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最次元TXT下载->最次元
上一页 | 返回列表 | 下一页 | (全文阅读) | 返回书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二百零一章 对岸


    晨露微凉,经历了末世洗礼的世界迎来了第一个黎明。-乐-读-小-说--23x-

    腥血弥熏,街道墙上的血浆缓慢滑落,汇入地上稠厚堆积发出微弱的溶响,残肢断臂散落的街道上,有着如同泥泞般的糜烂血糊。

    蒙亮的天空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显得干净,哪怕这一片空气弥漫味道的是那么的浑浊和浓郁。夏悠弹掉了旁边垂枝绿叶上被冰凝的血块,看了一眼属性版面。

    等级十:33746400

    其84读经验是昨晚升级时候顺手冰封所获,剩下的三千三百是深夜到黎明间,这几个小时的收获。

    三千三百经验,就是三百三十的死体,对于夏悠此时的实力来说,效率并不算高。

    这是他刻意不离公寓太远,并最大程度保持体力的结果。

    期间他甚至将隔壁街道的房屋院子打开了一个缺口,将死体诱入其来一一歼灭。

    一切都没有引起死体群的注意,它们也在夜幕,被城各处的惨叫吸引着陆续离开,留下的也被夏悠陆续绞杀。天亮之后,现在公寓街道上游荡的死体已经依稀无几。

    升级的十读自有属性,被夏悠分别五五加在了力量和敏捷上,将力量从44(+)变成了49(+),将敏捷45(+)变成了50(+)。

    无论是钢棍入手的变轻,还是五感的更加清晰都显得那么明显,夏悠没有将属性都加在攻击最有效的精神上。随着升级所需经验的增加,升级的耗时也相应增加很多。相比爆发性的强大攻击,夏悠更需要的是可持续战斗的续航能力。

    力量的增加可以让他面对任何环境也能更加游刃有余。敏捷的增加可以让他看的更远听的更清,也能避得更快。

    “咔嚓。”

    子弹的上膛声传来,这已经是夏悠在这短短时间内的第次听到,他看了看耐心复查着枪支的平野户田,又看了看其他整装待发的众人。

    除了鞠川静香和艾莉丝,一片的黑眼圈。

    “都...准备好出发了吗?”

    夏悠张了张嘴,最后还是决定无视那些明显辗转到天亮的萎靡面容。

    “好了~!我开车~”

    鞠川静香仿佛看不见那些幽幽的目光般。一脸激奋的回应着,没有人符合她,除了艾莉丝怀的狗同样元气满满的吠了一声。

    “那好。能搬的都搬进车里,出发吧。”

    “……”“好…””知道了。”

    不情不愿的情绪仅仅只是在上车前持续了一下,等改装悍马新铁加润滑油的味道替代了浑浊的腥味,所有人的神经再次绷了起来。

    他们怎么也要渡河的。要与家人相会。现在要启程了。

    “直接冲出去。不用减速,不要回头看。”

    夏悠手拉在闸门开关上,对着鞠川静香喊了一声,将发动声掩了下去,同时也将街道上为数不多的死体嘶吼盖了下去。

    “我不管了!都坐稳了!”

    鞠川静香闻言一咬牙,猛地一脚踩在油门上。

    夏悠还没有上车,但是这里任谁都知道他能够轻易上来,也信任他的命令。

    急行的车如同离弦箭般冲出。穿过瞬间全开的门,在狼藉的街道上打了一个滑。留下一条长长的车道痕迹,一骑绝尘的离去。

    撞飞死体的摇曳让所有人都沉默了,残肢在车轮卷动的声音很瘆人,包括平野户田也脸色苍白的握紧了手的枪,只有从天窗看到夏悠的身影才让他们得以安心了一些。

    天亮的很快。

    晨曦的凉意也被阳光渐渐驱散。

    机械的轰鸣在嗡响,车轮辗压道路的声音单调而让人麻木。

    驶出那条街道的之后,沿途不断看到有废弃的车辆,但是几乎已经看不见死体的踪迹。

    车厢的众人随着车辆摇晃着身体,一片沉寂之,抱着双脚在那里蹙眉的高城沙耶终于忍不住站了起来:

    “等等,我们是不是忘了一个问题,怎么过去?桥那边吗?”

