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最次元TXT下载->最次元
上一页 | 返回列表 | 下一页 | (全文阅读) | 返回书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二百零三章 离散与呼救


    深渊之下吹来的风如若鬼泣,让人打从心底在发颤。[乐_读]小说.23x.Cm

    高城沙耶觉得自己很倒霉。

    倒霉遇到这个世界,倒霉遇到这个地震,倒霉自己没有力量自救。

    大地在抖,抖开了她依赖的人,抖掉了她的自以为是,抖散了她侥幸的心。

    当她的双脚在深渊上踏空的晃荡,当她的手无法再承受自己的重量。她才发现,失去保护的自己,是那么孱弱。

    她早就知道,如果不是遇到夏悠,她会和其他变成死体的人一个下场,甚至更加凄惨,只是心的傲气让她还有着一股侥幸,侥幸即使离开夏悠,以她的头脑她也能在这个世界很好的活下去。

    只是现实给了她一巴掌。

    裂缝的深渊暗处是那么的恐怖,她手松开的时候,以为自己会尖叫,可是那股窒息的恐惧让她连喊都喊不出来。

    耳边的风充满肆虐的在讥笑,冷热无常的腥味仿佛是地狱恶魔在耳边吐息,吓得她只能用力的闭上了眼睛。

    她忽然可笑的发现,在绝望的这一刻,她抛弃了自己一直信赖的理智,而是祈祷起那想象的王子。只是她现在已经笑不出来。

    坠入深渊的感觉,就是心被猛然揪起,被人捏住,再也不属于自己。

    高城沙耶僵硬的身体,已经无法颤抖。

    唯一能够动的,是那脱框而出的眼泪。

    高城沙耶忽然感觉身体猛地一顿。

    脚还踏在风,手上出来的实在感让她半信半疑的睁开了眼睛,看到夏悠的刹那。她本来以为不会再有丝毫感情波动的自己。泪腺被刺激得一阵滚烫。满溢的泪水已经将视野模糊了。

    “你终于来救我了吗…”

    是呢喃出口,还是仅诉脑,高城沙耶已经不知道,她只是感受到夏悠的手握着她,紧紧的,似乎把她的心也紧握着。

    她也想要握紧他。

    握紧那只温暖而有力的手。

    风忽然开始呼啸,一股巨力猛地将她往上一拉。

    高城沙耶终于能够尖叫了出来,高高的抛上了空。又重重落在了地面上。

    “高城同学!”

    “我没事!可是夏悠他…”高城沙耶急呼着,狼狈的趴在地上却拼命想要转身往裂缝深渊看。

    “没事!”

    夏悠爬上了裂缝的另一边喊着,沾满了泥土和血液的手指还在剧痛颤抖,夏悠将它们蜷握了起来,坐在地上**着。

    一阵剧烈的晃动,地震陡然加剧。

    轰隆声彻天彻底的震响,颠簸的视野再次笼罩,那被掩盖的细微咔嚓声,地面的裂纹慢慢扩散到了悍马停下的地方。

    悍马微微一挫,所有人脸色都是一变。

    “快读过来!!”毒岛冴子在悍马天窗上厉声急喊。手的白橡木伸向了跌跌撞撞跑去的宫本丽。

    “可是...”

    高城沙耶勉强站了起来,犹豫的回了一下头。

    “没时间了!”“快读!”

    “不用等我。快去!”夏悠站了起来平缓了一下**,用力喊道。

    “……”

    “我知道了!”

    局面不容许高城沙耶扭捏,大声的应了一声,她也快速的跑向了悍马。

    就如同一开始的那样,所有人都相信着夏悠会跟上她们,也相信夏悠有办法越过那条七八米的裂缝。

    夏悠现在正在苦笑。

    刚才耗尽异能构建的冰层,已经在裂缝再次扩张的时候坠落了下去,夏悠现在浑身酸痛。

    他不知道自己在刚才接连着拉伤了多少肌肉,他现在已经没有自信能够越过这条裂缝,心下庆幸着自己之前加了力量,不然刚才连爬上来的力量都没有了。

    地震依然还在持续,夏悠抿了抿唇,当机立断。

    “开车!!”

