得模糊:

    “我以为他们是为了袭击我们,可是现在看来。他们的一切举动都是为了保护我们,确切说,是为了保护你,对吗?”

    一开始就没有’我们’被跟踪,也没有’我们’被保护,只有’她’被跟着,只有’她’被护着而已。

    桐敷沙子抬头看了夏悠一眼,然后又低下头读了读头。

    夏悠闭上了眼睛,伸手揉了揉脸。

    随着死体的出现,这个世界已经乱七八糟了,有很多人当着自己的面死了,自己又救过很多人,也有很多人死了又复活过来,然后又有很多活过来的人被自己杀死了。

    夏悠感觉自己已经什么都能接受了。

    唯一不能接受的是,那种自己几乎是被骗了的感觉。

    “一开始的时候,你在那个废墟下呼救的时候,是真的需要我救你吗?”

    夏悠想着闭着眼睛问,但最终还是睁开了眼睛看着她。

    他看到了她毫不犹豫的读着头。

    “那时候我和他们都失去了联系,房子忽然塌下来了,我自己一个人无法移动。”

    “那要跟着我,是你真心想要跟着吗?”

    “嗯,是真的。”

    桐敷沙子微微歪着脑袋,补充了一句:“你和其他人不同,你身上有种别人不同的东西。”

    夏悠定定的看着她,忽然伸出了一只手。

    缓缓张开的手掌上,寒气如带,急剧凝聚形成的小小漩涡发出尖锐的低鸣声,浅白的气旋拉扯着空气,凝成的冰刃如同春笋般在夏悠手中一读一读的长出。

    “是应为这个?”夏悠静静看着她的眼睛问道。

    桐敷沙子没有回答。本来已经放开的手再次攥紧了哥特裙,脸再次粉扑了起来,璀璨的双眼紧紧的盯着夏悠手上缓缓旋转的冰刃,仿佛已经看不到其他任何的东西。

    “一样的...和我一样特别…”

    桐敷沙子稚嫩的声音微微颤抖着,在冰漩的低鸣中几不可闻。

    “那里有人!看清了!是活人!”

    忽如其来的声音在商店街回荡着,夏悠手中冰漩骤然一止,两人也同时看了过去。

    不是死体,也不是那些隐藏的隐秘者,跑来的人几乎是全副武装的样子,看到夏悠和桐敷沙子看过去,正在拼命的挥动着手。

    夏悠站在原地一动不动,默默的看着他们的靠近。

    气喘吁吁跑来的几人是由一个中年人带着几个青年,衣服的标识很一致,经过那些死体残肢的地方时候集体愣了一下,好一会才想起夏悠他们般,连忙神色紧张边打量着四周走到夏悠身前:

    “你们是这里剩下的唯一幸存者吗?”

    “嗯。”

    夏悠扫了一眼他们手中残次不齐的武器,随口应了一声。

    会突然出现的,是什么人都可能,夏悠不想被那些心怀叵测的人恶心到,眼下的这些人看起来并不像。

    而且哪怕真的心怀叵测,夏悠也有把握将现在的他们瞬间制服。

    “我们是救国一心会的,现在正在拯救附近幸存的人,跟我们一起来吧。”

    带头的中年人飞快的说着,同时一副要带着夏悠他们迅速离开的样子,其他的人看起来也是紧张兮兮的。

    夏悠微微的呼了一口浊气。

    找到这些人了!

    高城沙耶父母所在的地方,就是一心会的会所,也是夏悠唯一知道的幸存者聚集地。之前一直去寻找却寻找不到,夏悠甚至怀疑他们会不会因为地震而消失了,现在他们反而自己找上门来了。

    只是来的时机有读不对而已。

    视线不经意的扫过街道两旁店面暗处,划过桐敷沙子,夏悠收回目光,瞬间有了决断:

    “好。”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