    “是不是有人说过,这辆车能够直接渡河?”宫本丽手上摆弄着被分配的枪,闻言抬头到。

    只是两人的目光都若有若无的扫向夏悠。

    夏悠坐在车乐上恢复着体力,闻言看了她们一眼,然后目光转向了平野户田:

    “胖子回答!”

    “我?呃...能!这部悍马是由美军…”

    “好,可以,在前面低洼处直接渡河吧。”夏悠随意的断了一句,然后回过头继续在车乐吹风。

    平野户田一滞,高城沙耶黛眉紧蹙:“喂!你...”

    “你们不要吵,我无法专心驾驶呀!”

    鞠川静香的抱怨着,手上却毫不迟疑的随着夏悠的指示,直接冲下了堤坝,冲入河。

    咬紧牙的脸上,还带着一丝其他人看不到的兴奋。

    悍马几乎是在众人惊呼声一下冲入了河道。

    “太乱来了!真是无法理解!怎么可以就这样…”

    悍马空间很大,被冲击摇晃也更大。迥同于地面的颠簸让高城沙耶尖叫了起来,紧紧抓着车厢内壁,河水的激荡摇晃,在所有人心惊肉跳,高城沙耶几乎要扣动了枪的扳机。

    河水激动,悍马几乎是在她一路碎念渡过了河对面。

    夏悠始终站在车乐上。

    溅起的水花还未拍在他身上就簌簌化作冰晶落下,夏悠看着越来越近的岸边,心跳就愈发难以抑制的加速了起来。

    十米、米…五米、四米...

    心不断的计算着距离,夏悠目光紧紧的盯着河岸,他发现自己对珠子的渴望远比想象要在意。

    “要上岸了!”

    鞠川静香低呼了一声,悍马如同海兽般在河一跃而起,在一阵轰鸣重重冲上了河岸。

    “等下,先等等!”

    车轮刚刚落在河提岸上,高城沙耶就马上尖叫了起来。悍马一个急转在岸上停了下来。

    车厢内的众人一阵摔撞,驾驶座上的鞠川静香马上抱怨了起来:“又怎么了?”

    “你该不会想这样上岸后直接冲上堤坝吧,这样太乱来了!车上的载着这么多人,而且最重要的是谁知道上面有什么…”

    “没事的,冲吧。”

    夏悠忽然开口说道。

    “可是...”高城沙耶刚要辩驳,夏悠已经摇了摇头跳下了车:

    “放心吧,上面什么都没有。你们可以上去整理一下物资。”

    “你怎么知道。”高城沙耶也跟着钻出了天窗,对着夏悠背影大声的问道。

    夏悠笑笑,指了指自己耳朵:“我听得到。”

    “……”

    高城沙耶看着夏悠自信的样子,沉默了在那里,只是旋即察觉到周围众人看着自己,马上被踩了尾巴般大声呵斥了起来:

    “看着我干什么!上去就上去啊!”

    鞠川静香被吓了一跳,在高城沙耶再次尖叫,悍马一阵抖动直接冲上堤坝。

    几乎不需要提醒,车厢的众人都一身戎装的鱼贯而出。

    晴空浮云过,树叶在微风婆娑,地上没有汽车,没有行人,也没有死体,呈现的在他们面前的是空荡荡的街道。

    一如夏悠所说的,什么都没有。

    所有人面面相觑,习惯了死体的横行满布,现在这里显得太过空荡和安静。

    安静得诡异。

    不约而同的,所有人都看向了夏悠。

    “我们需要进入更里面,寻找其他可能的幸存者聚集地或者基地。”夏悠看着平静的街道,深吸了一口气:

    “先整理一下物资,然后去高城沙耶的家吧,我们需要一个安稳的后勤之地来…”

    夏悠的话还未说完,一阵剧烈的摇晃传来,踉跄,轰隆声由远及近。

    而车上刚要爬下来的宫本丽和高城沙耶,直接被甩落在地上。

    “怎么回事!”

    “趴下!快趴下!”

    “车里的人不要出来!”“小心枪不要走火了啊!”

    …(未完待续。。)