    毫无预兆的,夏悠对还在等着他的众人喊道:“不用管我!马上走!!”

    隔着长长的裂缝,夏悠的声音喊得很大声,也很清晰,悍马上的众人都有些愣住了。

    先走,和撇下先走,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她们脸上在迷茫于夏悠的话,也迷茫于夏悠的原地不动。

    “去哪里?”

    “高城沙耶家里,要不就找一个聚集地...冴子,带他们走,我会回去找你们的!”

    毒岛冴子是现在表现得最冷静的,也是队伍最显得成熟的,夏悠相信她能作出最好的选择:“马上走!不走就来不及了!”

    仿佛响应着夏悠的话般,蔓延到车下裂纹越来越密集,边缘的地方已经开始有崩塌的迹象。

    悍马晃荡了一下,毒岛冴子握着白橡木刀站在悍马天窗上,紧紧地盯着夏悠。

    崩塌的声音如同催命符般四处轰鸣,毒岛冴子深吸了一口气,缩回了车厢。

    “听他的,走!”

    “噫...每次都这样,我又不擅长这种事!”鞠川静香抱怨了一句,猛地发动悍马。

    发动机的声音在这片动荡显得那么微弱,悍马在晃动的道路上如同蹒跚的石子般渺小。

    夏悠默默的看着她们离开,依稀间她们似乎在喊着什么,直至悍马消失在视野尽头,夏悠忽然扯起嘴角笑了笑。

    然后失去了支撑的力量,重重的坐在地上。

    天空在抖动,云在抖动,楼房在抖动,树在抖动,大地也在抖动。

    夏悠直接躺在了地上,沥青的地面很粗糙,还带着轮胎摩擦的胶臭,地裂没有蔓延到这边,地震似乎在毒岛冴子她们离开后就变得小了起来。

    裂缝就在旁边,这里或许有危险,或许没有,夏悠已经没有力气走了。

    他是躺在那里一直看着天空的那块云,直到它由狮子变成了绵羊,再从绵羊变成了片片草丛,地震已经平息了下来。

    体力在大地抖动按摩恢复了一些,异能也是。夏悠揉着身体站了起来,打量着这个几度灾后的世界。

    地裂如同天堑般延伸到远处,深不见底,遥不可及。远处的桥倒塌了,残垣在河水随波掩露。裂缝两旁的民房也是狼藉破败,碎砾一地。

    歪歪斜斜的树断枝露芯,拔起的路灯电线就在地上彷徨着,浓烟再次蔓延,满世界都是悉悉索索的碎落声。

    灾后的世界,比自己想象还严重。

    夏悠拍了拍衣服上的尘土,残破了的默示录世界并没有给他带来什么悲伤的感觉,只是感觉这个本来陌生的世界现在更加陌生。

    只是对于这个世界的幸存者来说,这无谛于雪上加霜。

    夏悠走到了裂缝处探头看了看下面的深渊,踢了颗石子下去,久久没有听到回应后也收回了视线,向着看似完好的一边民房走去。

    远离了裂缝后的受创显得弱了很多,夏悠漫无目的的走着,有些后悔没有问清楚毒岛冴子那座庙宇在哪里,不然自己现在就可以直接找过去了。

    这里周围暂时还看不到有死体,夏悠犹豫着是不是该找一个地方休息一下,先回复体力和异能。只是他现在对地震还多少有些敏感,他不想自己休息的时候忽然来那么一下,然后房屋一下就塌下。

    毕竟这里的房子也有不少已经倒塌在那里了。

    屋子里面不安全,可是外面更加不安全。丧尸犬的阴影现在还没有完全消去,夏悠不想因为不谨慎而再次遭遇无妄之灾。

    “结实读的房子…吗?”

    踩在脚下的狼藉发出咔咔细响,夏悠一边打量着两旁还完好的房子,一边提防着可能出现的死体和丧尸犬。在身体大致恢复之前,他不打算找去高城家那里。

    “救命…”

    一声微弱的呼救,夏悠脚步一顿。

    ...

    新年快乐!(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