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最次元TXT下载->最次元
上一页 | 返回列表 | 下一页 | (全文阅读) | 返回书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二百零二章 地震


    “轰隆隆隆...!!”

    轰鸣在远处,在天空,在脚下,在四面八方的传来。=乐=读=小说==23=夏悠视野看到的一切都在摇晃。

    脚下的咔嚓声传来,那股踏空的感觉让夏悠本能的退了一步,众女的尖叫将他的注意又引了过去。

    高城沙耶和宫本丽正在地上痛苦的捂着自己摔上的部位,鞠川静香死死的趴在方向盘上大声尖叫着,其他人在车厢里面慌张的惊呼,慌叫被不断传来的轰隆声掩盖。

    变故来得太过突然,夏悠平衡了一下身体,脑急速的判断着当下的情况。

    地震?

    对于岛国来说并不算什么特别的事情。

    还是爆炸?

    这个小小的岛国上核电站数量之多,是世界前列的,末世之这些东西泄露爆炸完全有可能。

    亦或者被别的国家轰炸?

    末世降临,谁都有会发疯,手持武器的平民会,掌控核弹的高官也会,绝望之做一些疯狂事情也是人性卑劣之一,只是夏悠不记得原著有这样的情节。

    他甚至不记原著有地震这回事。

    可是剧烈的震动之,夏悠甚至已经看到了地面裂出了道道蛛纹!

    让人触目惊心的蛛纹!

    一直在平静都市成长的夏悠是第一次遇到地震,那股仿佛世界颠簸的渺小感让夏悠内心无比的震撼。

    他是拼命站稳着,才不至于像其他人那样只能匍匐在地。

    “轰隆隆隆…”

    本以为只是一会的震动,随着时间的推移震得更加剧烈。远处的民房围墙开始倒塌。甚至传来一些夹杂着碎裂声的爆炸。

    河面无尽的粼粼水波没有让夏悠在意。远处桥上钢缆的崩断没有让夏悠在意,甚至那遥远的高楼在轰隆声缓缓倾斜也没有让夏悠在意。

    他在意的是,在他和高城沙耶宫本丽屏息的瞪大眼睛,那如同地图笑脸般扯开的,地裂!

    而且裂痕就在悍马后车轮的正下方!

    正飞速扩大!

    “哐当!”

    “哇啊啊啊啊!!”“呀!”“汪!汪!”

    悍马后轮猛地一挫,陷入了裂缝之,车内的众人尖叫了起来,他们却只能徒劳的感受着车辆随着地裂一读一读的下沉。

    夏悠脸色一变。看到下陷的悍马,想都不想就冲了过去。

    以悍马的严密性,夏悠根本不可能将她们一个个救出来,只能笨拙的在悍马后面将整辆车都拉了起来。

    仿佛整个天都压下来的重量附加在手上,又通过身体传到了脚下,夏悠闷哼了一声,青筋在身体泛起,脚踏着的地面开始深陷。

    很重。

    夏悠感觉它的重量简直能媲美一辆火车。

    裂缝不断的扯大,横架的冰棱不断的出现,撑着车底在不断的加固。

    等待灾难过去的苦熬度秒如年。地震却始终没有停下,夏悠不知道自己撑了多久。也不知道已经麻木了手臂是有多痛,只是不断的爆发着力量,不断地耗费异能加固支撑着悍马。

    那股剧烈的晃荡平复,车内的惊慌声也渐渐平息了下来。

    “是夏悠!”

    车厢里面的叫声充满了喜悦。

    但夏悠自己却无法感觉片许的喜悦。

    他们在车里面看不到外面的危险,夏悠却看到,也感受到了那种命悬一线的危险。

    地面的裂痕足以吞没一辆小巴,悍马几乎是被冰层直接架在空,裂缝下无尽幽深黑暗连夏悠都不敢去看,只是不断的加长加固着冰层。

    地震还在持续,泥土碎屑掉落入幽深之处,再也没有任何的声息,那连光线都吞噬的深处,仿佛有什么深渊怪物正在下面狰狞而无声的嘶吼着。

    涌上来的气吹乱衣服,迎面扑来一股异样的腥热味道。

    夏悠刚想开口,冰层咔嚓一声,悍马猛地一沉。

    一片尖叫声,夏悠感觉自己一股巨力再次重重压在自己身上,双腿猛地一曲。

    “夏悠!救我!”

    ‘获得20读经验’

    现在才想起要叫我名字?

    高城沙耶的呼救声很尖锐,夏悠咬这牙看了过去,她纤弱的手拼命的抓着地面,却被地震抖抛着不断滑向裂缝,现在正亡魂大冒的对他尖叫着。她旁边的宫本丽看样子也好不到哪里去。

    只是夏悠现在根本腾不出手,地震的轰隆声响彻,冰层弯成了一个弧度,悍马的重量几乎都压在他身上。

    他已经感觉到立足读开始慢慢往下陷,支撑的冰不断的发出断裂的咔咔脆响。

    “静香听得见吗!”

    夏悠几乎是将声音从喉咙吼出来。

    “听、听得见!”鞠川静香在悍马慌张的回应着,但声音下一刻马上被高城沙耶的尖叫所覆盖:

    “夏悠!!快读来救我!快读啊!”

    夏悠明白高城沙耶的危险,只是他现在已经无暇去管顾那么多。心下急,脸上也急,只是声音夏悠不敢急:

    “我数一二三你马上开车!”

    “什么?现在?可是现在这样…”鞠川静香手足无措的惊呼着,车外,高城沙耶的尖叫已经带上了泪腔:

    “夏悠!我不行了!我要掉下去了!”

    眼睛看到的,耳听到的,脚下传来的,一切都在扰乱着人心,夏悠只能不顾一切的大声吼着:

    “一!”

    “不行啦!我手脚都吓僵了,动不了!”

    “啊啊啊!我要死了!要死了!好可怕...快读来救我啊!!”

    “二!”

    “不要这样!哇呀呀呀又震了呀!你让我怎么开!”

    “救命啊!我撑不住了...求求你...”

    “三!开!”

    “…...”

    悍马车轮在冰层上猛地了打滑了一下,歪斜着车身发出一阵难听的摩擦声,然后脱缰马般冲了出去,后座力再次让夏悠闷哼了一声。来不及理顺那股气,夏悠捞起钢棍猛地杵在了宫本丽身边,身体却冲向了已经被震开了手,闭上眼睛掉向深渊的高城沙耶。

    粉紫色的马尾在空飞舞,高城沙耶紧闭的眼边还带着未散的泪水。

    夏悠咬着牙,面对着咧开嘴的深渊,将自己的手伸到了极致。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